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家庭:儿女成年不舍“离巢”

电影《我们家长》里的画面。 swissfilms.ch

瑞士男孩喜欢住在“妈妈酒店”:他们“离巢”时间越来越晚,这样父母不仅可以帮他们做家务,还可以支持他们的学业和培训。结果是:出现了“迷失的”一代-就像新近一部喜剧电影讲的故事那样。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2月27日 - 09: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妈宝” (Mammoni)不止在意大利有,在瑞士也有: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子女离开父母羽翼庇护的时间越来越晚。平均而言,年轻人到了24或25岁才会搬出原生家庭。

据联邦统计局分析,促成这一现象的首要原因是年轻一代求学时间更长。比较服务机构Comparis的一项问卷结果(多语)显示:除了经济原因之外,生活的便利也是“妈妈酒店”出现的重要原因。成年子女愿意住在父母家里,因为他们懒得自己做饭或者打扫卫生。

电影《我们家长》(Wir Eltern)以故事片和纪录片“混搭”的方式,幽默地切入和剖析了这一社会现象。

外部内容

导演Eric Bergkraut(多语)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讲述道:“我们想通过电影诠释某些父母对于‘放手让孩子去闯世界’的恐惧;同时反向地,我们也想替一些年轻人表达出他们对迈入外面天地的忧虑。” 电影的最初构思和剧本的大部分创作则出自导演的伴侣、作家Ruth Schweikert(德)之手。

在这个艺术之家,,许多家庭成员喜欢而且擅长表演,多有参演学校话剧的经验。Bergkraut说:“结果一个跟着一个加入,让这部电影成为了我们全家的一次‘探险’。”导演的三个儿子和父亲一同出镜。Bergkraut不仅是导演,也是科班出身的演员,只不过30年没再演戏。影片中的角色都是从真实生活中汲取的灵感,但没有演员是在演自己。母亲的角色由Elisabeth Niederer扮演,她是Bergkraut家的熟人,但并非家庭成员。

电影《我们父母》(Wir Eltern)是导演一家的“虚构且真实”的“西洋穴怪图像”。

这一对住在苏黎世的父母没有做错过任何事情,但是他们青春期的孩子们还是让家里变得一团糟,直到父母最后搬离。

End of insertion

Bergkraut认为,瑞士孩子离开父母家越来越晚,是因为世界给与了他们很多自由的同时,也灌输给他们恐惧。“我们没有生活在冒险时代。时代和世界都不会呼唤年轻人说‘来吧,我们需要你’。我觉得这种现状对年轻人来说是很大的挑战。”

恐惧社会地位下降

电影中有这样一些场景:父母为儿子的高中毕业论文出谋划策。这听起来荒谬又夸张,但事实上,瑞士父母确实越来越经常地帮孩子辅导家庭作业、申请学徒机会,有的甚至孩子上了大学还在操心。Bergkraut认为,如果父母放手让孩子们找自己的路,那样会更好。 “但是,帮助子女的意愿很难抑制。” 说到底,另外重要的一点在于-正如电影中专家所说-父母自己心怀恐惧,他们担心孩子不能满足外界的要求,从而遭遇社会地位的“下滑”。

Bergkraut说,关注成绩或业绩,这并非瑞士人独有,而是工业国家的普遍现象。导演认为,“无论处在哪个社会、哪个年龄段,每个人心里都隐藏着重重恐惧。”

在富有国家长大

《我们父母》这部电影并不想表达“在瑞士养儿育女特别辛苦”这层意思。导演解释说:“要是抱怨在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养育子女多么难,这绝对是无病呻吟。”Bergkraut因为工作经常远行,最近刚刚去了在突尼斯,那里年轻人的失业率高达35%。

Bergkraut承认:“在如今的瑞士,年轻人要找到自己的位置并不容易。但比起那些面临生存压力的人来说,我们叫苦连天就显得做作了。”

生活在物质繁荣之中,不让自己迷失是一种挑战。Bergkraut说:“但抱怨是不对的。因为学会应对自由,这不仅是一种挑战,也是一场很棒的探险。”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