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我们想给女性一个家”

为这家客栈温馨氛围增添上一抹亮色。 Christina Stucky, Bern

在苏黎世市,有着一家历史悠久、专门接待女性的客栈,如今客栈的主人希望通过现代化管理和营造社区感,可以使得这间特别的客栈能够继续在这个成本高昂的瑞士城市存活下去。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01月15日 - 09:00
Christina Stucky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外部链接

End of insertion

客栈位置隐匿,只有那蓝灰色墙上印着的“Josephine’s”为人们指引方向。入口低调,前台简陋,但却色彩斑斓,显得很有吸引力。丝毫看不出这家客栈已经在此经营了逾一个世纪之久。

这家客栈原名为“Töchterheim St. Jakob”,与街对面的教堂同名。它成立于1869年,专门接待女性房客。成立50年后,客栈由Marta协会接管,该协会于1877年设立,是国际青年女性之友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Friends of Young Women)的一个分支。之后这家客栈以“Pension Lutherstrasse”这个名字渐渐为人所知,在瑞士工业化时期主要接待那些从乡下搬到苏黎世找工作的女性。作为20世纪早期提升社会道德感运动的一部分,这家客栈不只是为女性提供经济适用的住所,也是为了防止她们因生活所迫而沦为娼妓。

“我们真的只想给年轻女孩儿们提供质优价廉的住所吗?”Marta协会的主席在1928年新建的妇女旅馆开业庆典上问道。

“不,我们想要的不止这些。我们想给她们一个家,尽管只是个临时的家。这应该是个让她们有安全感的地方。 ”

专注于女性

这家刚刚重新装修的客栈,改名为“Josephine的女性客栈”,它的立意仍是为那些来到这个瑞士最大城市的女性学生、游客或商务访客们提供住所,同时也接待那些刚刚经历危机,需要找地方静思、寻找新方向的女性。

这家现代的客栈仍保留着其前身的传统情怀。Josephine’s客栈仍只为女性顾客服务,少则一晚,长则数月。除了一位男性技工外,这里只有女性员工。男性最多只能进到前台。这家客栈的新名字得于英国女权运动家和社会改革家Josephine Butler,为了向她的社会理想主义致敬:这里38间客房的10间是为那些身处或面临生活困境的女性们预留的。

Josephine’s客栈的一个房间 Franz Rindlisbacher


Verena Kern Nyberg管理着非营利性的Frauenhotel公司,掌管Josephine’s以及苏黎世的Ladys First和Marta旅店。她相信Josephine’s“抓紧了时代的精神”,因其广受欢迎的长期租房业务,以及对女性社区的培育和对有住房需求的妇女的关注。Josephine’s客栈始终为这些妇女在最低价档次的住房里保留一些客房,因为“紧急情况没法预料”,Kern Nyberg说。一般情况下,会有8位到10位妇女租用这些房间,往往带着她们年幼的孩子。

“简洁、迅速、无需押金”

在苏黎世这样的城市,想要找到经济的出租屋相当困难,Josephine’s客栈部分满足了这些需求。

“在这里她们可以迅速找到临时住所,手续不复杂,也不用支付押金或与50个房客抢一套公寓,”Kern Nyberg解释道。房客关系经理Doris Albisser相信“应该设立更多这样的客栈,它们肯定会供不应求”。Josephine’s之所以受欢迎,她说,“是因为人们可以独立而不受干扰地住在这里”。

厨房和洗衣房为所有房客服务。无论是只在苏黎世短住一周、想自己做饭不去餐馆的女性,还是被城市社会服务署介绍过来的女性,这些设施允许房客们满足自身的需求。(苏黎世市社会服务署会为那些需要紧急住所的居民提供住宿费)。

Doris Albisser女士 Christina Stucky, Bern

多样的生活故事

“这里的许多人都不谈论她们遇到的困境。她们有时会只言片语地提到。我们很少会知道她们整个的生活故事,”Albisser说。

这些故事各有曲折,这些妇女也各不相同。一位妇女起先为逃离家暴而住到了苏黎世受虐妇女收容所里,现在她要用住在Josephine’s这段时间筹划下一步的生活。一位怀孕的外国学生被赶出了共同租用的公寓。另一位妇女在坐牢出狱后,不得不重新调整自己的生活。还有一位被拒的难民申请者带着她的孩子正等待被驱离出境。

客栈的网站上写明了客栈的社会承诺,有些房客在阅读后会问些问题,有些则会在每日自助早餐期间与另外的妇女谈起这些承诺。付费房客的反馈一般都很正面,Albisser说。时间长了,她已能大概判断一位妇女“是否适于住在这里,是否会遵守这里的规章”。

严重违反客房规章可能导致被驱离。举例说,一位妇女多次偷带一位男性进入她的房间,并与他吵架,这最终导致她被立即驱离。

Josephine’s社区

Josephine’s客栈成功的关键是在经济性酒店和“为那些不太走运的女性提供住所”间维持了一种平衡,Kern Nyberg说。她强调这间客房想要营造一个多元化的妇女社区,为她们提供一个可以互相倾听彼此心事的空间。

最终,这位客栈经理说,塑造客栈内涵的是这里的这个社区,而不是客栈为有需要妇女提供的那些帮助。那些花钱住在这里的房客大多给出了正面评价,这让她很高兴。“她们总是滔滔不绝地对我们讲述她们在Josephine’s遇到的那些很酷的女性。”

Josephine’s客栈里的公用厨房和进餐区域,对所有房客开放。 Christina Stucky, Bern


住在Josephine’s客栈

在“Josephine’s女性客栈”,一间为寻求帮助的女性提供的房间每月的费用在1600到2000瑞郎之间(1608到2009美元),包括早餐和无线互联网。带孩子的妇女住在更大的房间里。妇女们最多可在Josephine’s住6个月。

这些费用由苏黎世市社会服务署(Social Services of the City of Zurich)承担,该署与Josephine’s客栈管理层签订了框架协议。尽管一些妇女有工作,但她们的收入往往没法负担她们的生活开销。苏黎世市社会服务署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解释说,这样做的目的是避免这些妇女无家可归,给她们时间思考下一步的生活。

End of insertion

该故事中的文章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