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魂牵梦萦苏黎世


2007年八月间,我们全家从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开始,做了一次长达二十多天的欧洲自助游,在先后游历了意大利、法国、奥地利之后,经列支敦士登抵达了我们此次旅程的终点--瑞士苏黎世。

我们到达苏黎世的那天天公不作美,淅淅沥沥的飘着雨丝。

苏黎世老城至今仍保留浓厚的中世纪气氛,到处可看到历史悠久的教堂建筑物。从我们下榻的Sorell Hotel Rütli酒店步行大约十分钟就到了著名的车站大街(Bahnhofstrasse),这里是苏黎世城最繁华的商业街,据说也是欧洲最长的一条商业街,几乎汇集了全世界所有著名的时装和钟表、珠宝品牌,街道虽说是两旁店铺林立,却依旧绿树成荫,在繁华中彰显一份宁静,间或有叮当作响的有轨电车驶过,让从未见过有轨电车的儿子看得啧啧称奇。

女人逛商店要看的无非是时装、香水和珠宝,当然,到了瑞士一定还要加上手表,呵呵,反正都是让老公心疼,也不在乎多一样少一样了,至于儿子,他最感兴趣的当然是玩具和糖果,而瑞士人似乎除了高档精致的手表,最擅长的就是这两样了,看着儿子盯着巧克力两眼放光的样子,看着我对那些静静地躺在布置得华丽而又不失典雅的柜台里,在灯光的照射下斑斓地绚烂着的各色名表那份醉心的样子,先生的嘴越来越痛苦地咧了起来,想必已经在为他的钱包担心了。

车站大街上那幢四层楼的“Franz Carl Weber”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玩具商店,自然也就成了儿子的最爱,一进门他就欢呼雀跃着冲上店堂里那座做成“恶龙”造型的话题,尖叫着疾速下滑,让人惊讶的是,此时的“恶龙”也开始叽里咕噜很深沉地说起了什么,可惜我和先生谁也没听懂,应该是德语吧。当儿子沿着“恶龙”的腹腔下滑,最终从那龙头上张开的血盆大口里窜出来的时候,那一脸的兴奋,让我和先生看了也情不自禁地跃跃欲试,要不是怕被周围的顾客们笑话,说不定我们真会来一回“老夫聊发少年狂”呢!

从“Franz Carl Weber”出来,购物袋中已经大大小小装了好几件玩具和漫画书的儿子却还意犹未尽,嚷嚷着要去“Franz Carl Weber”的玩具博物馆,我和先生好说歹说才做通了小家伙的思想工作,于是,已经饥肠辘辘的一家三口在街边随便找了一家街边的小咖啡馆,匆匆地喝过咖啡,用过简餐之后,我和先生不敢食言,带着儿子来到位于Fortunagasse大街的玩具博物馆(Zürcher Spielzeugmuseum)。

玩具博物馆很小,简直可以称得上“袖珍”了,一部仅能容纳四五个人的电梯把我们送上了顶楼的展室。小小的展室显得有些狭窄,展品也不算很多,而且大多是从18到20世纪末期的传统玩具,对于儿子这种从小打电玩长大的孩子显然很难有极大的吸引力,于是,我们一家三口心不在焉地走马观花,很快就结束了这里的参观。

走出玩具博物馆,雨驻了,天也开始放晴了,我们匆匆赶往下一个目的地--酷爱咖啡的我最向往和期待的苏黎世咖啡博物館。

苏黎世咖啡博物館(Johann Jacobs Museum) 是以英国人Johann Jacobs的名字命名的,以纪念这位欧洲第一家咖啡馆的创始人。博物馆中展示了咖啡的发展历程,世界上著名的咖啡产地、咖啡名品、咖啡加工及烹制工具,以及有关咖啡的书籍,堪称一部立体的世界咖啡通史。最令我惊讶的是这里展出的令人眼花缭乱的世界各国发型的咖啡主题的明信片,简直是蔚为壮观,令人叹为观止。

离开咖啡博物馆,我们在苏黎世第一天的游览也就结束了,吃过晚饭,回到酒店,连日的旅途疲劳让我们全家很快就伴着窗外细密的雨声沉沉地睡去了。

美丽幽静的苏黎世湖(Zurich Lake)一定是任何到过苏黎世的游客都不会错过的地方。第二天一早旭日刚刚升起的时候,我们便已经坐上游湖的游艇,沿河而下,一览湖光山色和湖岸边秀美的风景,一片片掩映在青翠的山脚下的宛如童话中的建筑,令人陶醉,先生幽幽地感慨着,盘算着如果将来有一天退休之后能在这里购置上一处小小的房产,悠闲而惬意地养老,也不枉此生。呵呵,虽然不过是做梦,却是让人难以拒绝的美好。

参观瑞士莲(Lindt)巧克力厂是我们在苏黎世其间最大的享受,尽管家里的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全是胖子,尽管我也曾无数次发誓再也不去碰那让我增加体重的巧克力,可是,一旦走进利马特河畔那座Lindt巧克力厂的古堡式建筑,面对那散发着诱人的香甜气息的巧克力,一切誓言便全都被忘得一干二净了,于是,一场疯狂的饕餮和抢购便在所难免了,而这样疯狂的结果就是:吃了太多巧克力的儿子一连几天都不好好吃饭,更为严重的是一回到上海,我就不得不带他不去牙医那里收拾那蛀掉的臼齿,而我呢,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每天晚餐就只敢喝一碗清汤了。

在苏黎世国际机场登上返回上海的飞机的时候,我们的欧洲之行也随之结束了,忽然有一种恋恋不舍的感觉,留恋着苏黎世的美景,留恋着苏黎世文化,留恋苏黎世美轮美奂的钟表,那一刻,我在心底默默地向这个美丽得令人陶醉的国度道别,期盼着在不远的将来,能够再一次踏上这片迷人的土地,去饱览那迷人的湖光山色,去品味那醉人的美食佳肴,去把玩那诱人的名表奇钟,……

再见了,让我魂牵梦萦的苏黎世!

作者:李卫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我眼中的瑞士”征文比赛稿件)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