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醫護人員早在新冠危機之前就人手不夠

2014年瑞士女醫生和護士在一個進修中練習針對傳染病時的防護措施。 Keystone

新冠病毒在瑞士高速蔓延,在這場“戰疫”中戰鬥的第一線醫護人員最辛苦。 3月中旬,在幾家媒體的號召下,瑞士人發起為醫護人員鼓掌的活動,當天中午12:30,馬路上、陽台上的人們為他們的英雄鼓掌表示感謝。而瑞士聯邦不久前卻取消了規定醫務人員最高工作時間和休息的條款。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4月01日 - 09:30
西比拉·邦多尔菲及Luigi Jorio,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醫護人員超強度工作在瑞士一直受到關注,一項公民動議提出培養更多醫護人員,對每位護士負責的最多病人數量加以限制,同時改善他們的工作條件。

瑞士的醫護人員平時已經超負荷工作,那麼現在的危機時期是什麼情況?

異常艱苦:醫護人員的工作超時限制條款被取消。聯邦在一個有關對抗新冠病毒的措施條例中,暫停了醫療機構限制工作時間的規定。

工會和聯盟的反對之聲

VPOD 發起了一個請願:要求聯邦撤回決定,並為醫護人員設立危險補助。兩天之內該請願得到55'000人的支持,並在請願書上簽名。

End of insertion

“暫停限制工作時間的條款造成了不清晰狀態和壓力,恰恰在這種時期是醫護人員們完全不需要的。”工會的Elvira Wiegers說,她的公共服務人員聯盟VPOD正在聯合其他醫務職業協會一起向聯邦提出對醫護人員予以足夠健康保護及休息時間的要求。

“衛生機構的工作人員正在為度過危機而竭盡全力、透支地工作,”瑞士護理人員聯合會SBK的Yvonne Ribi說:“因此保護醫護工作者的健康應該放在第一位。如果他們倒下了,真正痛苦的是病人。”

swissinfo.ch:平時醫療機構是不是採取了過多節省措施,以至於現在在危機時期幾乎出現了崩潰狀態?

Yvonne Ribi:當然我們會對以往針對護理工作所做的決定進行反思。但現在不是指責的時候,我們現在在竭盡所能地度過危機。所以我們需要清晰的分析和有用的措施,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在將來擁有良好的醫療服務。

swissinfo.ch:之前哪些事做得有所欠缺,比如醫護人員不足?

Yvonne Ribi:對於現在的這種局面誰也沒有料到。我們必須在危機之後從各個層面進行分析並吸取教訓。

swissinfo.ch:新冠病毒帶來的危機會令《護理人員動議》引起關注嗎?您會在危機時期發起投票宣傳嗎?

Yvonne Ribi:我們相信聯邦院和國民院現在對於該動議所提出的要求有了更好的理解,我們有權期待,聯邦院現在不僅能嚴肅對待這些要求,而且能制定出相關法律草案。否則的話,將交與國民通過全民投票定奪,對於投票的結果我們勝券在握。

swissinfo.ch:現在國家能為醫務人員做點什麼?

Yvonne Ribi:目前我們協會要做的是,保護醫護人員,首先他們需要各種防護物資,及足夠的休息時間來應付排班帶來的工作負荷。

聯邦條款內容

條款中寫道:“醫療結構,因為新冠病毒疫情增加了許多工作,因此自1964年3月13日生效的限制工作和休息時間的條款在疫情期間暫時取消,但是醫院依然有義務保護好醫護人員的健康,盡量保證他們的休息調整時間。”

End of insertion

有一點現在就很明確:等疫情過去之後,如果想讓政治層面重視有關醫院人員的一直存在的老問題,僅靠幾聲掌聲是不夠的。

外部内容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