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心理健康 為何人們對於過勞觀點不一

最新的工作壓力指數調查發現,超過四分之一的瑞士員工面臨嚴重的過勞問題。

最新的工作壓力指數調查發現,超過四分之一的瑞士員工面臨嚴重的過勞問題。

(Keystone)

儘管世界衛生組織對職業過勞(burnout)進行了重新分類和定義,但職場和醫療人員對這一現象仍知之甚少瑞士長期瀰漫著對於失敗的恐懼,如今這個國家需要正視這種狀況並尋找解決辦法。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信息框结尾

佩爾(Per R)回憶初次發病時,聲音略顯沙啞。雖然過勞問題已經過去三年,但談起這事依然勾起他一波痛苦的回憶。

佩爾是瑞典人,也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他在瑞士生活了20多年。此前他是一家醫療器械公司的銷售代表,工作期間出現了失眠問題。“這是最初的徵兆。不到一年,我就出現了種種過勞症狀,“他告訴瑞士資訊swissinfo.ch。

六個月後,他的工作動力直線下降。“我記得在夏末的一次會議上,我感到很失落,有種與周圍格格不入的感覺。我開始迴避親戚朋友,喜歡小題大做。”他於是看看精神科醫生,醫生問他是否有自殺的念頭。佩爾說他沒有,但他感到壓力很大,對生活失去了掌握。

他休了一段時間假,之後又回到日常工作中,最終整個人崩潰了,被送去急診室。“我當時壓力山大,長期失眠,感覺自己都快活不下去了”,他解釋道。

我過勞了嗎?

1974年,美籍德裔精神科醫生赫伯特·弗羅伊登伯格(Herbert Freudenberger)用“過勞”一詞描述了一些同事的精神狀況(英)外部链接,因此被認為是這個概念的創始人。他將過勞描述為“一個人職業工作所導致的精神和身體疲憊狀態”。從那時起,全世界對該綜合症開展了廣泛的研究(英)外部链接

大多數文獻都提到了過勞的不同患病階段,首先是過勞前期過度活躍地參與工作,緊接著是退縮,最終是極度疲憊,抑鬱和感覺人生無意義。

通過做幾項測試可以檢查你是否有過勞症狀,比如馬斯拉赫職業倦怠量表(Maslach Burnout Inventory英)外部链接

信息框结尾

如何定義過勞?

對佩爾來說,他毫無疑問出現了過勞問題。但是瑞士醫學界仍然不確定過勞是什麼,不清楚過勞的原因以及治療方法。

“人們認為,工作不可能致病。因此,大多數情況下,過勞被看作是一種抑鬱症,”他說。

在至少九個歐洲國家,包括法國,瑞典和荷蘭,過勞被認為是一種職業病(英)外部链接。在美國,一些調查顯示,77%的專業人士(英)外部链接說他們有過勞經歷。

然而,關於過勞是一種疾病還是僅僅是一種心態問題(英)外部链接仍然存在爭議,美國一位精神科醫生最近指出(英)外部链接,如果一種現象如此普遍,就不太可能是疾病,似乎只是有些人將日常壓力臆想成一種疾病。

幾週前,總部設在日內瓦的世界衛生組織(以下稱“世衛組織”)宣布,它正在將過勞列入“國際疾病分類(ICD-11)”(英、西)外部链接中,從某種意義上說,過勞不再簡單指疲勞狀態,而是正式升級為慢性工作壓力綜合症。

但是,就連定義“過勞”的機構對該術語的意思也是翻來覆去。翌日,世衛組織向媒體發布了一份澄清聲明外部链接,稱正如許多媒體報導的那樣,過勞不是一種疾病,而是一種與工作相關的“影響健康的因素”。

但是“過勞”的定義對包括瑞士在內的許多國家而言都很重要,如果過勞歸類為疾病,那麼將改變健康保險公司的核保和理賠方式。瑞士議會目前正在討論的一項倡議(多語)外部链接將過勞歸為職業病,並保證過勞屬於工作場所意外傷害保險(多語)外部链接 的保障範圍。

芭芭拉·霍赫斯特拉塞爾(Barbara Hochstrasser)博士認為世衛組織的定義是準確的。她是一名精神科醫生,在邁林根診所(Meiringen Clinic)負責一項過勞研究,邁林根診所是提供這種疾病治療的前十大瑞士診所之一。

她將過勞定義為“人們在工作場所由於長期的工作壓力而感到筋疲力盡。”她說這不是一種疾病,但卻是“一種會導致其他身體機能障礙和精神疾病的風險隱患,很可能會導致抑鬱症“。

霍赫斯特拉塞爾說,過勞者真的很痛苦,必須得到治療,她形容過勞是“極其嚴重”的身體耗竭,不能依賴於單純的藥物治療,因此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治愈。

真人真事 过劳(burnout)经历

安妮是一家大型百货公司的销售人员,管理着数个部门,过劳问题渐渐显现。 由于换了一位分管领导,她在没有额外支持的情况下,需要达到很高的销售目标,于是压力骤增。年底时,她估计自己加班超过300小时。 她开始出现失眠,发现自己尽管工作更努力,但效率却更低。最终她崩溃了,意识到自己有过劳症状。

改變工作文化

瑞士議會正在辯論工作環境是否會誘發過勞。前述倡議遭到了很多政客的強烈反對,他們說過勞和職業活動之間的因果關係很難證明,而且通常還有其他外部因素會導致過勞,包括人際關係。

霍赫斯特拉塞爾認為工作量大以及缺乏自主性,獎勵和團隊活力的工作環境與過勞密不可分。

她認為,當今社會“永不停歇”的工作文化和靈活辦公要求是造成過勞人數上升的部分原因。

克勞迪婭·克拉茲(Claudia Kraaz)在瑞信銀行全球傳播部門工作多年,現在是一名職業壓力諮詢師(德,英)外部链接。她說,雇主應採取更多措施來防止過勞,包括提供管理層適應力培訓,幫助經理更好地管理員工,與員工保持溝通交流。

諮詢師和交流專家認為,過度投入於工作的人最容易受到影響。

霍赫斯特拉塞爾表示同意,並解釋說,過勞通常與個人性格和應對方式有關,中層管理人員是高發區。“顯然,完美主義者的過勞風險更高。”

在瑞士,長時間工作並不稀奇,但該國以高品質生活和假期而聞名,這方面與其他歐洲國家不相上下。

“在瑞士,人們對失敗的容忍度很低,”克拉茲說,而像美國這樣的國家則更加寬容,甚至積極地看待失敗。

“在這裡,人們認為必須把每件事都做得百分之百正確,這就是我們從小被灌輸的理念。如果你失敗一次,就麻煩了。”

過勞患者佩爾補充道:“瑞士非常注重效率你不能浪費時間,沒有時間去感受任何事物,要像一台24小時運作的機器一樣工作,一旦你被貼上了低效的標籤,你就完了。 “

治療熱潮

瑞士的幾位公眾人物,如保守派右翼人民黨議員娜塔莉·里克利(Natalie Rickli),講述了他們的過勞經歷,幫助提高人們對於過勞的認識,減少了對過勞的偏見。

為滿足過勞患者需求,過勞診所,勞逸結合諮詢機構和過勞症支持團體如雨後春筍般在全國各地湧現出來。

但是克拉茲說,完成治療然後馬上回歸日常生活是難以根治過勞症的。“如果人們回到原來的工作環境做同樣的工作,他們很可能會再次陷入過勞狀態。”

她的建議是:康復後什麼都不做。

“我們總是過得匆匆忙忙,毫無閒暇時光。因此,最好每幾週花一兩天時間徹底放空自己,睡到自然醒,傾聽自己的內心。”

尋求治療

瑞士能提供多種治療選擇,包括蘇黎世帕拉塞爾蘇斯康復中心(Paracelsus Recovery多語)外部链接等頂級私人診所,專門為首席執行官和知名人物提供頂級服務。它提供絕對的私密性和五星級貴賓治療,每週自費80,000瑞郎(合80,111美元)。

邁林根診所(德,英)外部链接位於伯爾尼阿爾卑斯山區,常年風景如畫,早在2004年年就成為首家提供全方位過勞治療服務的醫療機構。大多數人花三到六週的時間在診所接受治療,包括藥物治療,心理治療以及輔助治療手段,如冥想,正念,中醫和騎馬。

霍赫斯特拉塞爾解釋說,當人們尋求醫療幫助時,通常已經處在過勞症晚期。患者往往處於崩潰邊緣,或者她所說的“耗竭性抑鬱”(德)外部链接,這是瑞士精神科醫生保羅·基爾霍爾茲(Paul Kielholz)創造的一個術語。

信息框结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