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后默克索兰诺生活 瑞士生物科技业经历风雨

(Thomas Kern)

默克索兰诺公司(Merck Serono)关闭日内瓦分部的决定,令瑞士西部大为震惊。但从更长远角度来看,对于仍在起步阶段的生物科技业,这次的关闭决定可能会给业内新兴企业创造新的机遇。

默克集团于4月宣布,将关闭雇佣着1’250名员工的日内瓦分部,这一决定极大震动了日内瓦湖区。该计划将造成日内瓦市历史上人数最多的裁员,被跨行业总工会Unia形容为“一次地震”。

此举尤为令人痛惜的一个原因,是设在德国达姆施塔特的默克集团以160亿瑞郎(合1074亿元人民币)价格收购瑞士生物科技企业索兰诺,至今还不到6个年头。

“索兰诺有点儿像是瑞士西部的白衣骑士,起到小企业孵化器的作用。随着这一决定,日内瓦湖区生物科技的品牌大使就会消失,”瑞士生物科技联合会(Swiss Biotech Association)执行总裁多梅尼科·亚厉克萨基斯(Domenico Alexakis)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这是一份鉴定书,也是给有关机构的信号,要好好对待这一行业。”

环绕日内瓦湖畔的生命科学业,实际上为吸收震动余波提供了所需的一切:据BioAlps主席贝努瓦·杜布依(Benoit Dubuis)透露,该地区活跃着(包括供应商与服务提供商在内的)300家企业。BioAlps是推动地区性生物科技与医药技术的4个瑞士生命科学组织之一。

对就职于行业平台与投资载体Eclosion的杜布依而言,默克集团的举措不失过激,但也为新兴企业们创造了机遇。

并非末日

瑞士的生物科技如今排在世界生物科技业前十名内,包含许多跨国企业和具有活力的中型企业,2011年创下87亿瑞郎(合584亿元人民币)的总收入,是瑞士经济的一个重要支柱。

瑞士有249家此类企业,其中四分之三从事核心生物科技。从整体计算,该行业就职人员总数超过1.9万人。

诺华(Novartis)、罗氏(Roche)和默克这类大型制药企业对小企业而言至关重要,因为前者会把科研合同外包给生物科技公司及各大学。

同时,大制药企业的产品开发依赖于科研合作伙伴-较大型制药企业每5个产品中,就有4个是基于购进许可的,杜布依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记者解释。

默克集团表示,裁减500个职位及重新安排750个职位,是降低成本计划的组成部分,目的在于提高效率、调整业务,以确保集团的未来。该集团在世界各地共有4万多名员工。

由于经济增长放慢、欧元危机和瑞郎的持续走强,默克集团的决定从商业角度来看是合理的,亚厉克萨基斯与杜布依都这样认为。

而面对难题的并非只有默克集团。去年,包括制药商诺华、电梯制造商迅达(Schindler)和瑞士信贷银行(Credit Suisse)在内的瑞士各行业企业都宣布大幅裁员,令日内瓦的下岗问题相形见绌。

各制药企业还继续受到来自各国政府、保险公司及监管部门的压力,要求前者降低药价。而将一个产品投放市场,需要更多的研发、时间与投资。

希望闪烁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EMEIA区域生物技术主任约尔格·苏尔谢(Jürg Zürcher)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分部关闭会给现有企业提供招收有经验人员的机会,类似于2006年默克收购索兰诺后出现的情况。

“就工作岗位而言,我认为能在中短期内相对较好地完成吸收过程,”亚厉克萨基斯指出。

在该地区,紧随默克索兰诺的第二大生物科技公司,是位于圣普雷(Saint-Prex)、拥有约650名员工的瑞典企业辉凌集团(Ferring);之后是拥有300名员工的德彪集团(Debiopharm)。比利时优时比制药公司(UCB)则在比勒(Bulle)投资2.5亿欧元(合20亿元人民币),计划增加140个新岗位。

默克集团也宣布拿出3千万欧元(合2.4亿元人民币),来帮助员工抓住衍生与创业机会,这令该行业各协会都感到深受鼓舞。

然而代表许多索兰诺员工的工会Unia,很怀疑这3千万欧元是否会全部用于本地区。

其新闻发言人安娜·鲁宾(Anne Rubin)指出,要添补索兰诺留下的空白,新办企业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同时,供应索兰诺的一系列企业也需通过其它途径,来弥补这一亏空。

“当然会出现新办企业,可它们确立地位仍需数年时间,”鲁宾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记者述说道:“这个行业里,单单科研周期就要耗费很长时间。”

新办企业

该地区哺育了一批新办企业,例如AC Immune、Novimmune和GenKyoTex,以及Shire、Celgene和Baxter等较大型国际企业。

据苏尔谢透露,关闭分部预期不会影响有潜力企业与研究机构的资金筹集,因为风险投资者无论如何都会资助创新计划。

“小型企业一直保持着对各项成本的控制,因为资金的获得并不容易,尤其对于年轻的新办企业和处于初期阶段的公司,”苏尔谢指出。

投资者感兴趣的,是具有可信临床资料、有据可查的纪录和有经验管理层的先进产品规划。

去年下半年,Cytos、Santhera和Mondobiotech等上市生物科技企业不得不公布重组措施,而行业典范Actelion公司则于5月8日通知投资者,企业有意加速成本节约行动。

推动因素

各公司如去海外经营,必然会降低成本,所以瑞士要竭力保持国内的价值创造力,亚厉克萨基斯透露:“这是个挑战,但我们不仅在科研上,在生产过程上也有创新优势。”

通过瑞士国家科学基金会(Swiss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技术革新委员会(Commission for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和苏黎世及洛桑的两所联邦理工学院,瑞士多年来都在对科研加以支持。

教育与科研的高标准、政治与经济的稳定,以及超过平均水平的生活质量,会继续成为推动生物科技领域发展的因素。

“凭借高质量的教育体系与金融体系,和瑞士国家科学基金会及业内企业提供的支持,瑞士一直是科研创新的良好基地,并会继续保持下去,”苏尔谢最后补充道。

2011年瑞士生物科技数据(括号内为2010年数据)

企业数量:249家(237家)

员工总数:19’197人(19’180人)

总投资:4.58亿瑞郎(2.55亿瑞郎)

总收入:86.96亿瑞郎(92.54亿瑞郎)

研发支出:20.68亿(20.67亿瑞郎)

损失:3.5亿瑞郎(利润:4.8亿瑞郎)

(来源:瑞士生物科技2012年报告)

信息框结尾

索兰诺(Serono)

默克集团于2006年以160亿瑞郎价格从拜塔勒利(Bertarelli)家族手中收购了索兰诺公司。去年它创下56亿欧元(合450亿元人民币)收入,占默克集团营业额的60%,但其运营利润下降46%,为3.04亿欧元(合24.45亿元人民币)。

造成这一结果有几个原因,首先是科尔西耶(Corsier)的设备价值和某些项目再评价值的降低;而在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出于安全担忧,拒绝批准销售克拉屈滨(cladribine)后,集团决定放弃这种多发性硬化症口服药的生产。

索兰诺初期的财产积累要归功于另一种硬化症药物-进入市场已17年的Rebif,此外还依赖于另一产品Erbitux来创造效益。

在该公司的前主人埃纳斯特·拜塔勒利(Ernesto Bertarelli)率阿灵基(Alinghi)船队于2003年在新西兰赢得美洲杯后,索兰诺成了瑞士家喻户晓的名字。

默克集团宣布自2014年起,将每年节省3亿欧元,然而事实上这项节俭计划却要耗费6亿欧元。

信息框结尾


(译自英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