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年轻、才干、瑞士 瑞士科学大奖-年轻学子事业的垫脚石

潜艇监控与鸡尾酒机器人。年轻科学家中的精英希望这类发明也能帮助他们-像曾经帮助某些瑞士顶尖学术前辈那样-开启事业的成功之路。然而,如今想在别处展示天分已经变得越来越难了。

来自苏黎世州的艾尔莎·乔普(Elsa Tschopp)眉开眼笑,这位18岁羞涩少女的迷你潜艇荣获了最近瑞士青年研究基金会(Schweizer Jugend Forscht Foundation)举办的第48届全国竞赛特别奖项。她同时赢得的,还有去挪威参加为期一周的欧洲太空夏令营(European Space Camp)的机会,而且她自己不用承担任何费用。

这艘潜艇可不是什么小玩具,它上面还配有摄像机,用以测量和评估湖水的污染状况。

“这简直不可思议,”这位来自比门斯多夫(Birmensdorf)利玛塔尔(Limmattal)州立学校的学生说道:“两年前我哥哥参加竞赛时,我就想过‘为什么不呢?’现在就轮到我了。我着手做我的潜艇时,那还只不过是个高中项目。”

今年的82个参赛项目涉及面很广。从调制鸡尾酒的机器人,到布基纳法索与瑞士东部乌尔奈施(Urnäsch)佩戴面具的比较研究,以及达沃斯(Davos)高中生紫外线辐射与维生素D水平研究。

基金会会长斯特凡·赫利斯伯格(Stefan Horisberger)透露,2014届竞赛反映了近来的趋势,即变得更大众化、多样化,吸引了更多女性-今年的比例达到男女持平。但他也承认,很难客观地衡量整体的成功。

一种方式是审视竞赛过去的成功故事,例如Kudelski集团创办人安德烈·库德尔斯基(André Kudelski)、瑞士国家公园总监海因里希·哈勒(Heinrich Haller),或是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Z)院长拉尔夫·艾希勒(Ralph Eichler)。后者曾以一个计算机项目赢得1967年的竞赛奖项,明年2月他还将接替基金会会长一职。

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机械工程专业学生皮乌斯·泰累尔(Pius Theiler)赢得2011年的国家奖项,这令他跻身赫尔辛基举办的2011年“欧盟青年科学家竞赛”(European Union Contest for Young Scientists),最终以一件创新性登山设备摘得头奖。

“大家普遍以为,只有高科技实验室才搞得了新科学发现,而这个竞赛正好驳斥了这种认识,”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这些项目由参赛者公开展示、讨论与解释。这就要求向大众作沟通的能力,而今天的科学界缺乏这项能力。”

卡米尔·奥格豪瑟(Camill Oberhausser)探讨道德与性的伦理研究赢得了一个特别奖,还得到参加9月份华沙欧盟竞赛的机会,这也令他大吃一惊。

“我以为自己不会得奖,”这位崭露头角的国际律师在颁奖前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记者:“这个竞赛的重要之处在于它的社会层面,而不是竞赛本身。你会结识许多非常有意思、有动力的人,构建自己的关系网,也是学习如何展示自己作品的绝佳机会。”

同其他学生与起到导师作用的专家建立联络,是竞赛的一个重要层面,对此赫利斯伯格也表示认同。

“不过对我而言,有一件事实在很令人欣慰,那就是在竞赛一开始你见到他们时,他们还是些青少年,等他们离去后,过了两年,有些已经成了负起责任的年轻成年人,”他注意到。

赫利斯伯格表示,今年的项目标准非常高,千万别忘了,这些参赛者都还没迈进大学门呢。

“他们都在念高中,接受的是普通教育,而非特别教育。所以我们在评审时,会以不同的方式看待项目,不仅仅看中科学性,创新性和创造力也都同样重要。”

瑞士频繁登上全球创新性与竞争力排名的榜首,其世界级高校与科研网络可谓功不可没。如果2012年的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Pisa)报告可信,那么中学水平标准也已得到提高。

在愈51万名中学生参加的国际评估中,瑞士学生的数学技能在欧洲排名最前,阅读能力也相当不错。整体科学能力排名则为总体第18名,排在芬兰、德国和加拿大等国之后。

赫利斯伯格感到,要改善这一状况,应更好地在瑞士大众中推广科学。

“如果看看爱尔兰或英国,科学在那里要比在瑞士受欢迎多了。晚上电视台还有科学节目。科学家在国内妇孺皆知,孩子们就是听着这些长大的。可在瑞士一样都不存在。”他哀叹道。

瑞士科学奖

在瑞士青年研究基金会组织的第48届国家科学竞赛上,共有约百名来自瑞士各地的高中生,带着82个项目参加比赛。今年的颁奖与项目展示仪式在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FPL)的劳力士学习中心(Rolex Learning Centre)内举行。

这个竞赛从1967年开始举办。今年的仪式上,共有38个国内与国际奖项被颁发给参加竞赛的最佳选手。

特别奖项有不少,其中包括伦敦国际青年科学论坛、波兰华沙欧盟青年科学家竞赛,和美国匹兹堡国际科学工程博览会(Intel ISEF 2015)的参加机会。

参赛项目涉及各个领域,从物理、生物、化学、历史、地理、计算机科学,到艺术、建筑与文化。

信息框结尾

然而最大的担忧,却是源自2月9日通过的反移民投票结果,瑞士选民赞成对外国人实施配额限制,还同意重新考虑与欧盟的双边关系。

欧盟做出的反应是,将瑞士学生排除在今年Erasmus大学交换生计划之外。瑞士大学也不能再在欧盟的地平线2020 (Horizon 2020)旗舰科研计划内申请资金。

欧盟于5月6日宣布,围绕Erasmus和地平线2020计划中瑞士合作的未来,欧盟已决定重新展开会谈。与此并行的,是要通过一份授权书,以同瑞士就制度问题进行谈判。

 

然而瑞士学生的地位仍很不明确,会谈何时开始也不得而知。而外交部长迪迪尔·布尔克哈尔德(Didier Burkhalter)最近强调,瑞士虽有可能重新融入欧洲项目,但合作预计无法恢复投票前的相同水平,尤其是就瑞士项目的领导地位而言。

在洛桑的颁奖仪式上,这也是许多人回想的问题。投票的一个后果,是令欧盟决定,瑞士不再作为欧盟青年科学家竞赛的正式成员,基金会副会长娜塔莉·皮夏德(Nathalie Pichard)指出。过去5年中,瑞士青年科学家赢得欧盟奖项的人数与爱尔兰和德国不相上下。

奥格豪瑟表示,这个问题在高中生里也是热门话题。

“当然会有解决办法,”他宣称:“但你不能闭关锁国,闭门造车。瑞士的科学与创新要依靠世界其它国家,我们必须通力合作。这次投票只是发出了一个糟糕的信号。”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