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Mühleberg停止运营:2019


瑞士核电站:尽管即将拆除,仍坚持安全第一


作者:Renat Kuenzi


地震或洪水都会对Mühleberg造成很大风险 (Keystone)

地震或洪水都会对Mühleberg造成很大风险

(Keystone)

瑞士的Mühleberg核电站还将运营到2019年,尽管如此,其安全隐患还是令人担忧。因此瑞士核安全监管局要求Mühleberg投入大笔维修改善费用;而其他反对核能人士,则已将目光转向全世界最古老的核电站- Beznau核电站。

联邦核安全监管局(ENSI)上周四要求伯尔尼核能公司(BKW)执行“长期安全标准”措施,直到2019年“停产的最后一刻”。

2012年日本福岛核泄漏之后,瑞士联邦核安全监管局(ENSI)提出18项长期安全措施,其中4点对Mühleberg核电站反对者来说尤其重要:提高核反应堆侧壁裂缝的稳定性;设立一个独立的、防震紧急冷却系统;设立一个防震、防洪燃料池及冷却系统;以及一个附加的余热排出系统。

这18项措施的预算大约在4亿瑞郎,预计到2025年投资完毕。伯尔尼核能公司每年要向核能额外投资3000万瑞郎,为了实施安全措施,BKW只愿支付1500万瑞郎。

监管局提出,如果伯尔尼核能公司到2017年没有有力执行这些安全措施,那么停业时间还可能提前。但监管局同意,核能公司可以寻找便宜的替代方案,但时限是到明年夏天。这一态度在瑞士媒体激起强烈反响,不少媒体认为,这是政府对核能公司的妥协。

“100%保障安全”

瑞士议会环境、规划和能源委员会委员、格拉鲁斯州联邦院议员、瑞士人民党的This Jenny认为,核安全监管局的决定是正确的:

“直到2019年,监管局要百分之百保证Mühleberg的安全。而实施这些措施,正是为了保障安全,”Jenny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

而反对者则认为,核能公司和监管局已就安全问题达成了秘密协议,Jenny将这称之为“政治暗箱”。

反对者意见不一

监管局的决定招致了强烈反对。青年绿党表示,这是“核能公司和监管局之间的肮脏交易”。绿党的核专家Florian Kasser认为,这只是在故作姿态,影响了监管局的独立性。

但并不是所有的反对者都持同样意见。“监管局政策同所要求的长期安全措施相差无几。从这种角度讲,他们的行为是正确的,也站对了立场,”沃州国民院议员、社会民主党Roger Nordmann说,他也是议会环境委员会委员之一。

“没有其他选择”

尽管到明年夏天为止,伯尔尼核能公司都有时间找到更便宜的替代方案,但Roger Nordmann并不认为,“还有其他办法可以建造更牢固的核反应堆侧壁和独立的紧急冷却系统,”他说。2017年底,核电公司可能就会关闭Mühleberg,因为“从经济角度讲,为余下的两年营业时间,就要投资1.5亿瑞郎,太不划算”。

他认为,伯尔尼核能公司几周前决定于2019年停止Mühleberg的运营,这一决定比监管局的决定要重要得多。

“伯尔尼核能公司决定提前终结Mühleberg的核电站,这是划时代的,很有勇气,”Nordmann说。而其他原子能的游说集团还在说:终止核电站的时间不可定。

不仅仅是最低安全保障

瑞士的核电站在其使用寿命期间不仅仅要保障其最低使用安全。

联邦核安全监管局ENSI认为,核电公司必须保障其核设施的安全,直至核电站完全停止运营。而且要不停地对核设施进行投资维护。

瑞士法律规定,只要核电公司的设备满足法律规定的安全条例,就可以继续运营。只有联邦环境、交通、能源、通讯部(Uvek)才有权力叫停核电站。

该部的停业条例对核电站有相关要求。

如果核电站产生了直接危险,那么监管局也有权令其停业。

监管局的局长Hans Wanner强调,这样才可以避免核电站遭到“过度使用”。

更加强有力的监管局

这位中左翼政治家希望借宣布Mühleberg即将停产之机,继续展开对停止使用核能的宣传。Nordmann个人比较赞同40年的使用期规则,但这项条例可能不会得到议会的通过。他认为监管局的建议也有其可取之处,那么就是从第40年的使用期开始,大幅增加安全保障措施,以防止老化。

“监管局应该知道,核能公司希望运营多少年,这样才可以根据这一时限计算、设定安全措施,这很重要,”Nordmann说。

如果安全措施不利,监管局则应依法限令停业,这就要求监管局具有更高的法律效力。

“现在轮到Beznau了”

Mühleberg已经即将停业,那为什么核能反对者还要提出如此严格的安全措施条例呢?Nordmann认为,其真实用意在于加快阿尔高州的Beznau I和II核电站停产,这两家分别建于1969和1972年,属于世界上最古老的核电站。

“Beznau有遭遇洪水的危险,一旦具有放射性的冷却水流入河流,那么莱茵河畔几千万的人都会受到影响,”他解释道。

Nordmann的意见并没有动摇This Jenny拥护核电的决心。他既不担心监管局可能会在公众心目中丧失公信力,也不担心与Mühleberg有关的决定会推动核电反对者试图设定有效使用期的工作。

“当100家核电站中只有1家发生了点儿什么的时候,我们不应该过于担惊受怕,”他说。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