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联邦议会 瑞士爸爸终于向陪产假又走近了一步

孩子出生后,年轻的瑞士父亲们将有望享有为期两周的陪产假。

(Keystone)

妇女大罢工结束的一周后,联邦院议员对女性们提出的诉求之一作出回应:支持给予新生儿父亲2周陪产假,但同时拒绝将该假扩至4周。从国际层面作比较,瑞士也仍然处于落后位置。

继紫色主题的女权主义抗议浪潮席卷瑞士街头之后,联邦院同意在孩子出生后给予父亲2周陪产假。联邦院于6月20日以26票支持、16票反对通过了该草案,同时以29票反对、14票支持否决了4周陪产假的提议。

妇女大罢工中一位女性参与者手持标语牌:“没有陪产假,谈何平等”。

(swissinfo.ch)

四周还是两周?

瑞士法律没有新生儿父亲陪产假一说。仅右翼保守党派议员主张维持现状。瑞士人民党(UDC)的Peter Föhn指出,陪产假或将使那些已经在生死线上挣扎的小企业陷入危险境地。

左派的联邦院议员则支持名为《支持合理的陪产假——为了整个家庭》(多语)外部链接的公民动议。该动议主张父亲可享有20天陪产假,并可以灵活的方式安排在孩子出生后的一年内休完。

“瑞士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但在父母育婴假方面却是最为贫乏的。”联邦院社会民主党议员Liliane Maury Pasquier惋惜地说。她的党内同僚Didier Berberat告诉她,是时候迈入享有4周陪产假的21世纪了。

“希望定居在瑞士的年轻人们都说瑞士是一个美丽的国度:生活质量高、孩子就读好的学校、收入水平高、交通网络可靠。然而对于家庭而言,瑞士并不完全是个友善的国家。”基督民主人民党(PDC / 中右派党)的联邦院议员Pirmin Bischof申斥道。

“瑞士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但在父母育婴假方面却是最为贫乏的。”
Liliane Maury Pasquier

引言结束

最终,由社会保障和公共卫生委员会(CSSS)间接起草的反方案获得多数。该反方案建议在孩子出生后半年内父亲可享有2周陪产假,可以一次或分批休完。

自掏腰包休陪产假

许多父亲对目前现状不甚满意。基督教社会工会联盟Travail.Suisse的一项研究显示90%的调查者希望花更多时间陪伴孩子。

一些父亲甚至决定休不带薪陪产假。

了解受访于2017年的Davide Dosi经历:

“新生儿父亲陪产假”动议 “无数一去不复返的美好时刻”

瑞士法律没有新生儿父亲陪产假一说。是否应该设置陪产假,选民将对此做出决定。不过,让新生儿父亲休陪产假以照顾孩子究竟意味着什么?大卫和阿莉安娜·多西(Davide & Arianna Dosi)心知肚明,让我们听他们讲讲自己的经历。 ...

从1天到10天以上

并非所有家庭都具备休不带薪产假的经济能力。至于公司方面的准假政策,不同雇主间的差异较大。

根据Travail.Suisse的另一项调查,签订集体劳动合同的员工群体中,38%的员工仅有1天带薪陪产假,超过半数的员工可休3天或3天以下,仅小部分员工可休6天或多于6天的陪产假。这在签订集体劳动合同的大公司(如谷歌)中几无例外。

(1)

瑞士名列差生榜

无论选择实行2周还是4周的陪产假制度,国际层面比较来看,瑞士继续处于落后位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CDE)35个成员国平均陪产假为2个月。目前,瑞士位列排名底部,如图表所示,远远落后于韩国和日本。

chart2

陪产假议题还需在今年议会秋季例会期间,在国民院中进行审议。瑞士联邦议会过去30多次引入陪产假或父母育婴假的努力都先后以失败告终。

父母育婴假是趋势?

“陪产假仍然是建立在经典的角色分工基础之上。”自由民主党(PLR/右派党)的联邦院议员Hans Wicki感叹。鉴于联邦院席上的两个选项都已无法满足当前社会需求,自由民主党在辩论结束时提交了关于实行16周育婴假的动议。8周仍保留给母亲,其余8周由父母双方共享。社会民主党人Anita Fetz支持这一动议,同时强调在采取下一步之前设置陪产假框架的重要性。 她认为:“与社会现实比起来,政治往往落后十年。”

信息框结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