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士,人们不爱哭穷”

Alessandro和Fabienne Menna夫妇。 Rachel Engeli

一对瑞士夫妇通过facebook组织私人援助,帮助那些生计受到威胁的人们。帮助者可以赠送衣物,邀请困难家庭参观动物园,或者和受助者一道去采购。这种直接递上援手的方式,在瑞士德语区很受欢迎。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04日 - 09:00

一切始于爱。

2017年,刚刚甩掉一身债务的Fabienne决心为负债累累的人们成立一个互助小组。她通过facebook和Alessandro Menna-“活在生存线上”(Leben am Existenzminimum)聊天室的管理员-取得了联系。Alessandro觉得成立互助小组是个好主意,两人约见了几次以交流相关事宜。“聊着聊着,我们发现对彼此都挺有好感,”Fabienne笑着说。

现在,两人已结为夫妇,事业也在发展:他们成立了一家名叫“Siidefade(德)”的协会,期望给予穷困者持续性的脱贫援助。协会网站上标明的目标之一便是:“不管何处发出求援呼叫,马上会有援助者现身,向求助者伸出援手,给予其所需帮助。”

Fabienne讲述道,她负债时和大部分经济困难者的反应一样:“从不和别人提及自己的困境。这属于瑞士人的观念,不会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财政出现了问题。”人们想尽量维持一切静好的假象,直到走投无路。这样其实是错的:人们应该去寻求帮助,去主动解决问题。

助人者乐于直接接触

“要互相帮,不自己扛”,除了国家和个人相结合的援助网络之外,帮助者和受助者的直接接触也是协会的重要特色之一。通过facebook,助人者可以赠送玩具、衣物或者家具给穷困者;抑或双方结伴去买菜购物,一方帮另一方结账。

“还有的救助人请困难家庭去动物园游园、去足协博物馆参观或者一起去郊游,” Alessandro Menna介绍。如果穷困者家中陷入脏乱无序,也会有人上门帮助收拾整理。

Fabienne Menna补充道:“其实真不需要很多金钱,有人来帮助做做家务,或者帮忙填写一些表格,就是最好的支援。一个小小的举动,会产生很大的效果。”

这是典型的“瑞士式”援助,Fabienne接着说:“人们希望了解自己的钱用在了何处。”受助者也喜欢和援助人的直接往来,因为这样他们可以感受到后者的心意,而非简单的施舍和接受施舍。

社会福利机构的官僚主义

鉴于存在产生依赖关系的风险,瑞士大型援助组织并不赞成这种直接援助的方式。Menna夫妇说:“接受我们施助的人与帮助者保持着定期联系。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发现任何过度依赖的问题。相反,他们之间有的已经成为朋友。”

“很多大型救助组织也没有密切协助某一受助人的能力,” Fabienne Menna说。瑞士社会福利机构还是非常官僚的。

Facebook上已经有人发问,质疑为什么要在facebook上“要饭”,因为在瑞士有足够的援助组织。Fabienne Menna说:“我本人也只有在自己卷进去之后,才明白那里有多官僚。”

瑞士穷人都是谁?

另一个问题是,很多穷困者-比如,负债人或者穷忙族们-并非社会救济金领取者,因此得不到官方帮助。“还有很多人,收入不错但依然负债累累。他们也得不到救济金,” Fabienne Menna解释道。

Menna夫妇发现,很多离婚家庭会面临穷困。不只是单身母亲,还有要缴纳抚养费的父亲们,也往往生活在最低生存线上。“有的男性必须承担高昂的抚养费,最后没给自己留下什么,”Alessandro说。

老年人生活窘困也是常见的现象。“有些人在工作了40年之后,领到的退休金却几乎难以维持生计,”Fabienne说。

疫情期的食品包

zvg

新冠危机令情况发生了哪些改变?Fabienne说:“由于短时工作(又称:部分失业)政策、小时付薪方式和缺乏订单的情况,很多经济状况原本不错,或者收入勉强度日的人都纷纷遇到财政困难。”

当一个私人团体联系到他们,说明已为食品援助行动筹集到资金时,Mennas夫妇立即表示愿意与其合作。5月底,他们在苏黎世的Tonhalle Maag分发了500个装有援助食品和护理产品的口袋。

这张照片是早前日内瓦社会福利机构在疫情期间组织的援助活动场景。当天数百人排长队领取了价值20瑞郎救助物资。

“我们不希望自己的活动这样被曝光,” Alessandro表示,“我们非常注意保护受助人的隐私,来领取援助品已经需要很大的勇气了。”

夫妇俩这两天废寝忘食,但是累并快乐着。“很多受助者或者了解到我们行动的人不断给我们寄来感谢电邮。”

助人者并非最有钱的人

Alessandro Menna自己是一名零售业雇员,而Fabienne有自己的IT远程销售代理公司。这对夫妇没有孩子,没有生计困难,但也并不富裕。

他们为互助协会投入资金和大量志愿工作。一部分援助基于直接的食品捐赠,还有很多志愿者和施助者的付出。为了协会活动获得资金保障,Alessandro和Fabienne希望将来有基金会和私人的加入。没有捐助者、赞助者和志愿者,协会上次的疫情救助行动就不会得以实现。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