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Skiplink navigation

瑞士各州雖然各行其道,聯邦制卻禁得住“碰撞考驗”

在洛桑的一次抗議行動中,餐館工作人員擺出空桌子表達不滿情緒。 Keystone / Jean-christophe Bott

法國已建立評估疫情危機的獨立委員會,但瑞士卻還未到總結的時刻。瑞士作為歐洲國家中遭受第二輪新冠病毒疫情影響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其聯邦制所犯的錯誤正遭受越來越尖銳的批評之聲。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1月20日 - 09:00
Alain Meyer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瑞士聯邦制的侷限性是否在新冠疫情中昭然若揭?各州之間的差異和聯邦政府的溝通失誤全然暴露了出來。不同於其他國家,迄今為止,瑞士尚無任何獨立機構負責監督瑞士政府及連帶著的各州工作,以對危機治理給予指導。

現在瑞士某州的居民可能隨時做好準備,願意驅車數十公里去出售“非必需品”的商店進行聖誕節前的採購,而這些商店卻位於另一個州,最好是商舖仍在營業的毗鄰州。這類“游牧”流動在日內瓦湖地區已經進行了十多天。今秋為應對疫情蔓延,日內瓦頒出了比毗鄰的沃州更為嚴厲的行動計劃。

汝拉州也出現了同樣情況。上週末正值聖馬丁節,本是他們用引以為傲的美食來慶祝的日子,卻不得不進行範圍有限(不超過5個人)的聚會。在接下來的幾天裡,傳統食品Bouchoyade(法)的愛好者們不得不去其他州滿足自己的味蕾,這令很多人感到遺憾。更糟的是,汝拉以前曾長期歸屬的伯恩州卻和幾乎所有的瑞士德語區一樣,咖啡館和餐館目前仍在營業。

政治拼裝車

新冠病毒的第二波疫情在10月繼續蔓延,而負責衛生的聯邦委員亞藍·貝爾賽(Alain Berset)卻指出,在我們國家,“人們早就知道各個州的商店營業時間不同。事實上,這也不是什麼新鮮事”。自第一波疫情結束以來,每個州實際上都在各行其道,實行各自不同的應對措施。

雖然還未到總結的時刻,但瑞士人民卻在質疑制度下存在的某些矛盾之處。今年春季,聯邦委員會所發布的“特殊狀態”狀態政令下,獲得了廣泛支持,但此後出現不和諧之音。全國層面發布的數十項措施和建議在執行中出現差異。

伯恩州綠黨議員Hasim Sancar在春季末該州質詢時撰文指出:“聯邦無需再次宣布進入緊急狀態,而應收緊人民流動的韁繩,因為人民流動是疫情傳播的主要媒介。”他在文中要求就危機管理進行專門的報告,因為“比眼下更嚴重的其他流行病也在威脅著我們”。

在法國,國家受到監督

法國總統埃曼紐·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任命了日內瓦的傳染病和流行病學專家、手衛生專家Didier Pittet領導獨立委員會來評估健康危機,即由來自中立鄰國的中立觀察員來完成領導任務。當前這場危機對執政者而言是前所未有的,該機構的職責便是發現並指出執政者應對中的偏差和錯誤之處。

>>Didier Pittet受馬克龍總統任命對法國疫情管理進行評估,自6月起便領導一個五人專家小組完成這一使命。這位流行病學專家10月13日曾親臨愛麗舍宮呈交第一版評估報告。 (瑞士法語電視台RTS,2020年10月13日)

外部内容

上個月該機構匯報了首批結論(法)。他們指出,法國政府已經“較能預估這場危機的利害關係”。報告強調:“並不存在大規模或系統性不足。”然而,應對措施的執行卻遇到了一些困難:缺乏預見、各個衛生機構間有時難以開展合作、篩查檢測量增長緩慢。專家所觀察到的大致是上述情況。

議會調查委員會也聽取了部長們和各衛生機構負責人的意見。在議會演講台和電視攝像機前,每個人都必須對危機中出現的失誤進行解釋,特別是防護口罩缺乏的問題。

不夠準確的溝通

這樣的複盤在瑞士是否有用且必要?政治學家、公共管理專家Andreas Ladner認為:“瑞士顯然必須進行總結,但總體上聯邦制還是稍好地扛住了形勢。”去年,這位洛桑大學教授在《瑞士聯邦制》中發表關於瑞士這樣非中央集權國家組織的分析文章,他指出瑞士聯邦制“總體上是合作、對稱、有競爭力和團結的”。

“瑞士顯然必須進行總結,但總體上聯邦制還是稍好地扛住了形勢。”

Andreas Ladner,政治學家

End of insertion

他認為,從當前的危機處理來看,上述四個形容詞通過了“碰撞試驗”。他也補充說:“除了對稱方面,各州之間及他們各自掌握的資源上都存在很大差異。”但他認為:“聯邦政府、各州和市鎮間仍展現了稍好的互動水平。”

因此,他認為並沒有和法國一樣成立獨立的監督委員會來識別瑞士錯誤的必要。 Andreas Ladner所指的,是為回應有人對現在提出的問題所做的總結。 “成立這樣的委員會是要聽取什麼?”他脫口而出道。 “一些我們已經聽過的、簡單平庸的論調必然被重複。”如果說新冠疫情時代下,聯邦制在施政中出現了不和諧之聲,那應當從具有缺陷且自相矛盾的溝通傳播上入手。

Andreas Ladner教授記錄了多個缺乏溝通準確性的實例。 “在危機開始時,政府解釋稱沒有必要戴防護口罩,這對民眾理解形勢毫無幫助。同樣的情況發生在聯邦政府成立的新冠病毒特別工作組,工作組自行發布結論也招致了民眾熱議”。但是與法國這類中央集權制國家相比,瑞士今天的表現並不差。通過因應形勢進行調整,瑞士聯邦制度目前為止都稍好抵禦住了危機的衝擊。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