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医护人员早在新冠危机之前就人手不够

2014年瑞士女医生和护士在一个进修中练习针对传染病时的防护措施。 Keystone


新冠病毒在瑞士高速蔓延,战斗在这场“战疫”第一线的医护人员最辛苦。3月中旬,在几家媒体的号召下,瑞士人发起为医护人员鼓掌的活动,当天中午12:30,马路上、阳台上的人们为他们的英雄鼓掌表示感谢。而瑞士联邦不久前却取消了规定医务人员最高工作时间和休息的条款。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4月01日 - 09:30
西比拉·邦多尔菲及Luigi Jorio,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医护人员超强度工作在瑞士一直受到关注,一项公民动议提出培养更多医护人员,对每位护士负责的最多病人数量加以限制,同时改善他们的工作条件。

瑞士的医护人员平时已经超负荷工作,那么现在的危机时期是什么情况?

异常艰苦:医护人员的工作超时限制条款被取消。联邦在一个有关对抗新冠病毒的措施条例中,暂停了医疗机构限制工作时间的规定。

工会和联盟的反对之声

VPOD 发起了一个请愿:要求联邦撤回决定,并为医护人员设立危险补助。两天之内该请愿得到55'000人的支持,并在请愿书上签名。

End of insertion

“暂停限制工作时间的条款造成了不清晰状态和压力,恰恰在这种时期是医护人员们完全不需要的。”工会的Elvira Wiegers说,她的公共服务人员联盟VPOD正在联合其他医务职业协会一起向联邦提出对医护人员予以足够健康保护及休息时间的要求。

“卫生机构的工作人员正在为度过危机而竭尽全力、透支地工作,”瑞士护理人员联合会SBK的Yvonne Ribi说:“因此保护医护工作者的健康应该放在第一位。如果他们倒下了,真正痛苦的是病人。”

swissinfo.ch:平时医疗机构是不是采取了过多节省措施,以至于现在在危机时期几乎出现了崩溃状态?

Yvonne Ribi:当然我们会对以往针对护理工作所做的决定进行反思。但现在不是指责的时候,我们现在在竭尽所能地度过危机。所以我们需要清晰的分析和有用的措施,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将来拥有良好的护理服务。

swissinfo.ch:之前哪些事做得有所欠缺,比如医护人员不足?

Yvonne Ribi:对于现在的这种局面谁也没有料到。我们必须在危机之后从各个层面进行分析并吸取教训。

swissinfo.ch:新冠病毒带来的危机会令《护理人员动议》引起关注吗?您会在危机时期发起投票宣传吗?

Yvonne Ribi:我们相信联邦院和国民院现在对于该动议所提出的要求有了更好的理解,我们有权期待,联邦院现在不仅能严肃对待这些要求,而且能制定出相关法律草案。否则的话,将交与国民通过全民投票定夺,对于投票的结果我们胜券在握。 

swissinfo.ch:现在国家能为医务人员做点什么?

Yvonne Ribi:目前我们协会要做的是,保护医护人员,首先他们需要各种防护物资,及足够的休息时间来应付三班倒带来的工作负荷。

联邦条款内容

条款中写道:“医疗结构,因为新冠病毒疫情增加了许多工作,因此自1964年3月13日生效的限制工作和休息时间的条款在疫情期间暂时取消,但是医院依然有义务保护好医护人员的健康,尽量保证他们的休息调整时间。”

End of insertion

有一点现在就很明确:等疫情过去之后,如果想让政治层面重视有关医院人员的一直存在的老问题,仅靠几声掌声是不够的。

外部内容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