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看不见的危险 – 病毒如何通过气溶胶传染

专家强调,减少聚会并重视室内通风可避免感染。 Keystone / Guido Kirchner

勤洗手、保持社交距离、戴好口罩,这已是耳熟能详的防疫守则。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做什么来保护自己?瑞士的科学家们严正提出气溶胶(aerosol)感染的严重性,强调现在进入秋冬时节,天气渐寒,减少聚会并重视室内通风可避免感染。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1月07日 - 09:00
方常均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张口就传播的气溶胶


气溶胶,只要我们开口说话、唱歌,就会在空气中产生烟雾状的气溶胶团(德)外部链接,而病毒就容易透过团团气溶胶云雾存在空气中。现在天气渐冷,人们在室内的时间加长,气溶胶与通风在疫情严峻之时成为防疫重点。

瑞士工业卫生专家Dr. Michael Riediker,长期致力于气胶与病毒传播的研究,特别针对室内的气溶胶病毒传播与保持空气流动提出建议,瑞士秋冬寒长,告诉大家如何在日常生活和工作场所民众如何在室内保持安全。

Dr. Riediker swissinfo.ch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请您简单地说明气溶胶与口沫的差别。

Dr. Michael Riediker:口沫,就是我们张口所喷出的口水。人们遵守安全距离,可挡住了大颗粒口沫的传播,因为口沫在抵达另一个人之前就已经降落到地面。

气溶胶就是可以悬浮在空气中,如同一团云雾久久无法散去。想像一位超级传播者与他人共处一室,虽然保持安全距离,但是对方讲话时口沫横飞,或是在台上唱歌、大声呼喊,都会造成这一类气胶在空气中生成。其他人也同时在气胶云雾中移动,造成多人感染。

瑞士资讯swissinfo.ch:集会与文化活动都会造成大量感染吗?

Dr. Michael Riediker:大约有一成的确诊者有比较高的病毒潜力,千分之一的人有超级传染力。运气不好时,这样的确诊者在台上表演,群众在室内空间,就会大量被感染。之前瑞士一场约德尔舞台剧(德)外部链接,造成百人感染就是这样的状况。

确诊病患不是每一位的病毒量都这么强,所以不会每一场聚会都是超级传播事件,很久才会出现一场超级传播者事件。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冬季要如何减少病毒感染?

Dr. Michael Riediker:大家已经养成的洗手方式、卫生习惯与保持安全距离都没有改变,可是确诊的病例数却不断升高,因为人们在室内的时间变长了,室内空气不流通,导致感染机会增加。室内的通风状况改善,空气流通,就能减少大型传染事件。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请您说明为什么在室内也必须戴口罩?秋冬为什么不要多人在室内聚会?

Dr. Michael Riediker:在室外遵守安全距离,大颗粒口沫在抵达另一个人之前就已经降落到地面。而在室内,尤其私人的聚会不可能保持安全距离,即使空气流通,但仍无法拥有像户外一样的通风条件,所以待得时间太久,小的气胶颗粒还是很有可能藉由空气传染。所以在小商店或是办公大楼内,戴口罩也非常必要。

低声说话与大声说话的气溶胶散发量可能差到十倍,室内聚会,尤其聚餐,尽管大家都压低声量讲话,空气中还是会有气溶胶。吃喝东西不可能戴着口罩,若有一个确诊者在场就有集体感染的可能。

气溶胶可以存在于空气中数小时,聚会时间长短,也是感染机率的变因。

瑞士资讯swissinfo.ch:面对第二波疫情,有什么是我们日常生活可以做的?

Dr. Michael Riediker:首要就是避免非必要的室内活动,特别是与不同的人群接触,尤其禁止在室内唱歌及大声谈话。若必须集会,要让人群在超大的室内空间聚集,或减少聚集的人数及缩短时间,都能有效避免。

对付气溶胶,首要是改善通风状况,让流动的空气清除病毒,以防止下一位吸入。戴口罩则要选择品质好的医疗口罩,或是可灭菌的口罩。专业的医疗口罩及密合度高的口罩就像是拿着钢铁盾牌的士兵,帮助每一个人对抗病毒。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目前减少社交活动的最重要原因是什么?

Dr. Michael Riediker:根据现在的研究,约一千人中有一个超级传染者,也就是带有高病毒量的确诊者,这些确诊者在还没有出症状前,完全不自知的状态下继续如常参加社交活动,就会造成感染事件。

参加聚会时我们并不知道谁携带大量病菌,超级传播者的一颗口沫就可以让人生病。此外,病毒的另一个特性是发病前一、两天病毒量最高,最具传染力。就在大家都觉得彼此是健康的时候,毫无警觉地感染就在聚会中发生了。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教师协会长年游说政府在教室内设置空气品质侦测器,秋天开学前他们再次呼吁政府,而您觉得这个做法有用吗?

Dr. Michael Riediker:老师们长时间在室内工作,人待久了就会昏沉、眼睛疲劳、头痛、注意力不专注等,这称为二氧化碳症候群,空气品质侦测器针对的是这些现象。

二氧化碳的浓度的确会影响教室内的空气质量,但面对新冠病毒,测量二氧化碳的浓度是不够的。试想学生们共处一室上课,若有一个人是病毒的高含量者,他呼出的气体虽然被通风系统吸走了,但他仍然在同一个空间里呼吸和移动。其他人在教室里移动,就同时处在气溶胶云雾内。因此在教室内上课,除了需要通风设备良好之外,学生和老师都应该戴着口罩。一方面做到持续通风使病毒含量低,一方面戴着口罩避免呼出病毒。

学生离开教室之后,还是要避免群聚。缩小自己的社交圈,才能避免感染的危险。

瑞士联邦政府警觉气溶胶传播的危险性


气溶胶是否会造成感染,今年七月在联邦防疫新闻发布会时,瑞士防疫专家持保留与观望的态度。近日感染人数升高,大量研究文献出炉,瑞士联邦政府开始警觉气溶胶传播的危险性,除了口罩令扩大执行外,还呼吁民众尽量在家工作,并保持室内通风良好。

Dr. Michael Riediker


瑞士职业与环境卫生中心(Swiss Centre for Occupational and Environmental Health,SCOEH)创办人,毕业于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Swiss Feder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ETH)环境科学系。

曾任美国北卡大学博士后研究员、洛桑大学工作与健康研究所研究员、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客座教授、英国驻新加坡职业医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Occupational Medicine, IOM)主管。

专长领域:工业安全卫生、空气悬浮微粒与奈米相关研究、健康效应。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