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Skiplink navigation

维吾尔族人境遇再次在联合国触发中西方冲突

几名维吾尔族人坐在新疆喀什一座毛泽东像的附近。 Reuters / Thomas Peter

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新疆实施的政策遭到了西方国家的批评,中国仍在极力反击这些批评。对少数民族维吾尔族进行打压甚至推行种族灭绝,已经成为中国和西方国家在联合国外交斗争中的首要问题。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0月23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记者Sylvie Lasserre今年5月出版了《Voyage au pays des Ouïgours》(意为“维吾尔人地区之行”)一书,此后她收集到的最后证词提到“维吾尔族人自己说,现在为时已晚”。她告诉瑞士资讯:“我的一个消息人士说,维吾尔族人已经快被灭族了。”根据某些证词,在新疆各个城市的街道上几乎已看不到维吾尔族人。能遇到的只有与汉族丈夫结伴出行的维吾尔族女子,汉族是中国的主体民族。”

据Sylvie Lasserre说,今年8月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再现新冠病毒社区感染,此后实施的封锁措施格外严格。“所有与外国人联系的渠道都被切断了。因此,几乎不可能知道这两个月来新疆境内发生的情况,”这位记者担心,此时中国可以任意在自己认为合适的地方实行镇压。“根据某些信息,乌鲁木齐有150名健康状况良好的学生被从大学宿舍送往医院,沦为新冠病毒疫苗测试用的试验品。”

据报道,自上世纪中期开始,这个少数民族就因为骚乱或恐怖袭击而受到打压,导致一系列失踪、处决和酷刑,其真实程度很难准确估计。据说有三分之一的目标人口(1300-1800万维吾尔族人)被关进了再教育营。多家非政府组织(ONG)都试图将这项压迫政策记录在案。

与其他封闭管理的体系一样,受害者的证词可以使人们对可能发生的大规模侵犯人权行为提高警惕。以新疆为例,多年以来这类证词不胜枚举。这些证词可能会帮助人们了解这项使用暴力同化维吾尔族人口的政策。在国际法承认的种族灭绝定义中,强制绝育就是其判别标准之一。

种族灭绝的判断标准

日内瓦大学国际关系及发展高等学院(le Graduate Institute de Genève)于1998年出版的《国际刑法词典》(Le Dictionnaire de droit international pénal)将种族灭绝定义(法)为“针对人类的国际犯罪,旨在蓄意全部或局部消灭某一国族、族群、种族或宗教团体,犯有下列行为之一者:杀害该团体的成员、致使该团体的成员在身体上或精神上遭受严重伤害,故意使该团体处于某种生活状况下以毁灭其全部或局部的生命,强制实施办法刻意防止该团体内成员生育,强迫转移该团体之儿童至另一团体。”

End of insertion

尽管如此,这些证言以及非政府组织或新闻工作者的调查并不能作为无可辩驳的证据。因此,中国经常否认此类言论,并将其描述为错误、虚假和政治操纵的信息。

从今夏开始的动员

然而,50位受到联合国机构委托的独立专家认为,这些指控十分严重,以致他们在今年6月签署了一份联合呼吁,提议果断采取行动,保护中国的基本人权。

上个月,300多家非政府组织向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以及联合国各成员国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多语)。他们呼吁建立一个国际机制来监察中国、特别是新疆的侵犯人权行为。

在联合国唇枪舌战

在外交层面也是如此。正如联合国新闻处记录的那样,在纽约召开的联合国大会第三次委员会上,在处理社会、人道主义和文化问题时,就中国对人权尊重的问题,各方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法)

德国驻联合国大使克里斯托夫·霍伊斯根(Christoph Heusgen)于10月6日在纽约发起了一项联合声明(英、德),该声明由包括瑞士在内的39个国家签署。“我们严重关切存在于新疆的‘政治再教育营’,并表示有可信的报告指出,新疆有100多万人被任意拘留(……),除了针对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大规模的监视行动,还出现了更多关于强迫劳动和强迫控制生育、包括绝育的报告。”

中国在外交上的严厉回应

中国驻联合国大使张军否认新疆存在任何重大问题,他回应(英)说:“我也必须指出,德国、英国等少数国家罔顾事实、违逆正义、破坏合作,对自身和美国的人权劣迹视而不见,‘选择性失明’,大搞双重标准,还一味追随美国,甘愿做美国的帮凶。你们的所作所为是多么虚伪。我正告你们,趁早收起傲慢与偏见,悬崖勒马。”

“针对中国及其盟国在人权问题上采取有组织的行动,今后将更加困难,西方国家在这个由47个成员国构成的组织中只占少数。”

“日内瓦支持人权”培训中心负责人阿德里安·克劳德·佐勒

End of insertion

中国外交部强调(英),近70个国家支持中国的立场:“这些国家赞赏中国新疆依法采取一系列措施,应对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威胁,保障新疆各族人民人权。”

新疆达坂城官方称为职业技能教育中心内的了望塔 Reuters / Thomas Peter

回到人权理事会

中国无意削弱其在联合国系统内的进攻型外交。中国刚刚再次当选人权理事会成员,虽然其在日内瓦的联合国大会上获得的选票低于上届选举中所获的票数。

古巴和俄罗斯也是人权委员会的新成员。“日内瓦支持人权”(Genève pour les droits de l’homme)培训中心负责人 阿德里安·克劳德·佐勒(Adrien-Claude Zoller)指出:“针对中国及其盟国在人权问题上采取有组织的行动,今后将更加困难,西方国家在这个由47个成员国构成的组织中只占少数。”

在1950年代以来,中国就开始逼迫不同民族服从管理。克劳德·佐勒回忆说:“早在1980年代,人权组织就对中国当局在西藏实行强迫绝育和堕胎的政策予以谴责。”

但是今天,要通过干预的方式支持中国公民的自由、反对大规模的人权侵犯,已经变得愈发困难。因此,在西藏之后,新疆正在逐步迈向所谓的“正常化”,然而这只是习近平主席灌输和强加的、中国共产党式的“正常化”。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