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代表美国前往伊朗的所见所闻

瑞士外交部长伊格纳西奥·卡西斯于9月7日在德黑兰会见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 Keystone / President Office Handout

瑞士联邦院议员Thomas Minder作为外交政策委员会成员跟随瑞士代表团前往伊朗。他深信瑞士在该国作为调解员的工作一定能有所进展。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9月12日 - 09:00

swissinfo.ch:您刚陪同瑞士外长从伊朗回来,这次出访的效果如何?

Thomas Minder:现在那里的局势非常紧张,瑞士的身份是调停者,这也是瑞士的强项,目前或许还不能直接在国家领导人那里做工作,但是可以从伊朗的第二号、第三号人物那里入手,比如经济部长。

不容忽略的是:除了美国和伊朗之间的矛盾之外,还有更复杂的背景,伊朗与沙特阿拉伯之间也不融洽,两国代表正在也门交战,我们也出面在那里执行权力保护任务,在这场冲突中中立的瑞士受到信任,担当调解角色。

进展如何?

起码双方之间进行了沟通,也显示出解决问题的意愿,但要促成美国和伊朗面对面谈判,还需要更多的勇气和主观能动性。

瑞士从未在美国和伊朗之间充当过调解员,一直都只充当信使

但是瑞士在伊朗的工作还有潜力扩大范围,因为我们在伊朗民众和政治家中享有良好的声望,我们在当地代表美国政府的意向出面,同时我们也与美国保持良好关系。我们必须把调解员的工作掌握在手中。

Thomas Minder (左二)与瑞士外交部长卡西斯(右)在德黑兰瑞士驻伊朗使馆。 EDA Mediendienst

这是个棘手的问题,牵扯的不仅是政治。

我们当然可以与伊朗谈上100年的人权问题,那里发生的事绝对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但这解决不了问题,尤其是在对违规行为实行严惩和制裁的特朗普时代。

怎样解决?

瑞士已经开通了两条渠道,一是我们已经获得向伊朗出口医药物资的特权,二是儿童食品出口特权。或许我们还能逐渐打通第三条渠道,当然,我不是指彻底解除制裁或自由贸易协定的限制。但从经济入手一定是正确的方向,因为从长远看,单靠一幅路线图应该是不够的。

瑞士有个路线图吗?怎样的路线图?

上面有12个点,我们在以毫米为单位移动。

具体是?

在伊朗与沙特阿拉伯之间的问题上,瑞士没有可预见的推进计划。我们原打算在某座城市代表沙特的利益出面调停,而在另一座城市代表美国与伊朗调解。

在哪里受阻?

这里需要更多的能动性,而外交部长卡西斯(Cassis)有这种能动性,他扮演了一个经济代表的角色,可以在伊朗将焦点更多放在经济上,逐渐再带入人道主义话题。在我看来,卡西斯的前任行事有些被动,而且太过专注于人权事宜。而事实是:人们只是在讨论经济问题时,才愿意坐在一起。

伊朗的瑞士公司怎么样?

他们坚持自己的立场,一家在伊朗的瑞士上市公司跟我说:“我们在这里,却什么都不做。”

这里能看到雀巢的奇巧巧克力威化饼干和咖啡胶囊,虽然这些不是人道主义物资,但是它们能进入这个国家。

End of insertion

一切进入静止状态?那么美国的制裁在伊朗起作用了?

并非如此。这个国家完全能够运转。商店的货架上商品丰盈,集市上也物资丰富。不要误以为制裁产生了效果,实际情况是,我们坐着崭新的奔驰,从一个三星专卖店和一个乐高积木店门前开过。伊朗政府要员包括哈梅内伊人手一部苹果手机。

这里能看到雀巢的奇巧巧克力威化饼干和咖啡胶囊,虽然这些不是人道主义物资,但是它们能进入这个国家。雀巢肯定没有兴趣在灰色地带销售自己的产品。如果是非法的事,任何严谨的瑞士企业都不会冒这个险,因为美国对此的惩罚非常严格。

您认为您在豪华酒店和高级轿车里待了三天,对伊朗经济的感观全面吗?

我还与当地人进行了交谈,当然他们深受通货膨胀之苦,物价上涨,黑市泛滥。

但是我依然深信不疑,只有取消那些制裁,才有可能就人权和法治国家问题进行对话。

而目前针对交涉和对话的进展有不少反对之声,认为应该首先解决人权问题,再谈其他。

那么我们就得再等上100年了,现在伊朗国内就已经出现很强烈的反对派、骚乱、政府前的示威、炸弹袭击,民众的声音不容忽视。而我们瑞士人也没闲着,比如我们谈及未成年人的死刑问题,已经有了一些进展。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您对瑞士外交和外交部长的印象是什么?

很好,能讲多种语言,甚至有人能讲波斯语,非常优秀。但是,他们毕竟是外交官。而我是一位商人。按我的想象-既然在伊朗待了4天,又拥有这么高的声望,有机会与当地政府高层多次会面,最后起码应该能坐在桌前用瑞士圆珠笔签下一份意向书。

您怎么看出瑞士代表在伊朗拥有很高的声望?

处处都能感受得到。比如:我们受到伊朗议会委员的亲自接待,他们刚刚组成了一个伊朗-瑞士议会小组。

伊朗的议会不一定很民主吧?

一点也不。大选候选人,是监督委员预先确定的。这个问题当然也可以进行探讨,但正如我所说,现在不是焦点。我们不必拿民主作为切入点,而可以从门槛较低的地方进入,比如从饮水和林业问题入手。

有相关项目吗?

我已提请瑞士的研究人员、议员和外交部长注意,伊朗正面临着日益严重的干旱问题。森林正在枯萎,而我们有这么多关于树皮甲虫和林业的知识可以分享。此外,我们已经将瑞士提契诺州的栗子树在埃塞俄比亚进行了种植实验,效果很好,这种树抗旱能力很强。

提契诺栗子树?

对呀,我们的外交部长伊格纳西奥·卡西斯(Ignazio Cassis)就是提契诺人。

伊朗外交部长已经向我确认,他将核查这个项目的可行性。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