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人批评瑞士-"只有一个虚弱的民族才需要敌人"

欧洲理事会瑞士代表对瑞士进行尖锐批评 Keystone

瑞士尊重人权的国家形象在“禁止修建尖塔”全民投票之后受到了质疑。宗教战争的鬼魂又被唤醒。

此内容发布于 2009年12月11日 - 17:47

就这个问题swissinfo.ch采访了瑞士意大利语区联邦院议员Dick Marty,他也是欧洲理事会的瑞士代表。

swissinfo.ch:12月10日是人权日。您对人权问题的个人愿望是什么?
Dick Marty:我希望社会更加认识到:人权的重要性。

swissinfo.ch:您在欧洲理事会(Europarat)上,一向以维护人权著称。那么现在您怎么看待瑞士刚刚通过的“禁止尖塔”投票结果?

D.M.:这项禁止绝对令人费解。我个人认为非常荒谬,因为理智地想,我们其实是针对一个“没问题”的问题,兴师动众地进行了投票。瑞士的尖塔并没有“泛滥”,也没有很多修建尖塔的申请需要批准。大多数瑞士人甚至根本不知道瑞士已经有4个穆斯林尖塔建筑,及200多个穆斯林文化和礼拜中心。

这项禁止阻碍了宗教自由。我们的国家在过去的年代深受宗教战争之苦。现在这个鬼魂又被唤醒。我认为这样做非常不负责任和危险。在经济危机的时刻,瑞士在冒险向各种不满情绪打开渠道。

对于我来说,向国外解释清楚瑞士的“禁止尖塔”投票结果,很困难。我现在尝试用最近的“利比亚事件”对投票产生的不良影响来解释。

我承诺,我们将尽最大努力,让瑞士恢复“值得信任”形象,瑞士必须改变政策。左翼和中间党派应该赶紧制止这种“狂热政治”,把精力集中到真正的问题上去。

swissinfo.ch:瑞士马上又将针对“驱逐出境”议案(有严重犯罪行为外国人必须离开瑞士)进行全民投票,这又是一个与人权背道而驰的动议。这种趋势从何而来?

D.M.:禁止尖塔动议已经是瑞士第三个与人权协议相左的全民投票动议,理智上讲,这些都是愚蠢的行为。

因为我们的政治家无法解决真正的问题,因此他们总是在“狂热”上下功夫。对于我来说,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青年失业问题,在一个社会上,年轻人有得到工作的权利。针对这一问题,才应该进行投票。

这里我并不想将问题推给瑞士人民党(SVP), 因为其他党派也在某种程度上配合了这场“游戏”。

各党派根本就没重视禁止尖塔投票的后果,联邦也未重视,尽管带来的危险曾是显而易见的。他们对同时进行的另一项投票-武器出口倒是下了不少功夫。

swissinfo.ch:目前瑞士再一次讨论涉及到人权的议案,是否应该进行全民投票这一问题。这里是不是需要更严格的规定?

D.M.: 实际上并不需要,我们只需要一个联邦,有能力和勇气动用法制国家的力量。

我认为,我们的联邦没有这个能力,我因此不得不问,我们是否也应该像大多数民主国家一样,设立一个宪法法庭。宪法法庭的功能是控制和均衡国家各权力机构的力量,阻止单凭“狂热”而做出决定。

而“驱逐”动议比禁止尖塔动议更加严重,这项动议明显违背了欧洲难民法中的“不遣返”条例,该项条例建立在国际和人道主义法的基础之上。我们的联邦看不到这点,令我觉得很奇怪。

swissinfo.ch:瑞士自从11月份开始,成为欧洲理事会主席国。而欧洲理事会一向以维护人权而著名。禁止尖塔之后,瑞士是否还有威信?

D.M.:我们依然有威信,因为这个动议结果是民众的决定。但是我还是认为我们的威信有所削弱。最主要的是,我们的民主形象受到了伤害。

从这一点来看,11月29日的投票是一种失败。在这场投票中,只有失败者,无论是穆斯林、生活在国外的瑞士人还是经济,都遭受了损失。

对于“禁止修建尖塔”的赞成,给出了一个信号,这个国家的“文化和情感”出现了问题。这是一个变弱的信号,只有一个虚弱的社会才需要敌人。现在穆斯林被勾勒成“敌人”的形象,好像所有问题都是由穆斯林而来。

人们似乎忘记了,在过去的100年中,最大的大屠杀及第二次世界大战都是基督徒发起的。

swissinfo.ch:如果“禁止尖塔”被送上人权法庭,并被否定,将会怎样?

D.M.:我们有三条路可走:要不我们就不运用这条法规,或者我们再进行一次投票,并提议取消禁止规定,要不我们就退出欧洲理事会。

如果我们想成为忠实的协议遵守者-这也一向是瑞士的宗旨,我们必须承认,我们无法正确地贯彻人权协议。

瑞士资讯swissinfo.ch,Corinne Buchser

人权日

12月10日被定为人权日。

1948年联合国大会决定,将这一天作为讲解人权的日子。

End of insertion

Dick Marty

1945年:出生在卢加诺。

1975年:作为法学家在纳沙泰尔进行宣传。

1975-1989年:任职联邦检察院。

1989-1995年:成为州政府议员。

1995年:被选为自由民主党派的联邦院代表。

自1998年:成为欧洲理事会的瑞士代表。

从2005年:成为欧洲理事会法律和人权委员会主席。

从 2005-2007年:担任欧洲理事会针对运送囚犯和欧洲秘密监狱的特派员。

2007年11月10日:获得国际人权奖。

自2008年7月:担任科索沃地区的欧洲理事会特派员。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