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契冬奥会之前 重新开放的奥林匹克博物馆


作者:
Michèle Laird
, 于洛桑


一组雕塑欢迎着每位客人的到来

一组雕塑欢迎着每位客人的到来

(AFP)

在索契冬奥会即将举办之际,洛桑奥林匹克博物馆也结束了耗时5年、耗资5500万瑞郎的维修工程,重新开馆。装点一新的博物馆可谓是高科技的绚丽绽放,尽展奥运会的光辉,但同时也掩盖了由这项体育盛事所引起的各种争议。

从莱蒙湖畔起始、通往博物馆的一级级台阶象征着奥林匹斯山登顶。从阶梯处开始,5个巨型屏幕上的画面就令参观者炫目。面朝大湖,运动员们光彩照人。而在全部新建的博物馆公园里,一座座出自当代大师之手的雕塑也仿佛在光的影映下翩翩起舞。

为了彰显奥运的现代气息,各种技术效果都被用得淋漓尽致。三大主题“奥林匹克世界”、“奥林匹克运动会”和“奥林匹克精神”令这一体育盛事成为当之无愧的当代神话。

奥林匹克运动有意将自己的这一“窗口”打造成世界上参观量最大的博物馆之一。新馆废弃了1993年老馆初建时采用的、以年代先后推介赛事和运动员的传统办展方法,取而代之的是重视主题性、新动向、互动性-这会令游戏机爱好者们叫好。

博物馆馆长Francis Gabet介绍说,每个主题都有不同的故事,参观博物馆就好像走进一部电影。博物馆是三层建筑,一层一个主题,并设有密集的、与参观者互动的环节。

去年12月末正式开馆的那天,馆长接受了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采访。在被问到“感官刺激是否过多”时,他回答说:“人们来这儿就是为了激发情感:他们需要感觉到土壤、草地、刺激。”

“我们有世界上最丰富的影像数据库之一,图像本身有着足够的表现力,它们可以独当一面,让人忽略掉技术层面的东西,”他接着说。

成员国多于联合国

莱蒙湖畔的洛桑于1915年成为奥林匹克之城,是年,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创始人顾拜旦在那里组建了奥林匹克委员会。

目前,国家级奥委会数量达到204个,比联合国成员国还多。

“奥林匹克世界”

参观者一进展区就会被3D图像所环绕,观者可以重温当年古希腊最早的奥运会场面。之后,时空便穿越进19世纪末-顾拜旦创立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年代。

视觉效果是强大的,有时可以说是压倒性的,甚至有些媚俗,比如顾拜旦思考的场景:真实家具布景的房间,雨珠沿着窗户玻璃滑下。

这一层展区专门介绍奥林匹克委员会,毫无疑问是为了表现委员会的重要性。具有影响力的重要人物和关键文件、1936年以来历届运动会使用过的圣火火炬和运动会明智的策略。正是这些策略保证了奥运会能够历经风雨而长青。

策展人Frédérique Jamolli解释说:“奥林匹克的故事首先是属于运动员的,但我们想指出的是,奥林匹克不仅仅属于运动员,这点很重要。”

同一层的展览还着重介绍了为奥利匹克做出贡献的建筑师、设计师、规划师和艺术家们。可是,诸如资金漏洞和某些主办国在场馆维护(经常场馆建设得很仓促)上遇到的困难,这些问题并没有在展览中提及。

“奥林匹克运动会”

第二层展厅的主题是奥林匹克运动会本身。在这里,被歌颂的是运动员们,没有他们,就没有奥运会。通过剪辑的纪录片和他们使用过的运动器械,运动员们的奋斗历程得到了再现。策展人说:“在这里,人们可以真真切切地重温赛事。”

在展厅中央位置上,设有一个巨型拼接屏幕装置,上面能看到来自所有国家、所有体育项目的运动员风采。

Frédérique Jamolli肯定地说:“这种让人完全身临其境的技术可以让我们进入运动员的内心、感受他们的情感。”与此同时,“渴望”、“决心”、“属于我的时刻到来了”等字样也闪现在屏幕上,再加上那如同起跑线上赛车加速度的音乐,让人感情无法不激情澎湃。

(李东华提供)

“奥林匹克精神”

在最顶层的展厅里,人们可以看到运动会幕后的故事以及造就冠军们的元素。展览介绍了运动员的生理、心理和营养条件;另外,参观者的眼睛也不会错过芬达斯(Findus)和乐购(Tesco)这样的品牌名字。

“我们想展现的是,奥林匹克不仅仅局限于运动会,它是社会的一面镜子,”Frédérique Jamolli指出。可是,同体育世界一样,它的影响有时是负面的,这一点却没有在展览中被提及。

瑞士资讯swissinfo.ch问到某些运动员服用或注射非法物质的问题,对此,馆长和策展人都肯定地表示,这并非禁忌的话题。展览对此现象有所涉及,并没有回避隐藏。

Frédérique Jamolli透露:“我们提到兴奋剂问题,并不是为了谴责某位运动员,而是为了介绍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工作,以及抑制这一不良现象的方法。”

闭馆两年

奥林匹克博物馆大楼出自西班牙建筑师Pedro Ramírez Vázquez和他的瑞士同事Jean-Pierre Cahen的设计。Vázquez是国际奥委会成员。博物馆1993年建馆,并于1995年获得“欧洲年度博物馆”称号。

新馆装修持续了5年,其中2年闭馆。2013年12月21日,博物馆重新开门迎客。该建设工程由洛桑建筑师工作室Brauen & Wälchli承办。

展厅面积(包括永久及临时展览区)几乎翻倍。永久展览中设有300台屏幕和1500件珍贵纪念物品。

奥林匹克学区里,建有奥林匹克研究中心、会议中心和儿童学习区。

主席的火炬

在一系列庆祝活动中,曾任国际奥委会主席12年的雅克·罗格(Jacques Rogge) 在博物馆开馆前一天将象征主席位置的钥匙交给了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 ,后者曾出任奥委会副主席10年。

尽管遭到了受贿以及过于接近阿拉伯国家的指责,巴赫这位德国裔的原击剑冠军和职业律师对此进行了反驳,并在2013年9月当选奥委会主席。

在为博物馆剪彩之际,巴赫表示:“这个博物馆是奥林匹克主义的支柱之一。”

不过,巴赫主席将面临的争论和难题并没有通过洛桑奥林匹克博物馆这一“窗口”体现出来,比如:建筑工人的权益被频繁遭侵犯,俄罗斯新出台的同性恋法律冲击到同性恋运动员的权利,在某些项目中裁判们涉嫌相互勾结,还有越来越“狡猾”的、可以躲过检查的兴奋剂问题。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