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制造

瑞士制表商能否再次在百年危机中得以幸存?

现在我们不再需要手表,就可以知道确切时间。那么为什么瑞士制表业不但能保持生机,还能蓬勃发展?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9月20日 - 11:00
Skizzomat (插图)

Laurent Favre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他是Favre & Fils制表家族第十代传人,他们公司的最新产品是一款可以用作加密货币钱包的手表。价值10万瑞士法郎的样表正在制作当中。将赌注押在新技术上,能否为这家可以上溯到1718年的传统公司带来丰厚的回报?

他在一次访谈中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这有点像要在电力火车时代厘清蒸汽机的未来。你必须不断添加可以改进设计的相关功能。”

尽管人们多次预言瑞士制表业会走向消亡,但传统制表业也已经多次从濒临崩溃的边缘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当中。几十年来,瑞士制表业一直面临着接连不断的冲击和威胁,并且不得不学习适应新的技术。

在19世纪美国式工业生产方式的冲击下,英国制表业至此消亡,瑞士制表商则与他们不同,他们通过模仿那种工业生产方式,从危机中幸存下来。

另一次重大的挑战是1970年代的石英危机。尽管石英手表技术源自瑞士,但是并没有在瑞士钟表制造商那里获得青睐。

以精工公司(Seiko)为代表的日本竞争者,拥抱了石英时代的机遇,制造出比任何瑞士手表都更加便宜也更加准确的石英机芯。多家瑞士公司在这场危机中黯然离场。尽管如此,瑞士制表商仍然以斯沃琪手表(Swatch watches)的方式,最终在石英危机中交出了答卷。

最近的一次挑战是苹果手表(Apple Watch)以及其他智能设备的问世。尽管时钟并不是这类设备最吸引人的卖点,但它们可以显示时间。鉴于苹果公司借助苹果手机引领潮流并获得巨大成功,目前苹果手表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瑞士手表,但到目前为止,大多数制表商都更愿意在自己熟悉的领域坚守,只有那些生产平价手表的瑞士制表商,开始在这一全新的领域中崭露头角。

中国和俄罗斯是手表销售的主要市场,但目前的政治和经济现状决定了手表销售额下滑。在中国,反腐败运动禁止党内官员接受像奢侈手表这样的礼物。在俄罗斯,恶化的经济前景也对手表销售毫无帮助。

瑞士制表商内部也存在威胁。十多年来,斯沃琪集团(Swatch Group)一直试图阻止旗下空白机芯生产商ETA向自己的竞争者提供机芯,而ETA的机芯正是那些大众负担得起的手表品牌最爱使用的主要机芯。起初,反垄断委员会对此提出反对,然后又撤销了反对,但那时斯沃琪集团已经自己改变了主意。

由于这场争夺战的不确定性,那些依靠ETA机芯的小型制表商对未来手表关键元件的供应感到担忧。

瑞士议会自2017年开始实施对于使用“瑞士制造”标签的更加严格的要求,制表业许多公司表示,他们正在努力应对这些新的要求。根据最新的法律,瑞士自产零件比例的最低门槛已经从50%上升到了60%。这可能会迫使那些比较便宜的瑞士手表提高价格,并因此在价格战中处于更加不利的位置。

另外,瑞士制表业还有一种不良趋势,即销售数量更少但价格更贵的手表,这可能会让行业陷入恶性循环的风险。生产规模太小可能会使该行业难以筹集创新所需的资金。

新冠病毒(Covid-19)危机使得情况雪上加霜。瑞士巴塞尔钟表展(Baselworld)第20届展览被迫取消,参展商纷纷撤离,这使得这个全球最大的钟表展的存在受到了威胁。为了削减成本,瑞士钟表业有大约4万名员工处于部分失业(partial employment)状态,预计2020年手表出口额将下降25%,这将超过1975年石英危机以及2009年次贷危机衰退期间的出口额下降比例。

尽管问题重重,但瑞士钟表业的“观望”(wait and watch)政策已经帮助其在多次风暴过后屹立不倒。瑞士制造的机械时计仍然是地位的象征,假冒手表和灰色市场的猖獗可以证明这一点。

即使人们不再需要手表来指示时间,瑞士手表仍然备受追捧。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