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环境问题


核废料处理是难题


作者:Chantal Britt


 另外1种语言  另外1种语言
纪录片《通往地球最安全之地》中的一个核燃料棒 ()

纪录片《通往地球最安全之地》中的一个核燃料棒

两部在瑞士上映的纪录片反映出安置核废料的艰难现状。瑞士是决定中止开发原子能的、少有的几个国家之一。即使是在这里,废料处理问题依然困难重重。

导演Edgar Hagen在《通往地球最安全之地》(Journey to the Safest Place on Earth)一片中,叙述了安全处理核废料所遇到的局限和矛盾,同时也着重记录了该问题在瑞士引起的争论。

最近刚刚在伯尔尼上映的这部影片以其慑人心魄的图像、震撼澎湃的音乐和复杂微妙的人物征服了观众。这部批判性的影片重视激发观众情感,它运用简单、直接的冲击来表现历史上的失败先例和全球在寻找核废料安置点上所遇到的困难。

该影片推出几星期之后,另一部电影《潘多拉的誓言》(Pandora's Promise) 在苏黎世上映。Robert Stone的这部纪录片对生态学家们进行了抨击,它试图让观众相信:核能技术能够将我们的星球从全球变暖的危机中解救出来。该影片得到亲核人士的高声叫好。

不早于2023年

这两部影片很好地反映出瑞士的现状:核问题面临直接民主这道“恼人”的难关。2002年,下瓦尔登州(Nidwald)的选民拒绝了在本州境内存置核废料的计划。

问题照旧摆在那里,政府需要获得广泛的支持以解此难题。

瑞士预计修建地下深层储存库,以安置核废料。理想地点的选择由联邦能源局(OFEN)全面负责。截至目前,已锁定6个满足地下深层储存条件的地区。

瑞士公民对储存库的选址拥有最终决定权,但此项公投不会在2023年之前进行。

关于参与程序,联邦能源局在一份130页的文件中写到:“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一点愈发清楚:即尽可能广泛地推进人民的参与,这十分必要。如今,我们不再遵循‘决定-宣告-辩护’的程序。我们要采取一种更透明、更易理解和鼓励参与的方式。”

沟通方式

这也是国家放射性废物贮存公司(Nagra)的经验之谈。

该公司发言人Jutta Lang介绍,Nagra的策略不是向人们灌输思想,而是去解答他们的问题,以便人们建立自己的观点。她说:“问题是,关于这个敏感话题,很少能给出简单明了的答案。”

仅2012年一年,联邦能源局就组织了175次公民研讨会和圆桌会议,以同地方政府、各利益团体和当地居民来共同讨论Nagra的提议。相关地区代表也受邀来表达他们的忧虑,并提出可行性建议。

国家放射性废物贮存公司(Nagra)自1972年建立以来,已获得联邦政府12亿瑞郎的拨款,用于支持其废料处理项目。 

政府计划

联邦能源局(OFEN)负责通过三步骤来为1至2个地下核废料储存站选址。

2011年末,政府锁定了6个满足国家放射性废物贮存公司(Nagra)关于地下深层储存条件规定的地区。

第一个地点大约将在2020年选定,而此选择还要得到政府、议会和公民的通过。

而后,建设工程方可展开。

久性封存。再此之后,想要再次回收这些废料则将会异常艰难,而且耗资巨大。

来源:联邦能源局

确认地点

政府想加快安置地的寻找,以安置10万立方米的核废料。但反对者们要求首先解决所有安全问题。

“大部分公众和政客都意识到废料安置的必要性,但谁都不希望废料储存在自己家附近,”MCM Partners咨询公司的顾问Charles McCombie说:“大多数科研人员都认为安全操作不成问题。但研究者中也有少数活跃分子质疑这一观点。”

借影片《通往地球最安全之地》的上映之机,反对者们发出了抗议之声。社会民主党议员Ursula Wyss就是他们当中的一员,她说:“这是我们留给子孙的一个巨大负担。问题超越了我们所掌握的技术可能,也超越了我们所能承担的责任范畴,不可能得到解决。”

在影片放映后的讨论中,瑞士能源基金会“反对核能源小组”的主席Jürg Buri补充道:“没有人确切知道一万年之后,这些地下深埋的储存罐状态如何,更别说一百万年之后了。所以,我们觉得瑞士需要的是临时性的可逆方案,而不是这样一个看似永久的解决办法。”

筛选办法

核电中心的运营商负责能源生产中产生的核废料。而政府则要对医院、工业及科研活动所产生的放射性废料负责。

废料须存置于瑞士境内。只有在接收国具有瑞士法律限定的条件时,核废料出口才被允许。

1969至1982年间,瑞士曾向大西洋排放过5000吨放射性中低等的核废物,这一数字低于英国和俄罗斯,但高于所有其他同等大小的国家。高放射性废物则被运往英、法两国进行处理。

如今,瑞士的核废料存储于Zwilag的核废物中间贮存设施中。

来源:联邦能源局

复杂性

电影《潘多拉的誓言》的发映会由核能支持方组织,会上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气氛。

在观影后的座谈中,导演表示,当今处理核废料已不再是问题,在“快反应堆”中,连碳氢化合物都可以回收。在Robert Stone看来,反核能的积极分子都是不理智的理想主义者,对核能一无所知。

无论在哪个“阵营”,人们的立场都尤为鲜明-这也正表现出核废料安置问题的复杂性。


(转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