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是如何帮助瑞士人消解排外情绪的

这是瑞士60年代经济繁荣时期常见的景象:外国劳工-也被称作是“季节工”-在火车站等待启程返回自己的家乡。“外籍劳工”只能获得季节性的工作许可证,到期后必须离开瑞士。

意大利人回意大利去!50年前瑞士的“摆脱外国人影响动议”就提出了如此要求。这也拉开了一系列到目前为止总共42项动议的序幕,它们全部是围绕“我们与外国人”的关系展开的。瑞士人为何总对外国人心怀恐惧呢?

1970年6月7日已被载入瑞士史册:正是在这一天,瑞士就生活在此、意大利“外籍工”的命运进行了表决。

近一半的瑞士选民同意对意大利人在瑞士劳工群体中的占比作出限制,不能高于10%,虽然这其中不乏他们的邻居。这一态度显示出排外情绪的蔓延;也证明当时的瑞士社会已被深深割裂。

超级热门

群众的热情被很好地调动起来,投票参与率接近75%,是至今为止最高的比例之一。

这项旨在摆脱外国人影响的议案也被称作施瓦岑巴赫动议(Schwarzenbach-Initiative),因为它的提出者就是詹姆斯·施瓦岑巴赫。他出生于工业世家,是女作家安妮玛丽·施瓦岑巴赫(Annemarie Schwarzenbach)的表亲。这位苏黎世人的政治生涯成长于30-40年代,他既是墨索里尼的钦佩者,也深受瑞士的纳粹运动团体“民族阵线”的影响。

二战后直至2002年,几十万名意大利人作为季节工来到瑞士,他们的处境有时甚至是非人道的。

继二战创伤之后,瑞士政坛上首次充斥着对外国人的恐惧和仇外的情绪。那时外国人开始进入瑞士,首先是意大利人,随后是西班牙人、土耳其人还有前南斯拉夫人,当然仅限男性。因为他们的女人和孩子还必须留在家里。

这些“外籍老工”、或者被称作“季节工”,为瑞士实现现代化修建起了高速公路、飞机场、发电站和学校。

伯尔尼大学政治学教授Marc Bühlmann说:“战后从第一位外籍劳工踏入瑞士开始,就有了这样的说法,’是外国人抢走了我们的工作、职位和女人’”。

在瑞士,直接民主制度让这种忧虑浮出水面、表现出来,Marc Bühlman评价道。“‘摆脱外国人影响动议’在瑞士政坛和社会中引发了广泛讨论。这便是直接民主的可取之处:人们可以把忧虑放到桌子上来谈,无论你有还是没有。”

瑞士人民党令排外成为主流

瑞士人民党(SVP)于90年代初接过了接力棒。它不仅继承了施瓦岑巴赫的遗志,还将其发扬光大,把“排外”变成了瑞士政治主流。

1992年,该党派取得了出人意料的成功:瑞士选民意外地拒绝加入欧洲经济区(EWR)。“瑞士人民党在这方面是瑞士的先驱和领导者。与此同时,它也走上了政府的领导岗位,”Bühlmann说。

瑞士人民党阵营,也随之迎来了更多重要投票的胜利:同意监管危险的罪犯(2004),禁止修建伊斯兰尖塔(2009),将犯罪的外国人驱逐出境(2010),以及反对大规模移民的涌入(2014)。

"忧虑是确实存在的,而政党的任务是找出问题并试图解决。"

Marc Bühlmann

End of insertion

“忧虑是确实存在的,而政党的任务是找出问题并试图解决,”Bühlmann说。这首先让问题具体化了。其次,如果一个政党关注这些,并告诉人民:“我会为你做主、替你发声”的,那么人们就会感觉自己的忧虑得到了认真对待。

最终这可以在政治体系中赢得更多的民众信任,让他们对该党在议会和政府里面的代表更加满意。

禁忌会导致大爆发

如果这些忧虑无法形成政治诉求,那么势必会演变为政治禁忌。“一旦极右翼党派找到合适的契机,就会煽风点火将人们的恐惧催生为愤怒,如同德国的AfD党和法国的国民联盟所做的那样”。

而在瑞士正相反,经过持续不断的讨论,瑞士公民明确了自己与他人的身份和差异,并发起了整整42次投票。

自1945年迄今围绕5个主题的42项动议

● 摆脱外国人影响/限制移民(Überfremdung/Kontrolle der Einwanderung):最著名的案例是反对外来势力控制的公民提案(施瓦尔岑巴赫动议),1970年6月7日;54%反对;46%赞同。

● 外国人政策(Ausländerpolitik):最新案例是驱逐动议,2010年11月28日,52.3%赞同。

● 难民法(Asylgesetz):最后一次严化难民法是在2006年9月24日, 67.8%赞同。

● 入籍(Einbürgerung):简化第二代外国人的入籍程序,2004年9月26日,56.8%反对。

● 瑞士和世界(Die Schweiz und die Welt,欧洲/欧盟,联合国,国家间条约):最著名的案例是就瑞士是否加入欧洲经济区(EWR)而举行的投票,1992年12月6日, 50.3%反对。

End of insertion

通过政党组织并表达的政治诉求自有其代价:“移民政策变得更为严格,”Bühlmann认为。虽然瑞士人民党是借助直接民主的投票取得的成功,但它却意欲将其引向代议制民主:自1999年起,人民党就成为了瑞士议会中最强大的一股力量。

种族歧视-树立问题意识

那么瑞士人到底排不排外呢?瑞士三分之一的公民是潜在的排外人士,洛桑大学前历史系教授Hans-Ulrich Jost的研究观点认为。

但对gfs.bern研究所的政治学家Martina Mousson来说,这样的结论太笼统了。“2010-2014年的可行性研究《共同生活在瑞士》显示,尽管40%的瑞士人对穆斯林抱有批判态度,但明确对穆斯林充满敌视的却很少,比例低于20%”。

"全球化让人们意识到,瑞士其实很小,而且任人摆布。"

Martina Mousson

End of insertion

还有一项最新数据颇具启发意义:2018年的后续研究报告表明,瑞士59%的人认为种族歧视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人们已经具备了问题意识”,她说。

全球化成为推手

Mousson认为,全球化的发展也导致了排外思潮的经久不衰,“它助长了排外和排除异己情绪的滋生”。“全球化让人们意识到,瑞士其实很小,而且任人摆布。”这让他们对一个更安全的边界充满向往。现在对抗新冠病毒时也显示出这点,而且“欧盟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瑞士人和外国人之间的鸿沟,就是这么深》-瑞士电视台曾于1970年针对“摆脱外国人影响动议”的报道: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