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流行期间跨国公司必须对供应链工人负起责任

在经济增长时期做好事很容易,但是只有危机时期才能彰显公司是否真的会对工人信守承诺。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28日 - 09:00
全球产业总工会秘书长 Valter Sanches

突如其来的冠状病毒大流行令所有人措手不及。对于世界上的各个工会而言,当务之急是保障工人的安全并保住他们的工作。通过在许多国家的封锁期间就薪水谈判(多语),数百万工人得以安全地留在家中,减慢病毒的传播速度并挽救生命。

全球范围内的封锁史无前例,世界从此改变。对于一些人来说,封锁加强了我们的人类共同体意识以及我们对彼此的责任感。我们都被那些牺牲和团结的例子所感动。

我们还认识到,那些使社会团结在一起的重要工作,恰恰是薪酬最低、最不受尊重的工作。许多人已经了解到超市员工、运输和送货工人、卫生工作者和医院清洁工的价值,而且这些人常常不得不在没有防护装备的情况下上班。

并不是所有人都团结一体。我们面临着同一场暴风雨,但有的人在陆地上,有的人在坚固的船上,也有人拼尽全力依附在木筏和漂浮的碎木上。多年以来,收入不平等一直在加剧,大流行加快了这一进程。其中妇女和有色人种受到的影响最为明显。

大流行的影响浮出水面

一些政治领导人无视这场危机,轻描淡写将其带过,或是将其用于政治目的。还有一些人放弃了政治资本,为了挽救生命实行了不受欢迎的封锁措施。在印度、菲律宾、土耳其、巴西、印度尼西亚等地,大流行被当作了削弱劳动保护和侵犯人权的机会。

在经济增长时期做好事很容易,但是只有危机时期才能彰显公司是否真的会对工人信守承诺。一些跨国公司利用自己的能力和影响力将社会团结在一起。也有一些企业利用危机牟利。一种极端情况是,有些公司(英)拿政府的救助资金支付股东利息,然后再以大流行为借口,极力推动正常情况下无法达至的改变,比如裁员、将正式员工降为临时员工、强行提高生产效率等。

另一种极端情况是,那些自己负责供应链的公司,与供应商、工会和所在国政府达成协议,在短期内互相协作。他们还努力在中长期的时间内实现可持续的新常态。例如,比利时跨国化学公司Solvay采取了不派股息、管理层降薪等应对方式。

进行社会对话的必要性

大多数公司的应对方式都在这两个极端之间。作为全球工会工作者,我们的任务是帮助这些公司朝着正确的方向迈进,实现全球性的社会对话。

由于全球时尚品牌拒绝为所下订单付款,孟加拉国、柬埔寨、越南等国的纺织和制衣业工人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工作(多语)。许多供应商工厂在破产的压力下开始裁员。尽管一些品牌(多语)努力解决这一问题,但更常见的情况是,供应商以大流行为借口解雇了工人并解散了工会。

令人遗憾的是,这样的一幕屡屡上演,在许多行业,公司都让工人首当其冲为危机买单。发生在印度工厂中的一系列事故(多语)表明,雇主常常会为了维持生产而不惜牺牲工人的生命,很多国家和行业都以大规模裁员作为对策。

在发展中国家的私营公司中,有许多最严重的剥削,这些行为可以说是闻所未闻,但这些公司真的存在于生态系统中:它们是最终由跨国公司控制的全球供应链的组成部分。

西班牙跨国服装公司Inditex拥有Zara和Massimo Dutti等颇受欢迎的高街品牌。在我们以及全世界工会的压力下,Inditex改变了做法。为了应对时装生产地的裁员危机,Inditex不仅承诺(多语)支付与供应商公司之间的订单,而且会保证持续付款,并提供融资以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转。

Inditex还承诺在工厂复工时,仍然会稳步采取这些措施。最重要的是,该公司是否遵守承诺,将受到全球工会委员会的监督,委员会代表该公司在世界各地的工人,也包括供应链工厂的工人。

落于人后

时装业有其独特特征,尤其是对于那些面向消费者、对公众舆论敏感的品牌而言,但是,将真正的力量赋予利益相关者,让他们决定产业的未来,这种模式才是我们在整个经济活动中必须努力的方向。

采矿业目前还没有达至这种集体负责的程度。矿业公司通常是通过压榨那些劳动法和安全标准都很薄弱的贫穷国家从而获取其大部分价值。许多公司习惯放任不管,当地子公司的任务就是维持稳定的商品流,同时在当地解决所有问题。

在大流行初期,几百名矿工在秘鲁的Antimina矿(多语)感染了新冠病毒。这个矿是由必和必拓公司(BHP Billiton)、总部在瑞士的嘉能可公司(Glencore)以及其他公司合资经营的。多年以来,我们一直试图与这些矿业巨头展开对话,并已经在嘉能可公司那里取得了一些进展。尽管我们尚未达成全球协议,但在新冠危机之前,我们已经建立了一项非正式的争议解决机制,有助于解决Antimina矿发生的问题,该机制还能解决及刚果民主共和国、赞比亚等地发生的问题。

我们与必和必拓公司的沟通就没那么顺利了。该公司拒绝在全球范围内与工会合作,还以冠状病毒为借口破坏集体协议(多语)

双重标准

在这种极端情况下,还出现了另一种变化,例如有些公司给蓝领工人和白领工人的待遇截然不同,或是只照顾本国工人而忽视其他国家的工人。

大众汽车(Volkswagen)通常会与工会保持良好关系,尽管最近出现了一些状况(多语),但大多数谈判都是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的。在德国,该公司确保在封锁限制解除后,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让汽车工厂重新开工。但是在南非,埃腾哈赫(Uitenhage)的工厂里有120名工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多语),劳工部发现该公司违反了安全复工的规定。在工人行使其法律权利拒绝不安全的工作时,大众公司勒令工会的工人代表停止活动。这一问题目前已经交由全球工作委员会处理,但是它显示出我们的全球联系体系仍然存在缺陷。

经济规则要求公司为股东创造最大价值,这与公司在社会责任上的承诺相冲突。再好的公司也要受到相同的市场力量的约束,同时还必须与那些不那么守规矩的对手去竞争。这在道德上造成了风险,竞争者可能会因为不良行为获得优势。最终,这只能通过设立全球性的标准来解决,这些标准将为所有人设定一道得体的底线。

恢复公正的时候

我们的工会认为,是时候重建公正(英)了,现在就为更美好的未来打下基础,奖励那些做出牺牲的人。我们需要一个全球性的21世纪产业关系体系,维系彼此之间的联系。

我们必须保护工人的健康和安全,改变全球治理方式以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和保证舒适的工作环境,争取普遍的社会保护和优质的公共服务,捍卫民主和工人的权利,规范全球供应链,制定可持续的工业政策并确保工业工作机会,争取性别平等,并让工人在工作的未来发展方面拥有发言权。

新的法律是其中的组成部分,这也是瑞士“负责任企业动议”(多语)如此重要的原因。其他国家也有类似的提案,试图确保公司尊重人权。我们还需要执行已经制定的规则,包括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sation )的公约,以及工人代表与公司之间互相约束的全球协议。

我们不要浪费这场危机。现在是时候建立一个更加公平和更具弹性的世界了(多语)

Valter Sanches是全球产业总工会(IndustriALL Global Union)的秘书长。全球产业总工会是全球五大工会之一,总部设在日内瓦地区,代表全球制造、采矿和能源领域的5’000万工人。您在这里(多语)可以阅读更多全球产业总工会关于新冠病毒对世界工作影响的报道。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不代表swissinfo.ch的立场。

End of insertion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