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来自邻国的护士 “没有跨境劳工我们就要多关掉几家诊所”

日内瓦大学医院里的护理人员,逾一半来自法国

(Keystone)

他统领着瑞士全境17家诊所的医疗网络:Antoine Hubert,这位瓦莱州人于2004年建立了瑞士医务网。在该行业靠近法国边境地区,超过60%的员工来自瑞士邻国。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旅店业正经历着令人瞩目的跨境劳工涌入潮。在医院范围内人们并不太乐于谈及此现象。到底具体有什么不同?

Antoine Hubert:问题其实是一样的。护理是一个复杂、有时甚至令人难以想象的职业,它的工作时间往往是不固定的。在沃州的Genolier诊所,63%的护理人员是跨境劳工;而大部分医生则是瑞士人,且住在瑞士。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的其他诊所也是如此吗?

A.H.:我们这里跨境劳工比较少的地方是纳沙泰尔。比较奇怪,那里只有12%的人来自边境对面。在苏黎世,因为离德国边境比较远,我们的跨境工作人员少于1%。不过我们雇用了许多德国人,他们都是长期住在瑞士的。

在提契诺,我们的组织(英)外部链接有两家诊所,位于卢加诺,其中半数-准确来说37%是从意大利来瑞士工作的跨境员工。2014年,绝大多数提契诺人投票赞同了瑞士人民党所发起的反对大规模移民议案。提契诺的经济体与和它相邻的意大利伦巴第算在一起,共有约800万居民。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与法国或者意大利的工资差有多少?

A.H.:比他们多一倍甚至更多。但是边境地区的生活成本也在逐年提高。瑞士一名刚毕业的女性专业护理人员的起薪是6000瑞郎。这是旅店业不能比的,但这也是一个需要专业技能的职业,有时还要求心理比较强大,特别是在肿瘤科。这些人每天要面对的是正在受折磨的人。

Antoine Hubert领导着全瑞士17家私人诊所所组成的医疗网络。

(DR)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他们的受教育水平在边境两边是一样的吗?

A.H.:教育水平是完全同等的。有时法国那边甚至要高一些,因为那边会派护士参与更多的医疗救治,特别是注射。法国培养的医务人员非常好。

瑞士资讯swissinfo.ch:那么我们瑞士没有培养出足够的医务人员吗?

A.H.:可能吧。另一个原因是瑞士选择该职业的年轻人,大多会继续进修学医。这种现象见诸于所有行业: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这是一种趋势,尽管大学刚毕业有时意味着失业。也可能医护这个行业的受重视程度不够。我们还应该做更多,才能让我们员工的生活尽可能地更舒适。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是因为高工资才引得跨境劳工蜂拥而至吗?自7月1日起,在日内瓦等州就要实行本国人优先政策了,您会如何执行呢?

A.H.:我是一个坚定的欧洲人,而且当年在投票时我本人对瑞士人民党所发起的反对大规模移民议案投出了反对票。我不会考虑本国人特权,我比较侧重能力和经验。但如果这是必须的,那我们也会遵守。我总是希望员工能够在他的居住地附近工作,这才是我优先考虑的。如果是在Genolier,那我就会避免雇佣住在Annemasse的跨境员工。每天上班往返各一个小时的路程,没什么意义。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是因为瑞士的高工资才引得跨境劳工蜂拥而至吗?

A.H.:有些州采用的是集体劳动合同,而我们则遵循国家级的各项标准。这其中并没有什么工资竞争,除了在例如放射科这些专业性特别强的方向。

“护理是一个复杂、有时甚至令人难以想象的职业,它的工作时间往往是不固定的。”

引言结束

与医院相比,我们的优势在于,会给予员工尽可能舒适的工作条件,尽管医院的工资可能要高于我们20%的幅度。我们让员工更灵活:例如一个合格的护士,她可以上3天12个小时的班,然后休息4天。这样的节奏往往优于持续的、每天8小时的班。我们以绩效为重,这让员工有更大的上升空间。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工会扮演着什么角色?

A.H.:没有工会,因为我们在不断地与员工对话。只有不到5%的员工隶属于某个工会组织。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对诊所来说没有跨境劳工将会怎样?

A.H.:那么将会有更多的人涌入瑞士,物价势必会抬升,到时候找房子也将是一件很难的事。我们必须停止站在胜利者的角度去思考。因为我们与邻国的联系是如此紧密,却还要划清界线,这很可笑。

我们应该停止用高工资和高房价来构筑一个高价、高福利的孤岛,这可是在很有竞争力的欧洲诸国之间。这些都会让瑞士丧失竞争力。降低生活成本和工资,这才能让瑞士在欧洲占据一个相对优势的地位,这才是最初的解决之道,特别是对旅游业来说。而把这些归咎于瑞郎走强的,都是瞎说。

洛桑大学医院=小联合国

2007年洛桑大学医院(法,CHUV)外部链接有197位跨境员工。10年后,该数值增长到799人,涨幅达400%,而护理人员的总人数并未增长。洛桑大学医院确实成了一个“小联合国”,其员工来自99个国家(外国人占雇员总数的44%)。

日内瓦大学医院(法,HUG)外部链接也或多或少面临着同样的境况:外国人(5874人)甚至比瑞士本国人(5686人)还多,达到了51%。不过职业不同,所占比例也不同。护士中有54%来自法国,而在行政岗和医生岗,法国人则只分别占21%和16%。

在日内瓦大学医院雇用的3883位法籍员工中,86%定居生活在法国。其中3339名是法国跨境雇员,他们每天往返于两国之间。但在日内瓦,同样有一个特殊现象要纳入考量范畴:该医院还有1137位瑞士员工也住在法国,这约占5686名瑞士籍员工的20%。瑞士这边的住宅紧张问题是造成该现象的主要原因。

信息框结尾


(翻译:宋婷)

标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