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女性农民


瑞士女性农民-纠结于法律与传统之间


作者:Veronica DeVore


 (Ex-press)
(Ex-press)

一项研究结果表明:由于没有退休金或者在法律上对自己的农场没有所有权,如今的瑞士女性农民常常面临着更多挑战。女性农民劳动时间也长,因为她们经常需要从事其他工作,以确保收支平衡。

由瑞士联邦农业部公布的这项研究,披露了上述事实以及现代女性农民生活的其他现状。

尽管2/3的调查对象都表示,总体来说,她们对自己的生活与工作比较满意-和十年前所作的同类研究相比,增长了15个百分点-然而,传统与现实之间的不协调还是女性农民面临的非同寻常挑战。

 

“将来,从法律角度来讲,对于自己的农场,所有女性农民都应该享有部分所有权。”国会议员、巴塞尔乡村州农民Maya Graf指出,该项研究也是在她的帮助下发起的,研究结果显示:在接受调查的女性中,超过1/3的人表示,在法律上,她们对自己工作的农场都不拥有所有权。

常常,这要归于传统原因,因为瑞士农场总是世代相传,继承人多为男性。

如果配偶同意,尽管从法律上讲,女性可以对农场拥有部分所有权,她们也可以继承从家人手中传下来的农场;但是由于复杂的家庭关系,或是因为她们认为夫妻关系已经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许多女性农民并不是自己农场的所有者。

传统与法律权利

然而,瑞士女性农民协会主席Christine Bühler说,女性农民对自己付出劳动的农场不具有所有权,这可能会造成悲惨后果。

在离婚或丈夫去世的情况下,农场产权簿上如果没有标注这位妇女是农场的共同所有人,她就无权继承农场的任何产业。

“我这么做最主要的理由是,” Bühler说,“当一切顺利、当可以和丈夫谈论这些话题时,女性需要意识到[自己在法律上的弱势地位],因为一旦出现问题,一切就已经太晚了。”

在农场工作、但是法律上不挣工资的妇女们也无权享有瑞士“三支柱模式”养老金制度下的退休金,假如和丈夫分居,她们的生活也存在着风险。

瑞士联邦农业部的研究表明,如果失去丈夫或者是农业上的合作伙伴,在收入和退休金方面,1/9的妇女毫无着落。

来富埃森银行(Raiffeisen Bank)常常为瑞士农场提供财政支持,该银行经理Gabriele Burn建议所有的女性农民为自己找个雇主,并让雇主对自己的劳动估价,即使雇主是自己的丈夫,她们也应该这么做。她说,那样的话,女性农民们就可以合理的确定自己的财政收益、可以合法的将这部分收入与家庭收入的剩余部分一起存起来。

其他提出的改革方案包括:列出一张财政清单,以确保女性在农场劳动的这笔款项被留出来;在所有法律文件中,分别列出女性的收入;甚至更改农业学校的教学内容,使得在那里学习的男性知道,如何将自己的妻子列为农场的合法雇员。

瑞士农民协会的负责人Jacques Bourgeois说,接受所有这些方案和体系可能对未来的农业家庭有利,但他不会提倡这些方案以法律条文的形式被规定出来。

“我们应该给每对夫妇一定的灵活性,让他们自己决定如何处理这种状况。”他说。

时间管理

研究也表明,除了在农场工作外,47%的女性农民还从事其他工作,和10年前相比,增加了3%。尽管将近一半的女性农民说,外出工作的主要动力是为了和外界接触以及从事自己心仪的工作;另外有超过一半的人提到,她们外出工作的主要原因是出于经济方面的担心。

Bühler和Graf认为,农民外出工作是瑞士农业正在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一个组成部分-约有2/3的男性农民除了经营农场外,也在别处工作。然而,Graf警告说,如果女性在分工方面不注意的话,家务的担子就要落在她们肩上。

“重要的是,在这种转变中,农场的工作不只是落在了女性身上,但是她要和自己的配偶讨论,家务活和照顾孩子由谁来承担。”她说。

多元化

尽管绝大多数农业领域的女性都是农民的配偶,她们在农场里帮忙做各种工作,该项研究中接受调查的女性中,有4%的人说,她们自己经营农场;3%的女性说,为了经营自己的农场,她们都在农业学校学习过。

在温特图尔(Winterthur)郊外的Strickhof农业学校,农业课程班里多数都是男学员,只有5名女学员,她们和自己的男同学们一起学习如何经营农场,她们说,她们喜欢种地,是因为大自然包罗万象。她们一天可以从事一种工作,第二天又去从事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工作。

“人们常常说,做农民就是体力劳动,但是体力只是你必须具有的众多技能之一。”班上的一位女性说。

“尽管为了安装重型机器,女性可能不得不请人帮忙;许多男性农民也不得不请既冷静又善于和动物相处的女性,帮忙驯服一头特别倔强的母牛。”

前途未卜

然而,尽管她们对于自己的事业选择毫不动摇,这些女性却不知道未来会怎样。

班上的5名女学员中只有一名自己有一家农场,这家农场是她从父母手中接管的-其他4名女学员决定“走一步,看一步”。常常这意味着嫁给一家农场企业主,偶尔也可能意味着通过拓宽合作关系或者是开发集体产业,从而为农场发展提出具有创意性想法。

卢塞恩州农民Heidi Bättig接管了自己家里的农场,她说,她和配偶目前一起经营着两家的农场。对于未来,她表示难以确定,但是她知道,她想坚持自己逐步建立起来的事业。

“人们过去认为,因为我没有兄弟,那样就没人接手,我家的农场慢慢就会垮掉。”她说。

“现在,有人接管了,我不想简单地将农场交给我的配偶,尽管我认为,如果那么做的话,许多人会很开心。”

农业领域的女性

2012年主题为“农业领域的女性” (Women in Agriculture)这项研究,是由来自巴塞尔乡村州的国会议员Maya Graf发起的一项倡议。为了了解关于现代女性农民的更多信息,她本身也帮助经营一家家庭农场。

这也是为了配合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CEDAW)全球行动计划的部分内容。

为了了解她们的工作,该项研究对瑞士各地的1500名女性进行了民意调查, 研究采取定量研究、部分采访的调查方式,主要针对4个特殊地理区域:瑞士德语区的弗劳恩费尔德(Frauenfeld)、法语区的伊韦尔东莱班(Yverdon-les-Bains)、意大利语区提挈诺州(Ticino)的贝林左纳(Bellinzona)、德语区的萨尔嫩(Sarnen)。2002年也曾进行过类似研究。

在农场里和配偶一起工作的妇女们说,家务占去了她们大部分时间,其次是田里、牲口棚的工作,另外她们还要抚养子女。

接受民意调查的女性中约有一半人说,她们自己负责直接将农场出产的产品推销给顾客;22%的妇女说,她们只负责照顾马、绵羊和/或山羊。许多妇女也管理农场开发的农业旅游项目,比如说,招待客人在农场留宿或者让客人品尝“农家饭”。

接受调查的女性农民中,最年青的只有25岁,最年长的80岁。8%的受调查者都不到35岁,71%的处于36-55岁之间,19%的人超过56岁。

寻找另一半的单身农民...

现代瑞士农民常常面临的问题是,难以找到可以帮助他们来打理农场的妻子,瑞士外交部将这个问题也列为一项经济挑战。如今,越来越多农民出身的女性选择脱离农业,而去从事其他职业,而想留在农场工作的男性们就“形单影只”了。

为了意识并且尽力解决问题,人们已经找到了一些独特的解决方法。瑞士热播的电视真人秀节目“寻找另一半的单身农民...”已经于2008年开播。其目的就是帮助单身瑞士农民找到称心如意的妻子,女性可以争取得到农民的爱,并尽力向农民的家人证明自己的真心。

为了呼应在瑞士大受欢迎的同类德语真人秀节目,瑞士农民协会推出的杂志《瑞士农民》(Swiss Farmer)于2007年创办了一个相亲网站,在那里,单身农民们可以在线填写个人资料,从而来帮助自己找到另一半。


(译自英文: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