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Skiplink navigation

瑞士各州虽然各行其道,联邦制却经受住“碰撞考验”

在洛桑的一次抗议行动中,餐馆工作人员摆出空桌子表达不满情绪。 Keystone / Jean-christophe Bott

法国已建立评估疫情危机的独立委员会,但瑞士却还未到总结的时刻。瑞士作为欧洲国家中遭受第二轮新冠病毒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其联邦制所犯的错误正遭受越来越尖锐的批评之声。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1月20日 - 09:00
Alain Meyer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瑞士联邦制的局限性是否在新冠疫情中昭然若揭?各州之间的差异和联邦政府的沟通失误全然暴露了出来。不同于其他国家,迄今为止,瑞士尚无任何独立机构负责监督瑞士政府及连带着的各州工作,以对危机治理给予指导。

现在瑞士某州的居民可能随时做好准备,愿意驱车数十公里去出售“非必需品”的商店进行圣诞节前的采购,而这些商店却位于另一个州,最好是商铺仍在营业的毗邻州。这类“游牧”流动在日内瓦湖地区已经进行了十多天。今秋为应对疫情蔓延,日内瓦出台了比毗邻的沃州更为严厉的行动计划。

汝拉州也出现了同样情况。上周末正值圣马丁节,本是他们用引以为傲的美食来庆祝的日子,却不得不进行范围有限(不超过5个人)的聚会。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传统食品Bouchoyade(法)的爱好者们不得不去其他州满足自己的味蕾,这令很多人感到遗憾。更糟的是,汝拉以前曾长期归属的伯尔尼州却和几乎所有的瑞士德语区一样,咖啡馆和餐馆目前仍在营业。

复盘报告

新冠病毒的第二波疫情在10月继续蔓延,而负责卫生的联邦委员阿兰·贝尔赛(Alain Berset)却指出,在我们国家,“人们早就知道各个州的商店营业时间不同。事实上,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自第一波疫情结束以来,每个州实际上都在各行其道,实行各自不同的应对措施。

虽然还未到总结的时刻,但瑞士人民却在质疑制度下存在的某些矛盾之处。今年春季,联邦委员会所发布的“特殊情况”状态政令下,神圣同盟获得了广泛支持,但此后这一同盟便受到动摇,并出现不和谐之音。全国层面发布的数十项措施和建议在执行中出现差异。

伯尔尼州绿党议员Hasim Sancar在春季末该州质询时撰文指出:“联邦无需再次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而应收紧人员流动的缰绳,因为人员流动是疫情传播的主要媒介。”他在文中要求就危机管理进行专门的报告,因为“比眼下更严重的其他流行病也在威胁着我们”。

在法国,国家受到监督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任命了日内瓦的传染病和流行病学专家、手卫生专家Didier Pittet领导独立委员会来评估健康危机,即由来自中立邻国的中立观察员来完成领导任务。当前这场危机对执政者而言是前所未有的,该机构的职责便是发现并指出执政者应对中的偏差和错误之处。

>>Didier Pittet受马克龙总统任命对法国疫情管理进行评估,自6月起便领导一个五人专家小组完成这一使命。这位流行病学专家10月13日曾亲临爱丽舍宫呈交第一版评估报告。(瑞士法语电视台RTS,2020年10月13日)

外部内容

上个月该机构汇报了首批结论(法)。他们指出,法国政府已经“较好预估这场危机的利害关系”。报告强调:“并不存在大规模或系统性不足。”然而,应对措施的执行却遇到了一些困难:缺乏预见、各个卫生机构间有时难以开展合作、筛查检测量增长缓慢。专家所观察到的大致是上述情况。

议会调查委员会也听取了部长们和各卫生机构负责人的意见。在议会演讲台和电视摄像机前,每个人都必须对危机中出现的失误进行解释,特别是防护口罩缺乏的问题。

不够准确的沟通

这样的复盘在瑞士是否有用且必要?政治学家、公共管理专家Andreas Ladner认为:“瑞士显然必须进行总结,但总体上联邦制还是较好地扛住了形势。”去年,这位洛桑大学教授在《瑞士联邦制》中发表关于瑞士这样非中央集权国家组织的分析文章,他指出瑞士联邦制“总体上是合作、对称、有竞争力和团结的”。

“瑞士显然必须进行总结,但总体上联邦制还是较好地扛住了形势。”

Andreas Ladner,政治学家

End of insertion

他认为,从当前的危机处理来看,上述四个形容词通过了“碰撞试验”。他也补充说:“除了对称方面,各州之间及他们各自掌握的资源上都存在很大差异。”但他认为:“联邦政府、各州和市镇间仍展现了较好的互动水平。”

因此,他认为并没有和法国一样成立独立的监督委员会来识别瑞士错误的必要。Andreas Ladner所指的,是为回应有人对现在提出的问题所做的总结。“成立这样的委员会是要听取什么?”他脱口而出道。“一些我们已经听过的、简单平庸的论调必然被重复。”如果说新冠疫情时代下,联邦制在施政中出现了不和谐之声,那应当从具有缺陷且自相矛盾的沟通传播上入手。

Andreas Ladner教授记录了多个缺乏沟通准确性的实例。“在危机开始时,政府解释称没有必要戴防护口罩,这对民众理解形势毫无帮助。同样的情况发生在联邦政府成立的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工作组自行发布结论也招致了民众热议”。但是与法国这类中央集权制国家相比,瑞士今天的表现并不差。通过因应形势进行调整,瑞士联邦制度目前为止都较好抵御住了危机的冲击。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