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爹地的小女儿

女儿

(swissinfo.ch)

在女儿的一笑中
父亲竟发现了他恋爱时妻子的娇羞。
在女儿一甩长发的刹那,
老男人竟然回到了五陵白马的少年……

少年时交女朋友,最怕碰到两号人物。

第一,是"她"老爸。电话那头,闷沉沉一声 "你是谁?" 吓得小毛头连名字都忘了。

第二,是她老哥,卡卡卡卡,一串重重的木履响,就知不妙。门打开,探出个横着眉的大脸,另加一只粗黑的手臂,把若问两边:

"你是老几?敢泡我老妹?"下面的话,不用他说,小子自当知道 "下次再敢来,给你一顿臭揍!"

至于她老妈,是不用担心的,罗暖罗嚏,骨子里却善。她可能问你祖宗八代,原因是已经设想,将来把女儿嫁给你。她也许会把你从头到脚,瞄了又瞄,但那 "审阅"里,多少带些"欣赏"的意思。怪不得俗话说"丈母娘看女婿,愈看愈有趣。"却几曾听到"老丈人看女婿,愈看愈有趣"的呢?

妙的是,当小女生找男生的时候,这情势就恰恰相反了。"他"的老爸总是和颜悦色,眼里带笑;他的老妈,可就面罩寒霜,目射电光了。

碰到他老姐、老妹、更不妙,冷言冷语,不是带酸,就是带辣,尤其站在"他"老娘身后,小声/气地说暗话,最让/女生坐立难安。无怪乎,自古以来,就说 "婆媳难处"、"小姑难缠",却少听见"公公难对付"这类的话。

这一切,说穿了,就是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婆媳、岳婿是如此,父母和子女之间也一样。

父亲常疼女儿,妈妈常疼儿子,这虽不是定律,占的比率总高些。心理学更有所谓儿子仇父恋母的"伊底庇斯情结",和女儿恋父仇母的"依莱特拉情结",尤其是到了十三、四岁的青春期,情结愈表现得明显。

这时节,女儿和儿子,在父母的眼里,也愈变得不同。过去挂在脖子上的小丫头,一下子,成了个羞羞答答的少女。表情多了,心里老像藏着事,愈惹父亲猜怜。女儿大了,似乎愈来愈能取代她的母亲,学会了管爸爸,也能下厨、洗衣服、照顾老子,甚至跟父亲谈心。

这时候的父亲总是中年了,青年时夫妻的激情,已经归于平淡;中年的妻子,语言变得不再那么婉约,容貌也不再如年轻时的清丽。突然间,在女儿的一笑中,父亲竟然发现了他恋爱时妻子的娇羞。在女儿一甩长发的刹那,老男人竟然回到了五陵白马的少年。

儿子在母亲的眼里,也是这样。小捣蛋,曾几何时变成鸭嗓子,又曾几何时,粗壮了胸膛。

朋友打电话来,直说分不清是男孩子还是男主人的声音,连自己打电话回家,儿子接,心里都一惊,这孩子多像他爸。而他爸爸已经秃了头、挺了肚子。有时候,丈夫不在家,只儿子一个人陪着,反觉得更有安全感。

揽镜悲白发,为自己的青春将去,皱纹难掩,正伤怀的时候,儿子突然从后面把老妈一殷搂住,说妈妈比外面女生都漂亮,将来娶老婆,就要像妈妈这样的。浅浅几句话,不论真假,是多么开心?

偶然,儿子一句"妈@你穿黑袜子和短裙,真漂亮! 居然,不自觉地,便总是穿那套衣服,经过多年丈夫的漠视,将要失去的自信,竟从这小男生的言语中,突然获得了补偿。

只是,这样可爱的老爸的乖女儿、老妈的乖儿子,那个从自己的春天,伴着走到秋天的孩子,总是在把老爸爸老妈放在心中最爱的女儿,居然有那么一天,遇见一个人竿子打不着的人,带回家来,又急急忙忙,没等父母看清楚,就拉迸自己房间,又拉出大门。

长发一晃,裙脚一甩,高大壮硕的背影、父母永远心中的最爱、小小的恋人,丢下一声"拜拜",竟飞出门去。

站在门内的,两个己经不够劲直的身影,瞬间时怕又苍老了一些。多少不是滋味的滋味,袭上心头,喜的是:女儿长大了,能自己飞了。悲的是:奇怪,这家里的人,过去嫌吵,现在怎么突然冷清了。恨的是:他!她!居然像把我们从他心中"爱的排行榜",由第一、第二降到二、三名。

第一名,竟然是那个死丫头、浑小子!

多年前,有个老朋友打电话来,笑说:"把别人未来的老婆,抱在自己腿上,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我惊问,才知他是搂着他自己的小女儿。

也记得年轻时读古人笑话集,说有个老丈人,女儿新婚之夜,与宾客夜饮,突然大叹一口气:"想那个浑小子,现在必定在放肆了!"

过去,对这两件事没什么感触,而今,新生的女儿不过4岁,居然总是想起。

多么谴的笑话,却多么真实@笑中有泪、有不平、有无奈。尤其是那个嫁女儿的老父,一方面强作欢笑地应付宾客,却又难以接受爱女"变成人家床上人"的事实。

曾参加一个朋友女儿的婚礼。向来豪爽不蜀,爱开黄腔的老友,挽着女儿走过红地毯,送到男孩子的身边。

当新郎为新娘戴上戒指,女孩子的眼里滚下泪水。回买,她的老父,也湿了眼眶。

只是,我想:他们的哭是同一件事吗?

做父亲的,必定是哭他小天使的离开。

做女儿的,是哭与父母的别离,还是感动于 "爱的相聚"?


跟洋人比起来,中国人闹洞房,要厉害得多。吃苹果、捡豆子、衔酒杯,甚至像 "喜宴"电影里的 "两人在被窝里脱衣服扔出来。"

只是洋人婚礼,有个最狠的节目,外表很美,却蚀到骨子里。

杯触交错,歌声无影,在新婚宴会欢乐的最高潮,音乐响起,宾客一起鼓掌欢呼。

新郎放下新娘的手,新娘走到中央;老发放下老妻,缓步走向自己的女儿、拥抱、起舞。

爹地的小小女儿 (Daddy’s Little Girl),这人人都熟悉的歌,群众一起轻轻地唱:

你是我的彩虹
我的金杯
你是爸爸的小小可爱的女儿
拥有你、搂着你
我无比珍贵的宝石!
你是我圣诞树上的星星
你是复活节可爱的小自兔
你是蜜糖、你是香精
你是一切的美好
而且,最重要的:
你是爹地永远的小小女儿……


我常暗暗祈祷,将来女儿不要嫁给洋人。即使嫁,婚礼时也千万别奏这首曲子。

我知道,当音乐响起,女儿握住我的手……

我的老泪,会像断线珠子般滚下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