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的护士:压力大、薪酬低的英雄

在护理这一领域存在着其他任何行业都无法接受的违规行为,《劳动法》常常遭到践踏。

为了抗击新冠病毒疫情,护士们不辞辛劳、没日没夜地工作着。即使在非紧急状态下也是如此,医院的工作让他们精疲力倦、憔悴不堪,这对患者也会造成严重后果,瑞士护士的健康状况如何呢?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一位年迈的女病人夜里去世了,从没有人来探望过她。在她长时间住院期间,一个家属或熟人都未曾露过面,当时只有Jennifer S.*守在她的床头,“我仍能感到她最后的气息,我不愿她一个人孤独地离开人世。”

谈到几乎一年前那令人心碎的一幕,这位在瑞士中部某州州立医院工作的年轻护士的心情仍然难以平静,那是她第一次亲眼目睹一个人死去。但是,21岁的Jennifer十分清楚,在患者临终时陪伴他们走完人生的最后历程是自己工作的一部分,从另一方面讲,这也是她选择护士职业的原因,“我想为社会、为人们做些有益的事情。”

国际护士节(International Nurses Day)(5月12日)与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的“国际护士和助产士年”(多语)之际,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了瑞士几家公立医院的护士,这一社会调查是在新冠病毒紧急疫情出现几个月前进行的。

End of insertion

然而,在最初几年的专业学习期间,这一理想的职业却显得不尽如人意,Jennifer讲述了令人疲惫不堪的倒班制、毫无规律的工作时间以及变来变去的排班表,医院里的等级制度也十分严格,护理人员中弥漫着不满与失望情绪,她说,特别是在病人康复过程中悉心护理病人的时间越来越少,护士们对此感到沮丧不已。

26岁的日内瓦人Sylvie F.也对自己的工作大失所望,当初选择护士这一职业是为了救死扶伤,她表示,患者的一个微笑或者是一声感谢对她来说都是最大的回馈。4年学习之后,她在一家医院的第一份工作却让她意识到这不是自己曾经梦想的职业,“如果有可能,我会改行。”她向我们吐露心声。

她白班护理6位患者,夜班则要照顾12位病人,而且还要接电话、办理入院和出院手续、填写表格、和住院病人的家属讨论患者病情,“我们人手总是越来越少,缺岗的护士也无人顶班,有人因此患上过劳症,但是这往往被刻意掩盖了。”她表示。

在苏黎世州地区医院工作了14年后,儿科和产科护士Melanie T.患上了过劳症,“这份工作令人神往,但是如果一个人没有坚定的内在动力,就会积劳成疾。”

输液只是护士许多任务中的一个。

难以接受的违规行为

Jennifer、Sylvie和Melanie的情况并非个例,瑞士护士协会(多语)司法服务部负责人兼护士Pierre-André Wagner向我们解释说,“在护理这一领域存在着其他任何行业都无法接受的违规行为,《劳动法》常常遭到践踏。”他指出。

他明确表示,将瑞士护士行业(约有214’000万名护士)一概而论并进行统一批评并不可取,各医院以及科室之间都存在很大差别,并且也有一些医院的员工对自己的工作十分满意,他们的付出也得到了管理层的肯定,所以这并不意味着护士们对本职工作表现的无奈以及失去热情是普遍现象,Wagner肯定地表示。

“对护理质量的灾难性影响”

由于工作压力大、不合理的倒班制以及被认为过低的薪酬,护理行业有1/2的员工希望在退休前改行,这是瑞士工会组织Unia于2019年进行的一项民意测验(多语)的结果。每年,有2’400名护士离开这一职业。

这一“令人警醒”的形势是在安排护理人员时不断考虑经济因素的后果,工会指出。

瑞士护士协会的Pierre-André Wagner认为,由于瑞士引入瑞士医疗诊断相关组(多语)(SwissDRG)付费制度,2012年形势进一步恶化,“一些医院迫于经济压力并且预算有限,只好从节省员工成本上下手。”他指出。

为了遏制医疗费用的增长并且鼓励医院间竞争,瑞士医疗诊断相关组会根据病情的总费用(以前根据每日补贴)来规范医院的各项治疗赔付。

瑞士政府希望当前体系能够推动各家医院更加有效地进行工作(多语),结果却导致卫生政策脱离了公共服务的理念,将公众健康置于资本主义逻辑理论之下,这位护士表示。由于新冠病毒疫情,各个医院面临的紧急状态只是突出了“将健康商业化对医疗体系稳固性所造成的种种有害影响。”Wagner认为。

护士们的见证

  “加班加点几乎就是家常便饭,中间休息?正常情况下我们有半个小时休息时间,但是要是能休上10分钟,我就心满意足了。”老年病科室护士Sylvie L.表示。

 “对我来说,晚上23:15分下班,第二天早上6:45分上班早已司空见惯,这是对《劳动法》的一种亵渎。”36岁的精神科和心理健康诊所资深护士Valérie Jung表示。

 “医院曾是我的第二个家,我在那里兢兢业业工作了25年,但是后来情况每况愈下,我们的工作量越来越大,护士人数却急剧减少。”50岁的失业护士Françoise D.表示。

 “医院厉行节约,医生的工作量也很大,但是至少他们薪酬高。”儿科和产科护士Melanie T.说。

 “每天都有一名护士生病,缺岗的护士也无人顶班,我那时工作压力非常大,带着焦躁情绪下班回家,将自己工作上的沮丧渲泄到家人身上。”37岁的持有外科和重症监护专业学士学位的护士Carole R.表示。

End of insertion

更多投入,更少死亡

Pierre-André Wagner没有拐弯抹角,“追逐权力与金钱的卫生制度令治疗体系支离破碎、面目皆非,以‘患者为中心’也成为一纸空谈。”

他坚称,瑞士有成千上万的病人患上本可避免的并发症,其原因只是为了节省护理人员的费用。

Wagner指出,科学证明,减少护士人数-无论是在护理专业的学生控制数目上还是人员配备总数上-都会提高患者出现并发症的风险并且增加死亡率。伯尔尼大学和巴塞尔大学教授们进行的最新分析(德、法)也显示,医院里护士人数的增加每年会减少数百例死亡人数,除此之外还会节约几百万瑞郎。

护士们的见证

 “我不是手握计时器进行工作,但是,当我应该护理12名患者时,我就没有很多时间去悉心照顾他们,对于年迈患者,护理工作不是将药片放在桌子上那么简单,我们应该保证他们遵循治疗。”Sylvie L.表示。

 “我们和每位病患的关系都十分特别,一位曾经愁容满面的患者开始绽放笑容或者是一位丧失希望的病人最终战胜了死亡,这都是我们职业的可贵之处。”Valérie Jung说。

 “医院的各项服务都进行了编码,但是却没有考虑护士投入到患者或者悲痛的病人家属身上的时间。有一天,一位患者告诉我,看到我各个病房跑来跑去,他不敢再按铃呼叫我,当时令我触动很大。”Carole R.表示。

End of insertion

护士、助产士、实验室助手、助理医师……:整个医疗领域的员工工作时都绷紧神经,Pierre-André Wagner指出。目前,瑞士培养的医护人员只占所需员工人数的56%(法)。在护理领域,情况则更为严峻,应届毕业生只占43%。瑞士护士协会警告说,到2030年,瑞士需要65’000名合格护士,该协会打算发起一项公民动议(详情请查阅文章下方)以避免人手短缺。

瑞士不是德国

尽管工会与护士协会都忧心忡忡,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相比,瑞士护士的情形并不那么令人悲观 。

在欧洲进行的民意调查(德、法)中,从工作条件与员工满意度来说,瑞士是各国中得分最高的国家,也是人均护士人数最多的国家。平均而言,瑞士医院的护士护理约8位病患,德国则为13位。

Pierre-André Wagner 表示,“法国、德国,我想意大利也一样,这些国家的情况要糟糕得多。”“瑞士对于外籍护士极具吸引力就是有力的佐证。”瑞士医院里1/3的护士来自国外。

医院资金越来越少

H+瑞士医院协会(多语)也证实了医护人员短缺的问题,究其原因多种多样,瑞士医院协会外联部负责人Dorit Djelid在给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一封回信中解释,“由于患者不断老龄化与随之产生的多发症,医院对护士的需求持续增加。然而,多年来,瑞士在护理领域培养的合格专业人员远远不足,只能通过招募外国护士补充其需求。此外,护理工作非常辛苦,离职率(多语)也高于其他行业,这也加剧了护士资源不足的现状。”

但是,H+瑞士医院协会还指出,2011年至2018年间,在住院人数增加7%的情况下,医院与诊所的护理人员增加了14%。“主张用越来越少的员工完成越来越多的工作,在大部分医疗机构都不具可行性,护理患者的护士人数并未减少,在某些情况下反而增加了,但是,随着护理工作的数字化管理,文档工作也落到了护士身上。” Althaus指出。

瑞士卫生观察站(多语)(Obsan)也强调,自2013年以来,护理领域的各项指标均显示了医院护士数目的稳定性。然而,该观察站的工作人员Clémence Merçay却明确表示,“相对于管理工作,护士与患者相处时间的多少却无从所知。”

对于工会批评医院将经济利益摆在员工福利之前,H+瑞士医院协会回应说,医院应该与其他企业受到同样的经济制约,“但是与私营企业不同的是,医院应该遵守税收制度与业绩指标,这使得医院在有限的财务资源框架下几乎没有回旋余地。”

无论如何,在一点上工会与医院协会表现的异口同声:政府对医院的投入不断减少。“医院方面认为,对于满足护士的需求以及增加培养护士的投入,这笔资金无疑‘捉襟见肘’。”Dorit Djelid写道。

瑞士1/3的护士是外国人

瑞士的护理领域(护士、护工、卫生保健工作者以及助产士)约有214’000名员工,持有资格证书的护士约为98’000名。

10名护士中有8名是女性

46%的护士任职于医院与诊所,36%在养老院工作,18%在救助服务机构或从事家庭护理。

在医院,34%的护士是外国人

根据工作年限,持有资历证书的护士的月薪从4’5007’500瑞郎不等。

资料来源:瑞士联邦统计局、瑞士卫生观察站(Obsan)

End of insertion

教育投资

Pierre-André Wagner认为,用一句话就可以总结解决护士短缺窘境之道:令护理工作更具吸引力。

因此,瑞士护士协会要求政府对于培养护士以及对医院进行更大投入,“我们应该保证瑞士有足够的护士,并在本土培养护士,保证他们不跳槽,认可并发挥他们的技能。”瑞士护士协会护理发展部负责人Roswitha Koch宣称。

世界卫生组织也在“国际护士与助产士年”之际,呼吁在护理领域加大投入(多语)。“挽救一个人生命的人是英雄,挽救上百人生命的人是护士,他们很可能感到工作压力过大并且认为薪酬不足。”该国际组织前任总干事Margaret Chan曾在2015年表示。

如果瑞士政府不采取措施,护士协会将发起一项名曰“培养更多护理人员”(多语)(Pour des soins infermiers forts)的公民动议,2017年11月正式推出,该动议要求保证瑞士拥有足够的合格护士;突出该行业的价值;调整薪酬;为调和工作与家庭关系创建条件并令护士更能发挥自己的专长。

国会两院与政府均对动议进行了否决,但是,他们赞同“鼓励在本土培养护士以减少对国外依赖”的一项反动议,然而,对于如何改善工作条件、怎样令护士职业更具吸引力却没有提出干预手段 。

瑞士的医疗体系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医疗体系之一,其未来可能掌握在人民手中,很可能在2021年,瑞士民众要对此项动议公投进行表决。

*标记的姓名均为匿名,姓氏明确标出的除外。

2018年11月7日,在提契诺州贝林佐纳街头举发起``培养更多护理人员''的动议活动。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