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女特使和缅甸危机

2021年3月25日,缅甸人在仰光抗议政变。 Copyright 2021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联合国缅甸问题特使Christine Schraner Burgener希望通过谈判让缅甸的政变将领清醒起来,否则那里有可能发生人道主义危机和内战。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3月31日 - 09:00
Samuel Schlaefli
Christine Schraner Burgener Keystone / Anthony Anex

在我们的Zoom采访中,Christine Schraner Burgener正在她伯尔尼的家中居家办工,她目前正以联合国缅甸问题特使的身份,参与书写一段世界历史。

自2月1日敏昂莱将军出乎意料地夺取了缅甸政权以来,每天都有抗议者被安全部队杀害,晚上常有数十名政治活跃人士未经指控就被逮捕,针对这种情况这位女特使一直在努力想办法缓和局势。

目前她每天工作19小时(也加上时差的关系)。她很早就起床,这样她就有尽可能多的时间与她在当地的两位同事、与抗议者、部长、大使和非政府组织交谈。她一直工作到深夜,因为还要向纽约的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和大会通报情况,以及与各国外长举行视频会议。看得出来,她这么说不是为了抱怨。 

缅甸安全部队残酷镇压抗议者,SRF新闻,25.03.2021:

外部内容

瑞士资讯swissinfo.ch:Schraner Burgener女士,在我们采访开始之前,你刚与缅甸各地的民主抗议活动的关键人物举行了三小时的视频会议。当地的情况如何?

今天大家都很愤怒,他们阅读和听取了足够多的政府代表和联合国的发言和讲话,现在是时候有所行动了。他们希望国际军事力量出面干预,阻止缅甸军队进一步犯下危害人类的罪行。我的任务是向他们说明不会有这种干预。以保护责任为基础的联合国决议需要由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作出决定,而这样的决议会被否决权大国中国和俄罗斯阻止。我的谈话对象对此所作出的反应是:‘那就让某一个国家出兵。’这当然也不可能,但至少现在不再有任何一个国家还支持当前缅甸的形势。

2021年3月25日,缅甸曼德勒的示威者。 Keystone / Stringer

但叛军的将领们还在乎吗?

事实上,军方还认为回到2011年前的时代是可能的。然而,在我眼里,这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梦想。我们生活在2021年,民众已经不再听之任之。10年的民主进程不可能一笔勾销。现在很多走上街头的年轻人,已经习惯了自由。对于今天任何一个20岁或25岁的人来说,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媒体对政府和军队进行批判性报道是绝对正常的。尽管近年来有过一些镇压,但我对缅甸人民如今能如此公开地发表批评的言论,感到惊讶。这样成长起来的人,不可能再回到过去。而军队完全低估了这一点。这次不再像1988年那样,“只有”僧侣走上街头,抗议活动涉及所有阶层、人口和宗教,并得到大多数民族武装团体的支持。一方面这很重要,但同时也潜在着将冲突升级为内战的可能。

抗议活动很快将持续两个月了,民间面临的困境有多大?

这里很快就会陷入人道主义危机,大多数人已经无法取款,食物也越来越紧张。医疗服务已经完全崩溃了,连新冠病毒的预防都顾不上了。此外,不容忘记的是: 就在政变前,缅甸就有约30万少数民族被驱赶,仅在过去两年中,由于军队在若开邦与阿拉干军开战,就增加了6万流离失所的人。

您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每天都会收到来自缅甸人民的约2000条信息。他们都给您写些什么?

他们经常发些抗议的视频给我,有时几乎令人不忍目睹,例如,志愿者如何被警察拖出救护车,然后在大街上被警察用枪托打他们的头,直到打死为止。我还看到过警察近距离向手无寸铁的抗议者头部开枪的视频。最近,我收到一位完全陌生的女性的信息,她给我写信说她准备为自由而死,最主要的原因是,她和她的孩子们不能再生活在独裁统治下。

2021年3月23日,一名男子在抗议活动中被缅甸安全部队枪杀。 Copyright 2021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缅甸的局势似乎极为混乱,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也无法就国际干预达成一致,军政府将不惜一切代价保住权力,您打算如何调解?

在谁能合法执政的问题上,我不会妥协,当然是那些当选的代表,但是他们要么被逮捕,要么躲起来,要么目前正逃往泰国。不过,我倒是有一些想法,如何让军队清醒过来。这里重要的是-在亚洲几乎总是如此-要顾及所有人的面子。对于这种调解,我必须能面对面与负责任的人交谈。

您有两个工作人员在当地,但几周来您一直在想办法,亲赴缅甸,未能做到的原因是什么?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中有反对意见,他们担心缅甸军事政权会因我的存在而获得额外的合法性。

您作为特使出行还需要安全理事会的批准吗?

不需要,如果不是因为疫情,我现在可能早在那里了。目前,几乎所有东南亚国家都有两周的隔离义务。此外,仰光机场也已关闭;实际上只有外国的救援航班和每两个星期从吉隆坡出发的联合国航班。

为什么现在对他们来说这么重要?

有些事不能通过视频讨论,只能面对面交谈。当我和军队通话时,谈话总是会被录下来。所以,很有可能会被断章取义,拼接成其他含义的内容。另一方面,在私人谈话中,你有机会可以悄悄说一些非常机密的事情,例如,在去谈判的路上,或者在谈判之后。

2018年6月17日,Christine Schraner Burgener在访问缅甸西部的一个难民营时。 Keystone / Nyunt Win

那顾全军队将领面子的又会是怎样的解决方案?

我不想透露太多。但必须能和正确的人交谈。军队会继续存在。问题是,谁来掌控?我坚信,目前尚有解决办法。在军队内部,已经有人逐渐意识到,这样搞下去毫无出路。

过去三年,您曾十几次前往缅甸,既见到了与您几乎成为朋友的昂山素季,也见到了军队的代表。这次政变对您来说有多意外?

我一再警告可能会发生政变-在安全理事会面前也是如此。但大多数人都认为我在夸大其词。国际社会批评,是昂山素季引起的军队暴力行为,这是不公平的。她的情况非常被动:军队拥有否决权,几乎可以阻止所有的决定,让她怎么治理?在某些时候,她不得不逆流而上,不顾阻力,为她做出许多牺牲的祖国而奋斗,现在她又被拘留了,真令人气馁...……

示威者高举昂山素季的照片,要求释放这位政治家。 Keystone

您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吗?

不知道,政变后我没再和她联系过。但我们与她的律师有联系,律师告诉我们,她在最近的视频图像上看起来很健康,非常坚定。这让我稍稍放心了一些。我觉得这是昂山素季也还没有放弃的信号。

关于Christine Schraner Burgener

Christine Schraner Burgener于1963年出生在Meiringen,在日本长大。她于1991年进入瑞士外交部门。

在摩洛哥、伯尔尼和都柏林任职后,Schraner Burgener担任了联邦外交部国际法局副局长和人权与国际人道主义法司司长。

2009年起,她担任驻泰国大使,2015年起担任驻德国大使。三年后,联合国秘书长António Guterres任命她为联合国缅甸问题特使。

这是在缅甸军队驱逐数十万罗辛亚穆斯林少数民族成员几个月之后。2022年,她将接任移民国务秘书处主任职务。

End of insertion

(译自德文:杨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