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瑞士军队想购买新型战斗机,不问人民简直是不可能的。 © Keystone / Jean-christophe Bott

军队想买新型战斗机?没关系,看人民答不答应。由人民来决定军备议案,这是独一无二的瑞士特色。令人称奇的是:针对从1977年起总共24项与国防有关的动议,人民所作出的民主决定均以支持军队而告终。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27日 - 09:00

9月27日,瑞士选民将就一项高达60亿瑞郎、用于购买新型战斗机的贷款作出抉择。

很快,到底由哪种机型来保护瑞士阿尔卑斯领空的问题将见分晓: 近几十年来,没有什么能够比飞机更能体现瑞士在国防安全政策中的民主化程度。

自1977年以来,瑞士人民已经就军队提案作出过不少于24次的表决。大部分投票都是因为传统的左右翼分歧而发起的:中间/右翼党派支持军队;左翼/绿党反对。如果瑞士军队想购买新型战斗机,不问问人民简直是不可能的。

如此看来,瑞士的每一架战斗机都有直接民主伴飞。

公众怀有强烈兴趣

转变发生于1993和2014年:届时分别出台了“反对新型战斗机”和“购买鹰狮战斗机”两项动议,投票率均超过55%,是近50年来参与率最高的,Diane Porcellana说,她在伯尔尼大学瑞士民主发展研究项目组,负责《瑞士政治年鉴》的安全政策部分。

如果现在不让人民在购买战斗机时投票,会很麻烦。

Diane Porcellana

End of insertion

“从这两次投票的动员参与情况来看,公众对购买新型战斗机非常感兴趣。如果现在不让他们在购买战斗机时投票,会很麻烦,”这位政治学家说。

2014年没有飞起来的瑞典鹰狮战斗机。9月27日,人民会告诉政府,批准购买新型战斗机的贷款,是不是“做对了”。 Keystone

这些与战斗机有关的投票议案是之前提到的、近40年来24个军队议案中的一部分。“在国防安全和外交政策上的民主化并非政府所愿,”《瑞士政治年鉴》的负责人Marc Bühlmann表示。正相反,让人民过多参与联邦主要职能部门的决策,会让事情变得棘手。

1848年以来的军队提案

自1848年起瑞士男性,-自1971年起还包括女性共就军队提案进行过45次表决。这占所有630项表决议案的7%。

“直至60年代初期的核武器议案,从根本上来说动议内容都是涉及修改宪法和法律的,大部分由军队首领授意,”军事史学家Rudolf Jaun说。

自70年代末起,军队提案开始逐渐增多。

80年代左翼与和平主义阵营发起了多个反军队的公民动议。

1987年的Rothenturm动议和1989年的废除军队动议成为了瑞士在国防安全政治领域内实现民主化的基石。

End of insertion

 军事史学家Rudolf Jaun的看法不同:“瑞士的直接民主并没有把政治领域排除在外,因此它也是其中的一部分,”这位苏黎世大学前历史系教授说。

“在国防安全和外交政策上的民主化并非政府所愿。”

《瑞士政治年鉴》的负责人Marc Bühlmann

End of insertion

拥军派在投票中占上风

纵观历年投票结果,虽然人民对军队拥有越来越多的话语权,但这并没有什么值得担忧的:“只有4项投票结果与政府和议会的意见相左,”Bühlmann说。

它们是:

  • 之前提到的“鹰狮战斗机”投票,2014年。
  • 1987年,“Rothenturm”动议,禁止在受保护的沼泽地修建军事广场。
  • 1994年,拒绝派兵加入联合国蓝盔部队。
  • 反对联邦集中生产个人军事装备(1996年)。

有故事的“GSoA”表决

对政治学研究者Bühlmann来说,1989年的“GSoA”-废除军队动议在这一民主化进程中起到了特别的推动作用。该动议的名字源于其发起人“瑞士无军队组织”。“

虽然当时’仅有’35.6%的人表示赞同,但该动议还是触发了许多改革,改变了很多,”这位伯尔尼大学的政治学教授表示。它的例子表明:一项公民动议即使没有取得投票的胜利,也依然可以大获成功。

“GSoA组织以嘉年华式的投票宣传方式打破了禁忌。军队终于不再是禁区,它的防线被突破了。”

军事史学家Rudolf Jaun

End of insertion

军事史学家Rudolf Jaun也着重提到这次投票:“虽然废除军队动议很干脆地被否决了,但 GSoA组织以嘉年华式的投票宣传方式打破了禁忌,军队终于不再是禁区,它的防线被突破了”。Jaun对该动议的定性是:冷战结束后的和平幻想。

1989年10月:年轻人-虽然还未到投票年龄,但依然参加了在伯尔尼联邦广场举办的“废除军队”活动。“类似嘉年华式的投票宣传方式,让GSoA组织打破了军队的禁忌,”军事史学家Rudolf Jaun说。 Keystone / Str

瑞士安全政策的“转变”

Rudolf Jaun认为,其实2年前瑞士在安全政策方面就变得更民主了。1987年选民意外地对“Rothenturm”动议表示了赞同,而对“军备公决”表示了否定。这标志着从根本上质疑瑞士军队的战役已然打响,Jaun说。“那时左翼民粹主义的宣传是反军队的,他们希望废除或慢慢’饿死’军队。这确实是’危险’的,因为它试图借人民之手将政府和议会的决议推翻。”

可惜瑞士无军队组织不能将它在1989年所取得的巨大胜利成功地进行复制。它提出的1993年“反对F/A-18战斗机”公民动议和2001年第二次的“废除军队”动议,都没有溅起什么水花。“此后该组织和左翼转变策略,开始利用民主的手段和温和的丑化来削弱军队资源,”Rudolf Jaun说。

向民主敞开大门

虽然在投票上并未取得什么成功,但GSoA在很大程度上造就了瑞士独一无二的特色:由人民来决定安全政策。被称作“圣牛”的军队虽然在1989年并未被宰杀,但也揭去了神秘的面纱。

与此同时,Marc Bühlmann称支持军队的人也在增多。这一趋势得到了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年度安全报告的证实。

从此军队提案成为直接民主的重要议题。虽然到目前为止,对政府、议会和各机构来说,人民的参与令人生厌。但长期来看,这种“让人讨厌的”全民决议会增进人民对政府的信任,并提升他们的满意度和安全感、促进国家的稳定。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