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影院会不会有个大团圆结局?

电影《Platzspitzbaby》剧照,今年3月份全国影院停业之时,这部瑞士电影是当时本国最成功的影片 Ascot Elite Entertainment

6月6日电影院也将重新开门营业,各影院老板一边在寻思要不要复工,一边则在考虑该放映哪些电影,以及是否会有人来看电影。且听一位瑞士影院老板向大家解释,他们这个行业自3月16日政府命令全国影剧院停业起所面临的心理剧。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我认为当时大家都感到如释重负-出于种种的不确定,封锁前那几天真是非常艰难,”瑞士影院协会会长埃德娜·埃佩尔鲍姆(Edna Epelbaum)说道,她指的是政府为控制新冠病毒蔓延而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几乎封锁全国的决定。

“每个州各自为政,这使得我们行业非常不容易,因为我们都依赖于国内与国际的发行安排。结果到周日晚上(3月15日),半个国家已经进入封锁状态,另一半还完全不知情。等到全国上下都被勒令关门,我们倒是松了一口气。”

到6月6日这个星期六,影院又能重新开门,又能爆米花,又能在全国近600个银屏上放映电影了。在大幕落下的近三个月当中,影院老板们-像全国许多行业的老板一样-想着法子求生存,直到一切恢复相对正常的状态。

伯尔尼这家影院,很快就要“回归”了 。 Helen James/swissinfo.ch

埃佩尔鲍姆在伯尔尼、比尔和法语区还开有几家电影院,她通过电话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封锁的头几天没人知道员工的问题怎么解决,不过“大家很快明白,所有员工可以获得‘部分失业’补贴”。这种短时工作机制允许员工降低工作比例,他们的雇主可支付较低工资,由失业保险来弥补薪酬损失。

埃佩尔鲍姆还申请到“悄然无声就很快花掉了”的无息贷款。虽然这笔贷款“过去现在都让人不胜感激”,但它毕竟不是补贴,这点令她感到担心。“(这笔钱)现在帮着付上了剩余的工资、应付账单,可它到底是贷款,到时候还是要还。这没法儿不让人担心,因为到现在除了这笔贷款和‘部分失业’补助,影院什么钱都还没收到。”

swissinfo.ch

生存故事

然而虽然影院关门、电影节取消、拍片延期,却有更多的电影被人们观摩。封闭政策中的最大赢家是流媒体提供商,这并不出人意料。

如今全球几十亿人被困家中,极其需要某种形式的娱乐,因此电影消费创下史无前例的纪录。业界先锋Netflix通报了该公司历史上的最大增长,而Cinefile、Filmingo和Artfilm.ch等瑞士流媒体门户网站也都公布了观影数量的大幅增长。

“到4月底,我们的收看率已经达到2019年全年的5倍,”Cinefile创办人与管理总裁安德烈亚斯·富勒(Andreas Furler)透露,“我们深信在未来流媒体会保持其重要性。”

埃佩尔鲍姆表示,她有几家影院也和Cinefile联手,“让观众有机会把在大屏幕上放映时错过的电影补上,并让他们观看我们喜爱的和最成功的电影。”

可是在电影院营业额里,视频点播流播放的收入实在是九牛一毛。“这是向观众提供的服务,好叫他们别把我们完全忘记,”巴塞尔kult.kino电影院的经理托比亚斯·福斯特(Tobias Faust)告诉德语广播电台SRF,“从经济上来讲,这点收入根本不能弥补损失。”

福斯特还为真正的小电影忧心。“许多规模小、成本高的制作本应现在开始在影院上映,如今却已耗尽了自己的营销预算。等电影院重新开门,这些电影将没有能力继续上映,会无声无息地从观众视野中消失。”

埃佩尔鲍姆称,封锁措施取消后她仍会保留Cinefile平台,“因为这也能给某些电影更长的放映时间”,但她强调,自己的“心为大屏幕体验而跳动”。

观众忠诚度

这么想的绝非她一个人。4月20日发表的一项对德语区电影院常客的调研发现,在候选休闲活动里,他们最想念的是电影院:69%的人说,一旦限制取消,他们“非常可能”去电影院,这排在下馆子(66%)、使用公交(57%)和逛街(55%)之前。

“在我看来,封锁期实际上证明了人们确实想拥有共同的体验,确实想分享一些东西,确实想分享笑声,确实想分享激情-而这些是使用家庭影院时体会不到的,”埃佩尔鲍姆表示。

那么根本问题却是:瑞士的电影爱好者何时才能再次一起大笑、一起尖叫?理论上讲,电影院到6月6日可以重新营业,但对电影院老板们来说,这却不是个轻松的决定:他们不想开门开得太早,然后又要再次关门-就像中国发生的情况一样-但他们确实想,也确实需要,赚钱。

“最首要的是我们希望再次向观众提供电影文化;这是安全框架之内的头等大事,”埃佩尔鲍姆指出。

“目前我们在跟(政府)各部门接触,为我们的安全概念寻求批准。等拿到批准书,我们影院所在的5座城市里,法语区的会于6月10日开门,德语区的11日开门。”

埃佩尔鲍姆表示,她个人相信既然“现在周围人人都开门了”,那么电影院没有理由还关着门。

“但因为我们非常依赖法国、德国和意大利,将来这可能比较有挑战性,”她说道。瑞士三个主要语言区的发行人都是从各自的邻国进口配音版的最新主流大片,他们也无权在邻国上映前抢先放映。

“因此6月初上映的电影数量可能会比往常少。但不管怎么说,总归会有电影看。届时除了新片,还会有再度上映的被封锁中断的‘老’片。”

“不过,我们这个行业对自己所做的事充满激情与信念,我根本不担心我们会失去对影院体验的鉴赏力。”

2019年瑞士院线

去年瑞士的影院总数净减7家(降为272家),但观影人次与票房收入都有增长。此外,本国第16家多厅电影院的开张意味着银幕总数并未发生变化。

观影人次总数增长了6.4%,达到1280万。美国电影占售出电影票总数的三分之二,而瑞士电影的售票总数为87.5万张,反映其所占的6.8%市场份额。

总收入从1.787亿瑞郎(约合13亿元人民币)上升至1.933亿瑞郎(约合14.06亿元人民币)。

平均票价则上升了0.30瑞郎,达到15.50瑞郎(约合112.74元人民币)。

每位居民去影院看电影的年均次数为1.5次,比前一年的1.4次略有上升,不过不同地区存在差异:法语区人年均去了1.9次影院,而意大利区人则仅为0.9次。

(来源:ProCinema)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