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英国汇丰瑞士分行 瑞士媒体回应瑞士解密



国际记者同盟的“瑞士解密”显示,汇丰银行瑞士分行有许多“黑幕”

国际记者同盟的“瑞士解密”显示,汇丰银行瑞士分行有许多“黑幕”

(AFP)

一项由国际记者调查联盟展开、定名为“瑞士解密”(SwissLeaks)的调查,依据汇丰银行(HSBC) 瑞士分行的档案材料,披露出来自全球约200个国家计10.6万名客户的信息,这其中也包括李鹏之女李小琳的账户信息。

账户信息披露的不仅是各国政要、明星的逃漏税情况,还涉及到毒品交易、血色钻石、洗钱等行为,甚至还有对恐怖主义的财务支持。这在国际媒体上掀起轩然大波,在瑞士也不例外。

瑞士媒体质问道:这么多金融监管措施,反洗钱法,到底有没有用?到底有没有从过去的不光彩经历中学到点什么?

偷来的资料

尽管瑞士媒体总的来说采取的是责难的态度,但伯尔尼日报《联邦报》(Der Bund)还是评论到:“利用偷来的信息进行分析,本身就很尴尬”。今年新披露的信息,其实都源自信息工程师Hervé Falciani于2007年偷走后、转交给法国税务机关的内部文件。Hervé Falciani曾在汇丰银行瑞士分行任职,2008年离职时私自带走了保密文件。

该报还评论到:“这涉及到隐私,应该受到保护。其事实是:如果有客户在汇丰银行开设账户,那么很难自动地识别出,他是否有偷税行为。而且要注意的是,那是2007年比较久远的账户信息”。

外国媒体回响

《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带有讽刺意味地写到,汇丰瑞士分行同当权者、逃税者和其他犯罪行为人常年保持服务关系的事实让汇丰银行总部深受打击。瑞士分行和“整个瑞士金融业”一直在说,这种状况已经结束,并命名新策略为“白钱政策”。尽管最近在瑞士账户里隐匿巨款已经不再容易,但问题还远远没有得到解决。

英国《卫报》也很惊异,为什么在英国税务部门接到的3000个汇丰案例中,只有一例受到了起诉,而且当事人原来就已受到调查。

印度当局也在考虑是否对被揭发的印度顾客进行追查。但揭发信息是否足够确凿以展开调查,还有待核实。

信息框结尾

但令《联邦报》也感到惊讶的是:“汇丰银行的许多钱竟然与血钻、武器、毒品交易和资助恐怖分子难逃干系”。但洗钱这种行为自1998年起在瑞士已遭到禁止,对这方面加以控制,“汇丰银行并显然没有做好”。

其他银行没有Falciani

苏黎世《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也提到了洗钱行为:“银行有义务对顾客信息进行核实。”新披露的内容揭示出:“瑞士当局在贯彻《反洗钱法》时是以怎样的速度和效率进行的;而银行又是以怎样的态度对待这些规章制度的”。

汇丰银行是不是因为一贯有高回报率和不太谨慎的名声,因而更容易犯这种错误呢?“我们对其他私人银行的信息一无所知,因为其他银行里没有Hervé Falciani,”该报继续评论道。

瑞士法语经济报纸《Bilan》 也对反洗钱措施的效果发出质疑。它指出,汇丰银行瑞士分行早在2012年就因为Elmaleh兄弟事件进行了内部整顿;另外,2013年该银行因帮助墨西哥毒枭洗钱向美国缴付了近20亿美元的罚金。据《Bilan》的评论员分析,汇丰瑞士分行可能在为“当权者、恐怖分子和军火商管理账户”。

媒体的作用

自2014年9月起,近140名记者开始分析汇丰私人银行瑞士分行的顾客信息。其中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对该工作起到了主导推动作用。

本周共有逾40家媒体披露了其调查信息,除自法国税务当局获得第一手信息的报纸《世界报》(Le Monde)之外,还有《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 、《卫报》(Guardian),瑞士参与媒体有《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联邦报》(Bund)、《周日报》(SonntagsZeitung)、《晨报周日版》(Le Matin Dimanche)、《日内瓦论坛报》(L'Hebdo)、《时报》(Le Temps)。

信息框结尾

联邦检察院做什么?

瑞士解密事件的爆发让事态愈发尴尬,因为尽管瑞士联邦检察院之前对爆出的银行客户名单有所了解,但并未认为有必要展开调查。的确,无论是在瑞士还是世界其他地方,因为洗钱而遭到判决的案例少之又少,而且,反洗钱战役的效果也常常被夸大。要知道,全世界洗钱总数额高达1.6万亿美元(联合国2009年的统计数字),而其中大部分都是在大金融市场操作完成的。洗钱现象还将愈演愈烈,和逃税问题一样,是全球性的问题。《Bilan》的评论员表示,还有艰巨的新闻调查工作得做。

瑞士法语报纸《自由报》(La Liberté)也质问:“面对如此状况,司法部门将如何面对?”并认为后者“什么都没做”。联邦检察院对此解释道,为了展开调查,必须有支持嫌疑内容的具体证据,“但我们至今没有获得这样的证据,传言或者报纸上的消息不足以让我们启动调查程序”。《自由报》以讽刺的口吻提到,不管怎样,检察院还是有所行动的-那就是针对信息工程师Hervé Falciani盗取信息所展开的调查。

比较起《自由报》,《新苏黎世报》(Neue Zürcher Zeitung)的态度相对乐观。它在以“另一个事实”为题的评论员文章中指出,这家日内瓦的私人银行在2007年信息被盗后,做了很多努力,以适应新的经营规范。

《新苏黎世报》写到,该银行不仅为自身IT系统的发展投入了1亿瑞郎资金,而且,其客户群也缩小了70%。它尤其同问题客户脱离了服务关系-汇丰瑞士分行是在合并了两家Safra家族所属银行之后,一夜之间获得了这些客户。该报总结到:“这样做是为了同不太光彩的过去彻底告别。”

中国公主

有关资料显示,李小琳和丈夫自2001年即成为汇丰客户,而且名下共有5个银行账户。该5个银行账户都由一家在巴拿马注册的公司持有,在2006至2007年期间曾拥有248万美元存款。不过,该巴拿马注册公司在2012年已经注销。

国际调查记者同盟还表示,曾多次要求李小琳就有关账户事宜作出回应,但一直未收到任何回复。


(翻译:宋婷/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