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股份比例減少 海外投資者擁有60%的瑞士企業

全球投資者已大幅擴張其在瑞士各銀行與企業的控制力。

全球投資者已大幅擴張其在瑞士各銀行與企業的控制力。

(Keystone)

全球各金融機構正在日益成為瑞士主要企業的大股東。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信息框结尾

根據瑞士《新蘇黎世報週日版》(NZZ am Sonntag,德)外部链接委託安永會計師事務所(Ernst & Young)外部链接所作的一份報告,掌握在瑞士人手中的重要瑞士企業股份份額還不到40%。

該報列舉了瑞士銀行業巨頭瑞士信貸集團(Credit Suisse )的例子,作為金融機構的典型,那裡的傳統式股東民主制度正被迅速削弱。

瑞士信貸集團的小股東遍布瑞士全國,共有9.95萬人扮演著該集團共同所有人的角色。但在不久將舉行的蘇黎世年度股東大會上,瑞士私人股東幾乎沒有決定權可言,因為他們僅持有總資產的10%。

相比之下,瑞士信貸集團的七個最大投資者就持有35%的股份。這些投資者有著諸如Harris Associates、Olayan Group、Dodge & Cox或者Silchester這類名字,即所謂的機構投資者,他們管理著龐大的財富,而且幾乎不為公眾所知。

上週日(4月7日)公佈的報告顯示,就瑞士信貸集團而言,這些專業投資者中的82%來自海外,只有18%來自瑞士本國。

外國投資者在瑞士都買了什麼?

图表
(swissinfo.ch)

全球投資者

這種現像不僅僅局限於金融業。在大多數企業裡,全球重要投資者也已大幅擴張了自己的控制力。

這是諮詢顧問企業安永集團首次審視瑞士30強企業的所有權結構。 2012年瑞士人所佔股份尚為42%,到2018年這一數字已下滑至39%。

图表

三分之一以上(35.1%)的股份不可分配。這些不可分配股份的推斷基於方差在各處平均分配的假定。

(swissinfo.ch)

安永調研負責人托比亞斯·梅耶(Tobias Meyer)表示:“海外投資者的資金大幅投入表明了我國經濟的吸引力與全球關係網。”

梅耶認為這些大都是穩定的資金參與,他不同意“出賣經濟”的口號。

他解釋說:“這些股東還承擔了實業風險,整個經濟最終都會從中受益。開放的資本市場是我國的競爭力優勢。”

盎格魯-薩克森影響

不過,全球投資者的支配地位怎樣改變了各企業的管理文化?

代表了220多家瑞士養老基金利益的Ethos投資基金會會長文森特·考夫曼(Vincent Kaufmann)指出,企業管理所受的盎格魯-薩克森影響非常明顯。

它體現於經理薪酬這個敏感問題。 “本國股東更為在意獎金金額是否過高。原則上我們拒絕超過1000萬瑞郎(約合1000萬美金)的年薪,因其不能反映我國社會合作關係的精神,”他告訴《新蘇黎世報週日版》。

但對海外重要股東來說,只要遵守了正規程序,薪酬水平問題一般退居其次。

考夫曼的評價得到了研究證實。 2016年耶魯大學和巴塞羅那大學所做的某項調查結果顯示,機構投資者對一家企業的持股比例越高,經理薪酬的金額也越高。

SDA-Keystone/NZZ/ds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