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子页面

主要功能

有价值的项目 瑞士小姐用名气“推销” 公益

莱蒂西娅·瓜里诺(左)交给劳瑞安·萨林的不仅仅是瑞士选美小姐的桂冠,还是参与人道主义项目的动力。

莱蒂西娅·瓜里诺(左)交给劳瑞安·萨林的不仅仅是瑞士选美小姐的桂冠,还是参与人道主义项目的动力。

(Keystone)

在竞赛期间,选美小姐们总爱把“带来改变”挂在嘴边,却常常止步于品牌的形象大使。有两位瑞士选美冠军却成为例外,她们利用自己的名人光环,来服务于有崇高目的项目。

“我曾经很怕去印度,因为那里有些地方非常非常贫困,”前瑞士小姐莱蒂西娅·瓜里诺(Laetitia Guarino)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这位24岁的年轻人受到瑞士非政府组织Terre des Hommes(意为“人类的土地”)的邀请,去印度东部度过一周时间,参观各个以改善当地儿童生活为目的的项目。这也包括造访红灯区的脆弱儿童,和农村地区受营养不良折磨的孩子。瓜里诺甚至要求带上母亲同行,以便在自己情绪上难以应付时给自己打气。但在到达加尔各答市后,她遇到的孩子们的反应很快就让她放松下来。

“我在加尔各答见到许多没有学上、没有厕所、没有卫生保健的孩子,这一切实在令我非常难过。在我告诉这些印度小女孩儿自己是瑞士小姐后,她们的反应却让我开心,”瓜里诺表示。

在印度,选美比赛被视作一条成功之路,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这个国家已经产生了四名世界小姐和两名环球小姐。她们的大多数最后都跻身印度电影业,变得更加成功、更有影响力。

瓜里诺并不是唯一一位踏出自己舒适区的瑞士选美小姐。今年的瑞士选美小姐劳瑞安·萨林(Lauriane Sallin)正在巴西参加一个与里约奥运会相关的活动,还志愿参观那里的某个项目,该项目志在改造来自里约棚户区与巴西贫民窟的年轻罪犯。不过令她印象最深的,是塞阿腊州的一所未成年女子监狱。

“一开始你见到的是些害羞的年轻女孩,但后来听她们讲述自己的经历,知道有些甚至杀了人,这种反差让我震惊,”萨林透露。

当这位23岁的美丽姑娘看到监狱中的少女们只知道被暴力与毒品包围的贫民窟生活,而同一座城市的其他地方却有着安全、良好的教育设施与未来的希望时,她感到非常难过。因此她庆幸自己有机会看到社会的不同区域,了解黑帮暴力为何是巴西最大的问题-她觉得若不是自己成为瑞士小姐,就不可能明白这些情况。

“这不仅仅是美貌,而是你可以利用美貌来做些实事。作为大使,你有为这些人发声的可能性,好告诉其他人为什么帮助他们的项目那么重要,”她表示。

产生影响

去印度和巴西的旅行给瓜里诺和萨林留下了持久的印象。瓜里诺正在日内瓦湖区的洛桑大学医院学医,参观印度的公共医院令她接触到简朴的医学。

“我们在瑞士有的是一套精英主义医疗系统,用到很多扫描与附加诊断检查。我在印度学到的一样,就是关注每位患者,使用简单的诊断方法也很有必要,”瓜里诺指出。

瓜里诺还坚信社交媒体的力量,认为它能够让年轻人对世界贫困地区的情况感兴趣。

“在印度的时候,我每天都会拍视频,解释我在那儿做什么。这种公关方式可以帮助非政府组织传播他们的信息,”她说道。

对萨林来说也是如此,她的巴西之旅显示出瑞士小姐影响力的潜力。

“问问自己瑞士小姐代表着什么,这很重要。在我看来,这是位坚强负责任的年轻女性,她清楚自己的言行能够影响其他人,”她解释道。

对试图提高项目曝光度、得到更多公众支持的组织,这位法语与艺术史专业生有些建议可提。

“人们不想看到会令人受惊的画面。你需要谈论解决办法,以得到认同与支持,”她指出。

Terre des Hommes也承认,说服瓜里诺和萨林参与自己的项目实在是明智之举。据该组织发言人伊凡娜·葛雷达(Ivana Goretta)透露,他们最近发布的介绍在伊拉克北部摩苏尔工作情况的新闻稿,只得到大约300次的浏览量,而关于萨林访问巴西的一篇,浏览量却达到1300次左右。

她最后表示:“人们已经看够了伊拉克或是世界其他战乱地区的照片。有一位像瑞士小姐这样的上镜名人,可以重新燃起人们-尤其是媒体-的兴趣。”

瑞士小姐

从上世纪20年代起,瑞士就存在各种选美比赛,但瑞士小姐竞赛直到1951年才正式开始举行。参赛者必须是年龄在18-28岁、住在瑞士的瑞士公民, 身高至少要达到168厘米。2016年瑞士小姐劳瑞安·萨林这一年的年薪为12万瑞郎(约合81.5万元人民币)。

近几年这项竞赛遭遇了不少挫折。2011年公共电视台因观众人数逐年减少而放弃转播比赛;2012年则因经费不足,竞赛不得不取消。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