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告别瑞士预科

瑞士预科的新教学楼

瑞士预科的新教学楼

(swissinfo.ch)

每年夏天,瑞士小城弗里堡都会迎来成群结队、大包小包的中国学子,这些享有瑞士国家奖学金的公费学生将在瑞士预科学校强化班补习语言,然后奔赴各大学。

还有那些高考失利的小留学生、那些希望在瑞士继续深造的自费留学生,那些要到瑞士与其亲属、爱人团聚的中国人,有谁没有经历过瑞士预科及其语言班的洗礼呢?
























可惜,这一切都将成为历史。这一将无数外国学生送入瑞士大学的预科学校,这一承载着无数中国人欢乐与痛苦的预科学校,到今年夏天,就将结束它的使命。

预科学校

在2007年才竣工投入使用的瑞士预科新楼的绿色巨幅玻璃幕墙上,用法语和德语书写着预科的名字:Cours d'introduction aux études universitaires en Suisse,Vorbereitungskurse auf das Hochschulstudium in der Schweiz,及其简称:CIUS/VKHS。它的全名可被译作瑞士高等院校的预备学校,但中国人习惯称其为预科。

“其规模和编制就像瑞士的中学,”预科学校校长Manfred Zimmermann说:“预科1962年初建,当时是为了体现瑞士的人道主义,帮助发展中国家,第一期只有9名学员。之后学生数量在不断增加,因为难民潮,68年招收了很多捷克的、90年代巴尔干半岛前南斯拉夫和战争国家的学生。进入90年代,几乎每年都会有10%的中国学生。但签证政策收紧后,中国学生的签证要送到伯尔尼审批,我们明显感觉到中国学生数量的减少。当然,我们的学生其实来自世界各地,亚洲、非洲、南美等等”。

50年来,预科学校一直是向瑞士大学输送外国人才的重要机构,它的初衷是培养这些外国人才今后回去建设家乡。如今它的学生中有的已成为国家部长、经济专家,甚至会同当地元首访问瑞士。“我们当然不能保证所有学生都会回到祖国,但在来之前,他们都会向弗里堡外事警察局呈上学成后回国效力的保证书。其中有些学生确实很优秀、聪明,我在这里工作了11年,我经历过”。

预科的课程设置围绕瑞士大学的入学考试,必修课有德语或法语,英语,数学和历史,学生可根据报考大学的要求选修生物、化学、地理和物理等。70年代,因存在巨大的语言学习需求,特开设了语言强化班。如今语言强化班也对非预科学生开放,很多已被学校录取,只需强化语言的学生,以及生活在瑞士的外国人都曾从这一严肃、权威的语言班中受惠。

预科学校组织的“弗里堡-大学入学考试”是进入大多数瑞士大学的敲门砖,它甚至决定着很多中国学生的命运:通过即意味着正式留学生活的开始,所有的花费和精力都没有白费;而不通过,则意味着一切白搭,只有回家。

帮助外国学生“软着陆”

“我没上过预科,但上过预科的语言班。我的旅游公司办公室常年设在老预科楼里,看到过很多中国学生通过预科、预科语言班走进瑞士大学,这个预科对中国学生的帮助真是很大,”如今已自组中瑞实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郭勇说。

的确,自从1988年得到瑞士教研国务秘书处(SBF)和瑞士高校联席会议组织(SHK)的资金支持,成立了预科基金会后,预科学校为大学减轻了不少负担:“首先,可以确保送入瑞士大学的外国学生质量,从我校毕业、通过入学考试的学生,无论在专业还是语言上,都可以达到瑞士中等高中学生的水平;其次,在预科就学期间,学生们还学习了如何适应、融入瑞士的学习和生活;还有就是编织了自己的关系网,”校长Zimmermann说。

预科德语教学负责人、德语教师Benedikt Jutzet对此持同样态度:“学生们来自五湖四海,各个国家的国情不同,大多数孩子只有十七、八岁,如果直接进入大学学习,很多都会不适应,在预科就算是一个‘软着陆’吧,可以帮帮他们。学生们进入大学还会遇到许多困难,因为大学不会特别顾及这些外国学生。这时候在预科结下的友谊就显得非常有用,同样都是外国学生,可以很容易沟通。我们也经常收到从前学生的作业,希望帮忙修改语法,我们都会尽力帮忙。我对这份工作的感情,不是喜欢而是爱。能够帮助别人的感觉很好,不是吗?”在预科时期结下的师生、同窗之谊往往可以延续半生。

关门的命运

尽管预科对外国学生和瑞士大学的帮助很大,尽管预科学校付出过种种努力,但还是未能幸免于这一无情的决定:2011年底,预科学校将被取消。

“我不知道今后外国学生怎么才能通过入学考试,可能要自学或者上私立学校吧,那可太贵了。也不知道如果学生入学后出现问题,比如语言不过关、专业跟不上怎么办,大学不会有专人负责他们的,”Benedikt忧心忡忡。

2009年12月,瑞士高校联席会议组织宣布解除1988年签订的对预科学校进行财政支持的协定。其原因是瑞士已开始实施波洛尼亚学士-硕士学制改革,因而不再需要预科。瑞士教研国务秘书处秘书长Mauro Dell’Ambrogio这样解释:实施波洛尼亚教改后,瑞士大学更希望吸引研究生,而不是才刚进入大学的本科生。他的话可以得到印证,因为瑞士大学对中国学生的入学要求如今已调整为:本科毕业。

继德国之后,瑞士也开始实施波洛尼亚教改,这对很多高考失利希望在欧洲一圆大学梦的中国小留学生来说,打击是很大的。他们在瑞士通过读一年预科随后进入大学的计划就基本落空了。已高中毕业的张坤应该是预科班最后一批中国学生之一,他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记者说:“我觉得自己挺幸运的,还能赶上末班车。听说这里比较权威,所以瑞士的亲戚就帮我报名了。我通过考试后,会去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

尽管瑞士大学希望招收更多的外国硕士生,但数据显示,外国本科生的数量递增得也很快,自2007-2010年,外国学生进入大学初等教育(Diplomstudium,旧学制中相当于本科学历)及本科学制的人数分别是:2955,3492,3735,4039人;而同期外国研究生数量在1499,1859,2466,3047人。(见瑞士《教育展望》-Bildungsperspektiven,第15期)这意味着,还是有许多外国学生希望进入瑞士本科阶段学习,这其中也涉及到瑞士的第五种人,也就是生活在国外的瑞士人子女。

如果想在瑞士大学学习,今后该怎么办呢?

当然首先要参阅各大学的入学要求,预科的职能有可能被私立学校取代, Zimmermann校长说:“据我所知,现在在日内瓦和苏黎世就有辅导学生进行入学考试前准备的私立学校。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有单独的入学考试,所以很早就有私立学校涉足这一领域。日内瓦的比如Epsu学校,应该还不错。”

以后可能还会有私立学校应运而生,但Zimmermann校长坚持认为,教育不应只是为富人阶层准备的,如果能否就学取决于是否有钱,那么就太悲哀了。私立学校的学费可高达每年2万瑞郎,而预科只有5200瑞郎。“这背离教育之根本,”他说。

“现在在中国都可以考歌德学院的语言证书,为去德国留学的入学考试做准备,谁知道呢,说不定今后在中国也会有针对瑞士大学开办的类似学校,”Benedikt老师说。

外国大学生、外国人

“是不是有了更好的解决方式,所以预科被取消了?”郭勇在听到记者告知的消息后,惊讶地说:“如果还没有,那就太可惜了。预科对那些要在瑞士上大学的外国学生来说,真是太重要了。瑞士大学不是说欢迎外国学生吗?”

“瑞士取消预科,并不能表明就是不欢迎外国学生,”Zimmermann校长表示:“这样说,就太不谨慎了。我们只能这样说:瑞士曾经帮助过这些外国学生,因为尽靠学费根本不能保障预科的运转;而如今他们要靠自己了”。

因为经费问题,预科被迫关闭,但Zimmermann校长也并不否认这与瑞士大的政治环境有关。近10年来,学校明显感觉到外事警察局对外国学生管理政策的收紧。他并不赞同瑞士人缩于一隅、恐惧“外界”的心态,“有些党派又利用了这种心态”。

瑞士预科学校或许也就是一个瑞士外交政策的缩影,从60年代的人道主义、帮助发展中国家、接收难民;到90年代随着全球化发展的壮大;再到如今瑞士通过新外国人法、伊斯兰尖塔、驱逐犯罪外国人议案时期的被迫关闭。

今后又会怎样呢?至少在弗里堡,少了中国青年学子的笑声、少了发榜时的激动人心、少了曾经陪伴了几代中国人的预科,会有些寂寞。

瑞士预科

瑞士预科成立于1962年,每年有500-600名学生在弗里堡的这所学校学习。2010-11年的学生数量约为80人。

预科新楼于2007年建成投入使用。与弗里堡大学老学区隔街而立。

弗里堡大学将接手预科的新教学楼,并计划将强化班并入大学语言中心,以强化本大学的语言教育。但今后可能不会向个人和其他学校的大学生开放。

弗里堡州承诺协助解决35位教职员工的再就业问题,其中20位为全职工作人员。

年长的职工可以享受早退的待遇,“但对青年员工的帮助很少,”Benedikt说,他本人将不得不增加在高中任教的课时。

该校每年有450万瑞郎的预算,其中40%通过学费解决;其余部分由预科基金会解决。

瑞士联邦国务教研秘书处和瑞士大学联席会议组织各负担基金会资金的70%和30%。

2009年12月,瑞士高校联席会议组织决定停止对预科学校进行财政支持。

也有消息称,这是为了节约资金。

信息框结尾

预科学校学生来源:

每年的学生都来自全球60-80个国家;

其中居住在国外的瑞士人子女占15%;

来自战争区域学生占15%;

另有50%来自包括中国在内的金砖国家。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