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规划:瑞士可以从新加坡学到什么?

Benoit Decout / laif

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PFZ) 针对新加坡展开了未来城市研究。绿植外墙可以替代空调系统吗?在气候变化的时代需要建造什么样的建筑物?瑞士可以从新加坡这样的热带城市中学到什么?我们带着这许许多多疑问,采访了新加坡-瑞士联邦理工学院中心(Centre Singapour-EPF)主任Gehrard Schmitt。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26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未来城市实验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和新加坡国家研究基金会(Fondation nationale pour la recherche de Singapour)于2020年设立了“未来城市实验室”(英)项目,这是全球环境可持续发展中心(SEC)的第一个项目。这个实验室专门进行有关城市抵御能力和降温能力的研究,由新加坡政府出资90%。

End of insertion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和新加坡可以从彼此那里学到什么?

Gerhard Schmitt:新加坡已经成功实现了不同文化和宗教在较小空间内安定而和平地共存。新加坡是一个拥有550万居民、面积却只有日内瓦湖大小的小岛,这里是世界第二大港口、机场可容纳7’000万名乘客。对于新加坡来说,这种共存是一项重大的成就。另一方面,瑞士也拥有诸多值得新加坡学习的方面,包括直接民主制、语言多样性、广泛联合政府、创新能力和强大的竞争实力,尤其是瑞士的教育体系,一直以来都被新加坡视为榜样。

瑞士可以从新加坡学到有关摩天大楼、空调设施和城市密度方面的经验吗?

可以学到很多。新加坡创造了自己的摩天大楼文化,这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这些大楼是不同人口和文化群体的聚集地。在空调设施方面,新加坡的家庭和办公场所大多采用不隔热的单层玻璃,然后过度使用空调,这一点并不足取。在城市密度方面,新加坡设定了同步实施提高生活质量的标准。

新加坡城市绿化非常好。这些植被可以改善空气质量和生活质量吗?

新加坡是一个花园城市。这是城市创始人李光耀的愿望。这种策略仍在继续,使得空气质量,尤其是生活质量得到改善。尽管新加坡人口密度非常高(每平方公里7’000人以上),但到处都有休闲区和树木遮荫,这对于一个平均温度超过28°C且湿度超过90%的环境来说,绝对是必要的。

1942年的新加坡 Keystone / Frank Noel

我们应该只建造绿植建筑吗?

在新加坡那种炎热潮湿的热带气候以及我们所在的纬度地区,在建筑物的外墙上种植绿色植物已经变得越来越重要。在欧洲,尤其是在瑞士,可以而且应该开发外墙绿化工程。因为与现有解决方案相比,外墙绿化具有很多优势。

为了应对气候变化,苏黎世市(英)制定了减少热岛等策略。这些策略是否已经足够了呢?

这些策略非常出色,因为它们以民主的方式提出,并成为“顺应民需”的典范。其概念旨在归权于未来的城市公民。在新加坡,科学与测量之间联系得非常紧密,经过一长串的流程才能达成结果,包括提出想法、进行测试、互相比较、科学思维、未来愿景和经济限制等。

在这方面,瑞士人通常更愿意做出直接安排,即使他们尚未对该地区进行基础研究。但这样做结果可能更好。经过这些安排,苏黎世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宜居城市:这里的生活质量很高。

新加坡的公园。 Thomas Linkel / laif
新加坡湾俯瞰。 Daniela Schwebke / Oneworld Picture
玻璃穹顶上的热带雨林,这里有世界上最高的人工瀑布,高达35米。 Thomas Linkel / laif
新加坡建筑外墙上的绿植。 Pavel Sipachev
中峇鲁(Tiong Bahru),一个建立于1930年代的街区。 Thomas Linkel/laif

在全球变暖的背景下,未来如何建设和规划城市?

我们将通过更灵活的方式来建造更轻巧的结构。我们还必须协调统一城市和各种建筑物的功能,以避免不必要的通勤。建筑物内部和外部都将使用更多的木材,从而避免过量的二氧化碳排放。最重要的是,城市模拟将彰显重要性,这种模拟可以在计划实施之前显示其结果。

瑞士没有大都市,其城市规划与其他国家有什么不同?

瑞士更加民主,经常是平波缓进。但事实证明,与其他国家相比,瑞士的发展方式更加持久。

世界不同地区的城市如何发展?瑞士在国际比较中地位如何?

瑞士城市的发展增速缓慢,但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一直保持稳定,只有少数例外。东欧和美洲一些地区的城市正在萎缩,而另一些地区的城市则在迅速发展,例如在德国的莱茵-迈因(Rhin-Main)地区。但是,这种情况无法与亚洲和非洲的发展相提并论。目前全球80%以上的城市化都发生在亚洲和非洲。在未来的25年中,将有20亿人居住在现有城市和新兴城市之中。

新加坡的住宅楼。 Alberto Bernasconi / laif

到目前为止,在城市规划的过程中出现过哪些错误?

在热带和亚热带纬度地区,太多城市采用了来自较冷气候带的模型。而与欧洲城市相比,热带城市的新陈代谢方式截然不同。结果是过多的能源消耗,以及空气污染和严重的交通问题。每个城市都必须了解当地条件,在工程实施之前开展测试,改善计划中不能成行的部分,这样才能避免出现更大的问题。


本采访以书面形式进行。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