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两位瑞士人靠出售高价的中国口罩发了财

这样的口罩Emix公司在德国卖出了天价(象征性图片)。 ©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为什么德国各部委在新冠病毒疫情的高峰期向两位瑞士年轻企业家购买了价值6.84亿欧元的卫生防护设备?在德国从中获利的是谁?回顾对新冠危机的应对措施,现在提出了许多问题。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6月06日 - 09:00
Petra Krimphove,于柏林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事情始于15个月前,而且到现在还远没有结束。当新冠病毒于2020年春季抵达欧洲时,两位瑞士年轻人Jascha Rudolphi和Luca Steffen利用他们在中国的关系,购进了数百万支当时被视为稀缺物资的FFP2口罩和其他防护装备。

那时无论是瑞士和德国都从Rudolphi和Steffen的公司Emix高价订购了大量的防护物资,危机迫使各国政府紧急采取行动,因此,价格是次要的。

根据他们自己的信息,仅由Jens Spahn领导的柏林联邦卫生部,就于2020年春天从Emix公司购买了约6.7亿欧元的防护装置:外科口罩、一次性手套和FFP2口罩,每件单价5.58欧元。

据德国日间新闻的报道,巴伐利亚州卫生部在瑞士订购了100万支口罩,总额为890万欧元,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也订购了52.7万支口罩,单价9.9欧元。据称,Spahn从中起了搭桥作用。

Spahn在Emix购买的价格也远远高出平均水平。当时,大多数德国联邦州向供应商(不是Emix)支付的费用都在每支口罩在2.85-4.34欧元之间。这是《南德意志报》、NDR和WDR最近对德国相关负责机构进行询问得出的结果。

巴登-符腾堡州的卫生部门表示,他们直接从中国采购了口罩,没有中间商,价格为1.20欧元,只是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向Emix公司支付价格的八分之一。

2亿欧元的利润

对Emix来说,这些交易利润非常高。据说Rudolphi和Steffen仅在德国就从这些防护物资的采购和输送中获得了约2亿欧元的收入。这在危机最初阶段并未引起多大轰动。口罩是当时的紧俏货。

但后来在2021年2月,当这两位瑞士小青年在他们800马力的法拉利豪华跑车前搔首弄姿时,风向一下子就变了。《明镜周刊》嘲笑他们是 “瑞士势利小人”,《南德意志报》则以 “瑞士口罩百万富翁与法拉利 ”为题,曝光了他们的暴利。尤其是那些小报,更是对这种发危机财的暴发户尤为愤慨。

然而,就像瑞士的《世界周刊》(Weltwoche)报道的那样,人们当然也必须佩服他们的商业头脑和聪明才智:从2018年开始,Emix就向亚洲出口化妆品、香水和珠宝等奢侈品商品,已经赚了不少钱,而且这两位企业创始人经常出没在中国,在那里建立了良好的商业网络。

当病毒开始为欧洲带来的惶恐之时,他们马上嗅到了需求:他们用包机将数百万口罩运来欧洲,当时欧洲对口罩的需求就像沙漠中的水一样,当然他们也承担了商业风险。

德国中介机构成为目标

Emix公司虽然价格昂贵,但交货准时,而且毫不迟疑地更换有缺陷的货物,这一点也得到了德国卫生部的证实。何况,它也只是许多感知并利用口罩业务赚了大钱的公司之一。

而是否应该从某种医学急需品、稀缺商品中谋取个人暴利,是一个纯粹的道德问题,也是一个合法性的问题。

然而,瑞士的这种质疑现在也出现在德国。人们将愤懑泼向那些从中盈利的德国中间商,而且愤怒的程度不比对那两位瑞士年轻企业家低。

这里两个问题成为焦点:联邦卫生部长Spahn和他在巴伐利亚州和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同事为什么接受了Emix的高价格?德国方面谁获得了中介的好处?

于是人们把目光投向了巴伐利亚。因为与各部委的合同是在那里签订的,而签约人不是别人,正是是前知名政治家Gerold Tandler的女儿Andrea Tandler。

2020年3月9日,她将Emix公司的报价告诉了Spahn,并从Emix公司共获得3000-5000万欧元的中介费,因为她向柏林、巴伐利亚和北威州的官员推荐了口罩。

具体数额她不愿透露,但强调她只参与了相当多的物流工作,如安排向客户交货的运输和航班时间等工作。

提高透明度

在与Spahn后来的业务拓展中,欧洲议会议员Monika Hohlmeier为她的朋友Tandler进入联邦部委层面充当了牵线人。作为CSU党派代表人物Franz Josef Strauss的女儿,Hohlmeier有很好的接触到德国最高层的机会,但就目前来看,她个人并没有从这笔交易中获利。

然而,德国SPD党还是觉察到了CSU内部的裙带关系。N-TV电视台在网站上引用了巴伐利亚州SPD党主席Florian von Brunn的话:“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Hohlmeier-Tandler与可疑的瑞士Emix公司的天价交易是典型的CSU友情交易。”

Tandler不是国会议员,她的身份是一家公关公司的老板,因此除了要面对公愤,目前似乎没什么可担心的。她只是做了一个企业家该做的事。

而对于那些染指介绍生意的议员来说,情况则有所不同。2021年3月,德国联邦议院议员 Georg Nüsslein(CSU)和Nikolais Löbe(CDU)就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离开了他们的政党。

据称,他们通过介绍口罩生意(并非来自Emix),收取了六位数的佣金。由于口罩事件, CDU和CSU的民调评级急剧下降,由此引发的一项关于提高议员副业活动透明度的十点调查计划,很快获得通过。

2021年3月,CDU和SPD党派在柏林为议员们统一下达了新规则:今后,议员们的副业收入和在企业的持股收入从每月1000欧元或每年3000欧元起,必须申报。

并达成一致:政治家允许也应该利用他们在商界和部委之间的联系进行接洽,但不能从中获得经济利益。

用纳税人的钱发财?

与此同时,在巴伐利亚州,Emix的交易正在接受审查。自5月中旬以来,慕尼黑检察院一直在调查,在购买Emix口罩过程中是否浪费了纳税人的钱。巴伐利亚州SPD党正准备针对CSU成立一个委员会来调查所谓的口罩事件,并要求查看所有关于Emix交易的文件。

“部委负责人是否被置于压力之下而成为别人挣钱的工具?两位年轻的瑞士企业家是否利用他们的Emix公司靠巴伐利亚州的税款发了财?”《南德意志报》向CSU提出这样的问题。

而柏林怎么样?卫生部长Spahn一直以 “高于平均水平的质量”和 “高效的合作”等说辞,维护与Emix的交易,现在也开始防守,他向《明镜在线》表示,他认为当时许多供应商的“利润和中间利润 ”在道德上是“上不了台面的”。

政治上的窘迫被“淘金”的商人所利用。这不仅针对的是Emix一家公司。这两个瑞士人并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有错。但在获得如此高额利润之后,他们现在也不得不面对许多质疑。

(译自德文:杨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