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生物多樣性 動植物"移民"對瑞士的威脅

tartaruga nell'acqua

原生於美國的紅耳龜以瑞士原生兩棲動物的卵與幼蟲為食。(Denis Rozhkov)

(Denis Rozhkov)

您的花園是否受到外來物種的侵襲?進口動植物是全球生物多樣性喪失的主要誘因之一,瑞士對防治外來入侵物種的工作已卓見成效,但是,社會各界的共同努力十分必要。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信息框结尾

棕櫚樹(德、法)外部链接是位於阿爾卑斯山脈南部的瑞士提契諾州的標誌性植物,在私家花園與公園裡隨處可見。得益於當地近乎地中海式的氣候,棕櫚甚至在林間也開枝散葉、不斷蔓延。該州推廣旅遊項目的負責人一致認為,此樹種十分寶貴,令當地旅遊產業如虎添翼。

然而,在提契諾州自然歷史博物館(Museo di storia naturale del Canton Ticino)工作的Brigitte Marazzi卻持有異議,在她看來,原產於東亞的這種棕櫚是當地亟待解決、迫在眉睫的一個問題。 “棕櫚體現了提挈諾州異域風情的一面,來自阿爾卑斯山脈北部的遊客漫步林間時欣賞到不斷繁生的棕櫚,常常感到興奮不已。然而,很多人都不知道該樹含有劇毒。”瑞士植物物種信息數據中心-Info Flora(多語)外部链接的這位科研人員肯定地表示。

棕櫚蔓延迅速,不斷擴充領地,嚴重威脅了本土物種的生長,Brigitte Marazzi解釋說,“這是過去可能被我們低估了的一個問題。”

侵入瑞士的棕榈树

棕榈是瑞士现有的近800种外来物种之一。与大多数人们有意或者无意引进的动植物不同的是,“提挈诺州”棕榈树被认为是外来入侵物种。

威脅生物多樣性

棕櫚是瑞士現有的近800種外來物種之一。與大多數人們有意或者無意引進的動植物不同的是,“提契諾州”棕櫚樹被認為是外來入侵物種。

“被定義為'入侵'物種的植物、動物及菌類可能危害人類與牲畜的健康,危及基礎設施以及當地整體的生態體系。”瑞士聯邦環境署(多語)外部链接生物多樣性研究專家Gian -Reto Walther指出。從全球範圍看,外來物種導致原生物種的生存空間與養料資源不斷“縮水”,當地生態環境受到破壞,成為生物多樣性喪失的主要原因。

保護生物多樣性

“生物多樣性”一詞指的是地球上生命呈現形式的多樣性、動植物物種種類的豐富性、物種內遺傳多樣性以及不同類型的棲息地。

5月22日是國際生物多樣性日(多語)外部链接。為了與名曰“使命B”(Missione B)(多語)外部链接動議相呼應,瑞士資訊swissinfo.ch 的母公司-瑞士廣播電視集團(SRG SSR)誠邀公眾在自家花園和陽台上打造新型綠色空間。

信息框结尾
图表
(swissinfo.ch)

警惕外來松鼠氾濫

根據我們手頭現有的2006年的唯一一次統計,瑞士的外來入侵物種有107種,如今要遠超這一數字,Gian-Reto Walther指出,“近幾年裡,我們注意到新型物種的侵入,其中包括蠶食健康樹木的光肩星天牛(Anoplophora glabripennis,多語)外部链接,大家也不要忽略瑞士門戶面臨的外來物種的威脅,已在我們鄰國現身的亞洲大胡蜂(多語)外部链接就是一個例子,還有灰松鼠,這些松鼠的'安營扎寨'造成了當地松鼠的滅絕。”

入侵物種不斷增多與全球貨運和人員流動不無關係,瑞士聯邦環境署的這位專家解釋說。每一物種都有其來源渠道。 “我們認為,亞洲大胡蜂是隨園藝用的陶瓷花盆而潛入歐洲,而虎蚊(意)外部链接很可能是通過從亞洲進口的二手車胎而入境。”

“雙向”入侵

鑑於位於歐洲大陸中心的地理位置,瑞士尤其防不勝防。 “如果一種入侵物種進入歐洲,我們無疑也會難以倖免。”Gian-Reto Walther指出。

然而,相對於其他國家,瑞士也有其得天獨厚的優勢,他接著表示,“瑞士是歐洲幾支河流的發源地,這些河流流向國外,一方面,我們遇到的外來水生物種入侵的問題不太嚴重,但是從另一方面看,我們對於瑞士出境物種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事實上,我們不應該忘記,入侵物種的問題具有雙向性。

原產於瑞士與中歐的一些植物也令其他大陸的國家頭痛不已,瑞士植物物種信息數據中心的Brigitte Marazzi舉了千屈菜(德、法)外部链接一例,該藥用植物已被列入世界百大入侵物種(英)外部链接名單。 “千屈菜是瑞士潮濕地區的典型原生物種,作為觀賞植物被引入美國,在那裡,該種植物找到了適宜的繁殖環境,成為令美國人搖頭的一大難題。”

distesa di piante erbacee con fiorellini viola

在瑞士“循規蹈矩”的千屈菜在美國卻不斷“開疆擴土”。

(Ruud Morijn)

“值”6百萬瑞郎的小昆蟲!

為了應對外來物種的入侵,瑞士政府將重點放在防治上,2016年,瑞士政府通過了《抵制外來物種入侵的國家策略》(多語)外部链接

各州採納的手段也碩果頗豐,得益於及時採取“根除”行動,日內瓦州成功地消滅了能夠迅速覆蓋整個水體表面的外來入侵物種沼生水丁香(意)外部链接。今年3月,弗里堡(Fribourg)州宣佈在消滅光肩星天牛的戰役中取得勝利。 2011年,瑞士首次出現了光肩星天牛(點擊此處外部链接觀看瑞士法語電視相關節目)

“有時候,打勝仗也是可能的,但是卻代價不菲。”Gian-Reto Walther承認。為了消滅弗里堡州的光肩星天牛,他們不得不砍伐掉700株樹木,治理經費達260萬瑞郎。在蘇黎世州,在出現該昆蟲的蟲害區,滅蟲開銷也約達330萬瑞郎。

"公民應該了解自己想要購買植物的原生地及其蔓延性,辨識並且根除新型入侵物種"

Brigitte Marazzi,瑞士植物物種信息數據中心

引言结束

法律雖嚴格卻遠遠不足

根據植物保護條例,各州必須對一系列外來植物盡快採取干預,甚至個人也應該允許執法者進入自家花園清除外來入侵物種。

對於特定入侵物種,比如說豚草(德、法)外部链接,瑞士立法嚴格禁止培育以及進行銷售,比各鄰國要嚴厲得多,Gian-Reto Walther確認道。

瑞士聯邦環境署的專家接著表示,儘管存在禁令,然而在解決森林與農業領域以外的新型外來入侵物種繁生的問題上,現行法律(意)外部链接還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例如,我們沒有通過法律規定園丁不能進口其他國家定性的入侵物種。目前,瑞士禁止銷售的入侵物種屈指可數,然而,對於其他不在'黑名單'上的外來物種,消費者享有知情權。”Brigitte Marazzi解釋說。

瑞士植物物種信息數據中心的這位工作人員認為,引起公眾重視並且令他們負有責任感至關重要。 “公民應該了解自己想要購買植物的原生地及其蔓延性,辨識並且根除新型入侵物種(多語)外部链接,我們也期待個人的參與,我建議大家能用本土物種來美化自家的花園。”上個星期,瑞士政府已經進行討論,試圖通過法律規定個人必須全力以赴以期防治外來入侵物種(多語)外部链接,包括提供經濟支持。

在瑞士首都伯恩,一群自願組成的植物學專家隊伍在各大公園內進行定期巡邏,目的是鑑別外來入侵物種以及引起市民重視。

國際合作

正如全球其他問題一樣,干預手段不應僅局限於地方和區域,從國際層面來講,在《伯恩公約》(多語)外部链接(保護野生動植物以及生物群落)以及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多語)外部链接框架下,瑞士對保護本土物種積極投入。

1994年,瑞士認可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要求,到2020年,各成員國應該更新自己領土上的外來入侵物種名單。 “這將令國際合作不斷完善,向其他國家學習,交換各自經驗,我們可以更為有效地解決問題。”Gian-Reto Walther堅信。


(翻译:薛伟中)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