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9月27日全民投票的五项投票议题

为何瑞士选民要就欧盟移民问题再次投票?

欧盟是瑞士的重要经济伙伴,但自20世纪90年代起,与欧盟的双边关系就成了国内政治战场上的热点议题。 © Keystone/Gaetan Bally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13日 - 10:00
swissinfo.ch/urs

废除与欧盟所签劳动力协议的提案,是右翼党派欲限制欧盟向瑞士移民的最新一次努力。

该动议的发起,正是为回应议会拒绝实施选民在2014年通过的移民配额限制

本次投票对瑞士与欧盟的未来关系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

这也是今年9月27日瑞士选民需要定夺的5个议题之一。

公决决的是什么?

End of insertion

这项动议要求瑞士政府暂停执行与欧盟就人员自由流通的一项现有双边协议,全权控制本国的移民政策。

而同欧盟间的人员流通协议必须在未来一年中重新谈判,否则按动议提出者的意思,应完全废除这一协议。

现有自由流通协议规定,瑞士与欧盟都允许对方公民自由进入自己的劳动力市场,并且有权自由选择居住地。

如果瑞士人同意限制来自欧盟国家的移民,那么这将使得围绕贸易、运输与科研的其他几个协议同时作废,因为它们都属于自2002年生效的包括7个协议的一揽子双边协定。

根据2018年的官方数据,欧盟是瑞士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所占份额达到60%左右,远超美国(12%)和中国(6%)。

正反方都怎么说?

End of insertion

动议提出者(多语)认为,当前移民方案对瑞士的就业与薪酬造成压力。他们表示,这导致了房租涨价和公交、学校人满为患。

他们还认为,瑞士境内的许多犯罪行为及滥用福利体系案例都应怪罪外国人。

支持者称,虽有很多人担心移民限制会对瑞士经济产生消极影响,但这种担忧是毫无根据的,因为欧盟为了自己的利益会向瑞士的要求妥协。

这些支持者还主张,瑞士作为独立国家,应当自由决定本国的移民政策。

动议反对者(多语)则警告说,限制移民会给瑞士经济(多语),尤其是给小企业带来严重后果。通过这项右翼提案将会造成法律上的不确定,同时对瑞士与欧盟-本国最重要贸易伙伴-的双边关系增加额外压力。

他们指出,人口自由流通政策是欧盟的一项重要政策,欧盟不会愿意给瑞士破这个例。

反对者还提到,如果该动议获得多数赞成票,那么瑞士公民就将失去在欧盟国家工作生活的权利。

瑞士与欧盟之间已因一项所谓的框架协议而关系紧张,该协议旨在确保现有及未来涉及市场准入的各项协定能和谐与高效地实施。反对者警告说,假如这项移民限制被通过,那么将会进一步危胁到同欧盟的关系。

选民为何有权决定?

End of insertion

瑞士直接民主体系规定,如果修宪提案的支持者能在一年半的时间内齐集至少10万个有效签名,就能把这项提案交由全国公民投票决定。

瑞士人民党及有相似观点的组织从2018年初就开始收集签名(英),并于8个月后将其全部提交。

作为常规政治程序,政府与议会已先后讨论过该动议。

正反方都是何许人?

End of insertion

瑞士人民党是这项动议背后的主要推手,此外还有“争取一个独立与中立的瑞士”(Campaign for an Independent and Neutral Switzerland)等其他几个保守组织。

动议的反对者则包括从中右翼至左翼的各党派,以及议会和政府的大多数成员。

企业界、各工会(英),以及各州与民间组织广泛联盟也都为反对这个动议进行积极的宣传。

代表瑞侨利益的海外瑞士人组织(英)同样建议否决该动议。而大多数瑞侨都生活在周围的欧洲邻邦。

瑞士选民需要经常就移民与欧盟纽带问题投票吗?

End of insertion

瑞士选民动辄就要对反移民或是瑞士与欧盟纽带的相关提案进行投票。

自1972年起,120多个双边协议支配着瑞士同欧盟的关系。

这些年来至少已举行过12次公投,其目的要么是推动瑞士与欧盟的关系,要么是逆转瑞士对“欧洲大家庭”的融入。

加入欧洲经济区(EEA)的提案,也就是不成为欧盟成员国的折中办法,曾于1992年被选民否决。

最近一次与欧盟有关的投票发生在6年前,当时选民同意对移民做配额限制。但议会拒绝逐字逐句实施这一动议,称欧盟不会接受任何破坏自由流通原则的企图。

作为取而代之的方案,议会对劳动力市场的某些领域引入了一个“瑞士第一”的条款,此举被政治右翼嗤之以鼻。

瑞士人民党,即瑞士政府内4个主要党派中势力最大的政党,是坚决反对同欧盟“套近乎”的推手之一。

该党党魁克里斯托夫·布洛赫(Christoph Blocher)还把移民限制定为政治右翼的一个关键政策性议题。

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瑞士选民已经对不下40个反移民提案投过票。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