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医生监督下的海洛因发放 "海洛因配合治疗计划值得尊重"

作者:


1990年苏黎世街头吸毒场景

1990年苏黎世街头吸毒场景

(Keystone)

20世纪90年代初,经济大城市苏黎世的吸毒场面在国际上为瑞士造成不良影响。面对吸毒者那些悲惨的境况,瑞士政治家决定针对吸毒问题推出一个为社会所接受的毒品政策-在医生的监督下向吸毒者免费发放毒品。最初这一政策受到尖锐的批评,后来在国际上成为了典范。

André Seidenberg是一位医生,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共治疗过约3500名“瘾君子”病人,他是最早为当时所谓的“扎针公园”提供紧急救助的医生之一,也是向吸毒者免费发放干净针管的支持者。瑞士的警察和司法人员曾尝试用打压的方式治理吸毒问题,但是却未起到任何作用。而且打压的结果令毒瘾和毒品销售额反而更高,这位苏黎世医生说。

swissinfo.ch:20年前瑞士作为第一个国家开始在医生的辅导下向海洛因严重依赖者免费发放毒品,这是一个成功的典范?

André Seidenberg:是这样,这里必须要知道,这个海洛因配合治疗项目存在一定局限性,据我所知,受益于该项目的人从未超越过吸毒总人数的5%。它只是一个典范项目,树立了威信。

但是确实取得了成绩,令瑞士大多数有毒瘾的人得到治疗,大多数用美沙酮,少数用海洛因作为辅助治疗药物。更好的愿望是,还能有更多的吸毒成瘾的人能够加入这个治疗计划。我当初的希望是,让毒品市场医药化和合法化。 

swissinfo.ch:这对毒品黑市也有所影响?

A.S.:当然,黑市毕竟也是一个市场,它在极端的打压措施下更加繁荣,最后甚至出现了对人体有害的不良产品。我所希望的是,对待毒品的态度应该少些欺骗。

swissinfo.ch:那么您支持毒品合法化?

A.S.:我同意制定更好的市场规则。这是一个国际性的问题,因为在世界各地都存在那种很激烈的毒品之争。

制定一个合理的市场秩序并不简单,比如不能认为只将可卡因合法化,就解决了所有问题。要想解决问题必须非常周密地计划。 

瑞士毒品政策

自1991年以来,瑞士一直都在实行一个所谓的“四支柱”毒品政策,包括:预防、治疗、减少伤害和压制。

这是一个很实用的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是在1980和1990年苏黎世街头吸毒惨状的刺激下而制定的。

1994年瑞士首次尝试实行在医生监督下向吸毒者发放海洛因的政策。

1997年苏黎世瘾症研究所决定将这一试点项目进行下去,因为病人健康状况和生活状态有所改观,犯罪率也有所下降。

1997年支持比较严格毒品政策的全民投票动议《青年没有毒品》遭到70%选民的拒绝。

1998年选民以74%的反对票拒绝“毒品合法化”动议。

1999年国会同意联邦决定的海洛因辅助治疗计划,国民也以54.3%赞同票通过这一计划的实行。

2008年通过了修订的麻醉品法律,自此海洛因辅助治疗计划与法律挂上了钩。

2010年新修订的麻醉品法律正式生效。

信息框结尾

swissinfo.ch:如果一个吸毒的人不再需要到大街上去买海洛因,而是像药物一样可以按时得到,那么会怎么样呢?

A.S.:一个人,如果每天两次按时得到毒品,那么他的精神状态会有所改善,各方面都会比较稳定,当然会有副作用甚至对身体的损害:每天都服用这种药物的人,会出现性欲减弱、失眠或者情绪失控等症状。

参加海洛因项目的人,不再被迫为了生存而去做犯法的事:卖淫和各种形式的有悖社会准则的行为都在减少。 

swissinfo.ch:也就是说,他们可以过上相对正常的生活?

A.S.:保证他们的毒品供给非常重要,这样避免了很多危险,因为大多数吸毒者不懂得正确的注射方法,这往往导致发炎,同时传染疾病。而吸毒过量也是大街上很常见的现象。

如果我们能够为吸毒者提供医疗帮助,那么风险就会大大降低。有控制的发放毒品,令吸毒者能够继续拥有一份正常的生活。不可否定的是海洛因计划中的残疾人数目要多于美沙酮项目。  

海洛因配合治疗 "没有海洛因辅助治疗计划我早就死了"

作者:

20年来,瑞士免费向海洛因瘾君子发放毒品,这是一项帮助他们恢复正常生活的措施,瑞士全国共有1500人得到这种由国家控制配给的“硬性”毒品,Evelyn G.就是其中之一。已经30年了,海洛因一直是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东西。她叫它“药物”,她说这种药物帮助她正常运转并拥有一份稳定的生活。 ...

swissinfo.ch:那么从医药角度,这项计划主要是为了避免伤害、稳定其状况,而不是戒毒所需要的节制?

A.S.:对于我们医生来说,首先要防止身体上的严重伤害和死亡。而精神上的治疗还在其次。

swissinfo.ch:一个国家的毒品政策,目的不应该是让吸毒者有所节制吗?

A.S.:这是政治家、公众和许多医生的目标,但是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策略。海洛因毒瘾是一种慢性病,只有很小一部分药物依赖症患者能够坚持长期节制,而对大多数来说都是在忍受节制。

酒精依赖者,节制会对健康和正常生活起到促进作用。对于海洛因吸毒者来说,因节制而造成的死亡率要比在海洛因和美沙酮计划中的死亡率高出3-4倍。重复进行节制治疗会带来很严重的精神问题,还可能导致做出危险行为。  

swissinfo.ch:海洛因现在还是问题吗?

A.S.:幸运的是,现在很少再有年轻的吸毒者从海洛因开始。吸食海洛因的人明显减少。在1968年出生的人中,1%是海洛因依赖者,大部分已经死亡。

瑞士海洛因上瘾者的平均年龄为40岁。如果我们在20世纪90年代时没有采取行动,那么年轻一代的海洛因吸食者的数目不会减少。在许多其他国家,比如前苏联或者伊朗,吸毒人的比例都很高。  

swissinfo.ch:我读到过,您自己也尝试过各种毒品,也包括海洛因,为什么您没有上瘾?

A.S.:可能因为我比较运气吧,年轻的时候,我确实试过几乎所有毒品,我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而且学到一些对我的病人有帮助的东西:我失去了很多那个时代的朋友,包括大学之前的朋友。

swissinfo.ch:作为一名好的毒瘾症医生,必须自己吸过毒吗?

A.S.:不必,我不这么建议,对待与精神有关的问题,当然最好能有开放的头脑。但是为此不必对所有东西进行尝试,因为这会伤身体,同时也很危险。


(翻译: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