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特色(13) 一个坐等洪水到来的村庄

Ein Postauto fährt an Bach vorbei

Uerke小村的窄河床

(Stephanie Hess)

瑞士中部的Uerkheim总是遭遇洪水。村民两次决定要实施保护措施,然而两次都在公民投票中遭到否决。最后,村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洪水,来了。

这条细细的红线显示着当时的毁坏程度有多严重。在小商店粗粝的墙上,可以看出2017 年夏,Uerke河边的水位有多高:比正常水位高1.87米。

今年7月,这条小河遇到了村历史上最严重的洪灾。

沉默(I)

村小店儿里,一台机器发出轰鸣,它正在给新浇筑的水泥地烘干。这里没有什么食物了,都放在几步之遥的建筑集装箱里,都是暂时的。

老板娘摇了摇头,她不想再和任何记者说话,因为前几个月她和报纸、电台、电视台的人说了太多。因为在Uerkheim所发生的洪水,并不仅仅是一场严重的自然灾害;而是反映出,直接民主制度下办事有多难办。

​​​​​​​预警

Uerkheim是阿尔高州的一个小村,只有1300人口,近些年来一直在与洪水对抗。2012年,强暴风雨来临,地下室被淹,汽车被泡。

这之后,村政府和州里的土木工程署聚在一起,共同商讨治理洪水的措施。他们认为平坦的水泥桥应该被加高,防止鹅卵石和枝桠堆积引发堵塞。

在村大会上,该改建措施以微弱优势得以通过,批准了必须的63.5万瑞郎。然而整个项目要花费更多,约250万瑞郎。对于这类防洪措施,州政府和联邦也要出资。联邦需担负1/3,其余三分之二州里负责60%,村里40%。

投票失败(I)

尽管有人协同分担,但村里人依然对该项目如鲠在喉,因为太贵了。而且反对者说,该项目没有让整个村子得到足够的保护。他们在公投中提出反对意见,最终结果是:362人反对;134人赞同。投票参与率50%。

于是,村政府和州里共同制定出下一个倡议。2015年夏,在村大会上提出了新的更加全面的洪水保护措施项目:40个施工项目,共需580万瑞郎。村里要负担150万。

投票失败(II)

然而历史在重演,村民大会开了绿灯,然而在村民投票时,该项目再次遭遇失败。

这怎么可能发生呢?月余后,人们仍无计可施。“我难以向自己解释,可能是项目太贵了,”村长Markus Gabriel说。恶毒点的人这么说:Uerkheim的村民宁可让水位攀升也不肯让税金攀升。

沉默(II)

大街上,没有村民再愿意发表意见。甚至公投的发起人Peter Leuenberger,也发出短信表示,不愿再接受采访。

“确实令人失望,”Markus Gabriel回首说:“但公民就这么决定了,没法改变”。村长补充说道:“那时我就总说,问题并不在于洪水还会不会来,而在于,它什么时候来”。而且可能很快就来。

8000万瑞郎

今夏有几周,酷暑不仅降临在这个山谷,而且席卷了整个瑞士。就在2017年7月8日,一个周六下午,天空在酝酿,自西开始,乌云逐渐滚过来。

暴雨倾盆,狂风怒吼。在谷里,樱桃那么大的冰雹子弹一样从天空射下来。小而平静的Uerke河迅速涨水,冲出了河床,将主街道淹没成河。

Baustelle

一座小桥被洪水冲毁。

(Stephanie Hess)

河水压倒篱笆,淹没汽车,冲毁了一座桥。一位读者在瑞士小报《Blick》上写到:“整个Uerkheim都被水淹了。村委会附近都没法开车了”。

幸好没有人员伤亡。但汽车、车库、地下室、洗衣房、暖气,所有这些都只供追忆了。这里和整个山谷的损失-阿尔高州还有许多地方受灾-损失巨大高达8000万瑞郎。

Eine Baustelle

房屋必须拆除。

(Stephanie Hess)

村里人都相互认识,无论是朋友、亲戚、同事还是邻居,总有认识的家庭受灾。村长Markus Gabriel也不例外,他在帮父亲整理被淹的地下室。救火队员和民役都长期时刻备战。

副村长在Uerke河边有一个修车铺,遭遇损失最严重:许多东西受损,还至少有2栋建筑要被拆掉。

大自然的力量

3个月之后,Markus Gabriel站在一座水泥桥之上,Uerke的河水在下面平静地流淌。难以想象,就在不久前这条温柔的小河曾经怒吼过。“我们猜想,当时是45立方”,这位村长说。这意味着每秒有45立方的水灌入村子。而Uerkheim的防护措施是以每秒18立方建设的。

Ein Bach

Uerke并不是总是这样平静。

(Stefanie Hess)

Markus Gabriel说:“原本我们可以做出些改变的,结果却等来了洪水”。阿尔高州的Markus Gabriel也做出了肯定:“7月8日谷里的暴风雨太大了,2015年的防护措施抵挡不住”。

洪水过后还会有

州里的专家正在对这一结果进行分析。洪水的成因、排水量、统计数据等。

这些都是建设下一个防护措施的基础。Markus Zumsteg说:“我相信,这里的村民对修建防护措施的紧迫性-在7月8日之后-会有新的考虑”。

然而,这些措施都与村长Markus Gabriel无关了,他既不会提出,也不会代理。早在春天的时候,他还宣布要再次参加选举。但在这场暴风雨之后他说:“我没有什么新的理由,让这个新的项目得以通过了”。

同样的理由第三次向村民提出、解说,还可能再次失败,Gabriel可不想经历这些。他向这场洪水祭出了自己的“贡品”:在村委会任职24年之后,Markus Gabriel到今年年底就离职了。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