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大学生不全是"有钱的懒骨头"

(Keystone)

大学生只靠奖学金不足以支付学费:10名学生中有8名必须在学习之余打工,而10名中有9名则依靠父母资助完成学业。

去年瑞士联邦统计局(BfS)在2万名大学生中做了的一项有关大学生社会处境的调查,64%的大学生参加了这项调查,得出的结果是:在过去几年中瑞士大学生的社会处境有所下降。

瑞士的大学生们终于有机会摘掉“懒散、无所事事”的坏名声:瑞士国家教育秘书处的Charles Kleiber对该项调查的结果进行了总结:“随着学生人数年复一年的增长,学生的社会处境也变得越来越窘迫。”联邦统计局对过去几年中瑞士学生的社会状况做了调查。

另一个调查结果显示,每6名学生中只有1名有机会获得奖学金。父母的资助平均可以支付学生费用的一半以上。学生打工所得或者以往的储蓄可支付生活预算的40%,而1973年学生靠打工和积蓄只能支付生活学习费用的17%。奖学金和银行贷款的金额只能解决学生生活费用的10%。

税收照旧

一位大学生平均每月花费1650瑞郎。与父母同住的大学生每月需要1300瑞郎生活费,在外居住的大学生则需1900瑞郎才能满足生活的需要。这里有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资助孩子上大学的父母并不会因此而得到减税,而不得不打工支付学费的学生,也必须象其他人一样缴纳同等的税务。

学业需要管理

国家教育秘书处指出,这种形势与大学制度改革之间有可能发生冲突:“新学业体制改革对学生的要求更高,学生必须更加集中精力于他们的学业。”所以打工几乎不可能了。

波洛尼亚改革(Bologna-Reform)将欧洲大学教育模式给以统一和强化。每门学科有一定的学分。如果三年之后,学生得到了应得的学分,便可得到学士(Bachelor)学位,再修2年可得到硕士(Master)学位。

机会不再平等

Kleiber注意到:近几年,必须自己打工完成学业的学生人数有了明显增加,这一点非常令人担心,因为“公平竞争”将会不再公平。

学生代表对此也同样感到担忧。瑞士学生协会(VSS)的Rahel Imobersteg说:“来自普通家庭的大学生在高等院校中一向处于弱势。”

Rahel Imobersteg同时告诉记者:“进入高等学府的机会变得越来越不平等,因为学业的费用将越来越多地落在学生及学生家长的肩上。”

反对过分的州自治

因此瑞士学生协会的代表提出改革奖学金制度。Imobersteg及瑞士高等学院学生协会,也同样认为,各州之间奖学金在数额及数量上的巨大差异应该得到平衡和统一。

但是至少有一点令Imobersteg感到满意:“这项调查为大学生们洗清了名誉:‘并不是所有大学生都是有钱的懒骨头。’”

swissinfo

数据资料

瑞士拥有10所州立大学,2所联邦理工学院(ETH)和7所高等专业学院。

2005年有11万学生在各大学和联邦理工学院就读。5万就读于高等专业学院。

48%的学生为女生,其中外国学生占总学生人数的23%。

信息框结尾

相关信息

根据瑞士联邦统计局的调查结果显示,学生平均每月花费1650瑞郎。

父母支付其中的50%,另外40%来自打工所得,10%为奖学金。

由于奖学金的发放由各州自行决定所以在瑞士各地奖学金在数额及数量有很大的差异。

信息框结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