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气候变迁


"未来50年的气候,将由我们来决定"


作者:Gaby Ochsenbein和Luigi Jorio


 (Reuters)
(Reuters)

最好的治理气候变迁的办法,就是设定气候目标,Thomas Stocker说。这位著名的伯尔尼的气候物理学家认为,人类的活动要与气候变迁相适应,要赶在还能适应之前。因为气候变迁从这里、从现在已经开始了。

Thomas Stocker是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第五次评估报告第一工作组科学基础组的组长,尽管在对抗气候变迁的战争中,人类尚未失利,但每年我们都没有完成减排指标,这会令我们的下一步,迈得越来越沉重。

swissinfo.ch:您的职责仿佛是预测我们这个星球的寿命,这个任务是不是太重了?

Thomas Stocker:我并非孤军作战,我和一位中国同事共同领导整个工作组,我们的办公室在伯尔尼。书写工作组报告,这项艰巨的任务,要由我们这里258位科学家共同完成。

我们在伯尔尼负责协调、讨论、组织进程并协助起草。我们必须少用术语,这样政治决策者才可以看懂。

swissinfo.ch:不会因此而失眠吗?

失眠倒不会,但是如果出现了错误,我必须负责解释。过去的4年来,为了避免犯错我们付出了所有努力,也尽量让整个程序变得透明。但我们也要说清楚,任何人都会犯错,因为这是由人来完成的工作。

swissinfo.ch:气候变迁受多项不可测因素影响,例如发展中国家、中国的经济发展影响,如何做好预测呢?

T.S.:您谈及的是经济发展共同影响导致的不稳定因素。在学术界,我们把影响分为技术发展和社会影响两方面。社会影响就包括政治干预,例如减排政策等。

但是不确定因素还有另外一类,就是地球物理学上的:我们在模拟降雨、世界海洋热量吸收时,到底精确性有多高?这也带来了不确定型,但这是科学界的任务-去量化、去减少。

swissinfo.ch:在气候预测中,有什么是不能预测的呢?

T.S.:例如,出乎意料的结果。尽管我们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但依然会有非常困难的课题。举例来说:在南极海域的部分地区,有些是位于海平面以下的。因为海洋变暖、海平面上升,这一部分可能会变得不太稳定。这是我们理解的物理程序,但我们难以准确地预测出具体时间。

另一个例子是:热带雨林的反应。如果气候变暖、降水区转移,那么就此作出预测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我们没有经历过类似的情况。

Thomas Stocker

Thomas Stocker曾就读于苏黎世环境物理专业,于1987年获得博士头衔。

在伦敦College大学、蒙特利尔McGill大学和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进行过多年研究之后,1993年他被聘为伯尔尼大学物理研究所教授,领导气候及环境物理系。

在为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服务10年后,54岁的伯尔尼教授于2008年成为工作组I的组长,副组长为中国的秦大河。

Stocker因其卓越的工作成绩而赢得了国民Latsis奖。

swissinfo.ch:气候预测在何领域取得了较大进步,还有那些可以改进?

T.S.:在全球观测、卫星测量,格林兰和南极融冰测量等方面都有所进步,很多。7年前,这些数据还是不可得的。在这些数据的帮助下,我们可以描绘出海平面上涨的稳定的画面。我们知道,世界范围内的冰川融化、海水增温,以及增温导致的增容,还有格林兰和南极的融冰,导致海平面上涨。

另一项进步还在于预测模型的改进,现在有了更清晰的分辨率。当然,现在还不能对每一个地区进行气温变化的预测,如降雨等。此外,还很难对极端气候变化的统计进行预测。

swissinfo.ch:但大多数人都想知道,气候会有什么改变…

T.S.:这是由我们来决定的。未来50-100年,世界会怎么样,这掌握在世界人民的手中。哪些地区将会变得更热,更潮湿、更干燥,还要面对多少极端天气,海平面会上升多少。我们的决定决定着未来将会排放多少温室气体。

第一工作组的第五次报告

第一工作组的报告主要针对科学基础,共有258位科学家参与。全球600位参与书写。

该报告依据上万份已出版的、得到鉴定的科技报告写就。

这份2009年呈交给伯尔尼大学的报告已收到54'000份评论,其中包括2份具有世界重量级的鉴定,以及政府评价。

Thomas Stocker认为,政府的影响,关系不大,因为如何看待各种意见,要以科学为准绳。

IPCC第一小组的报告将于9月23日至26日在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公布,其余两份报告及综合报告将于2014年公布。

swissinfo.ch:最近几年自然灾害似乎有所增多。这是偶然的吗,还是与气候变迁有一定关系?

T.S.:这个问题很难回答。2011年11月,IPCC出具了一份特别报告。在这一科学性极强的领域里,我们已经能给出较为可靠的预测,特别在极端天气,如高温或强降雨的情况下。

但预测飓风还有困难,经济发展也起到重大影响作用。我们还不能预知哪里会刮起哪种飓风,强度和频率都难以预测。

swissinfo.ch:是否可以对气候变迁进行管理?

T.S.:最好的管理办法就是,设定一个环保目标,我们对环境还将作出多大改变,环境还能承受我们的多大改变。关于2度的协议至少落实到纸面上了,这就是一个重要进步。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什么是2度的目标?要采取什么措施,才能在全球范围内完成目标?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化石燃料的排放还像现在一样毫无控制,那么我们的环保目标就是水中月、阳光下的融雪。毋庸置疑的是,我们必须在全球范围内大量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这样我们才有机会完成法定的环保目标。

我们必须顺应环境的变迁,因为有些人已经深受其害。不光是生活在沙漠中的,还有生活在山区的,譬如在瑞士,我们可以感受到很强的气候转暖,而且永久冻土在急速解冻,这也是地球变暖的结果。

swissinfo.ch:您谈到顺应环境的变迁,而不是抵御,这是否意味着,在这场环境变迁的“战斗”中,人类已经失利了?

T.S.:还没有,但是如果连年没有完成减排目标、没有顾及到达成的环保目标,那么获胜的机会就很渺茫了。顺应环境是必要的,因为环境已经在发生变化,而且正在发生变化。问题在于,我们要在多大程度上顺应环境变化。

在某些地区,顺应环境已经不再可能,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满足其生命需求的资源。例如有的国家受到海平面上升的威胁,有些水源已不够进行经济生产。在地中海,有的地区已发生严重干旱。

swissinfo.ch:但是,我们的地球已经十几年没有继续变热了,这令人对环保变迁学说产生质疑。这会不会影响这一学说的可信性?

T.S.:不会。我们要记得环境研究者所说:气候并不是今天或明天的天气。关于气候的预言是针对较长时间的,比较普遍的是30年的,或者更多,上百年,必须建立数据统计。

现在才过了10年,我们就断言气候变暖已成过去,这未免太早,从科学的角度讲,也不可信。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