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蜜蜂死亡 农药恩仇记

(Keystone)

为保护蜜蜂而出台的对某些农药的新限制,不但会影响到农作物化工企业,例如总部设在巴塞尔的行业巨头先正达公司(Syngenta),也同样会影响欧洲农民生产我们日用食品的方式。

5月里大约有3周时间,大片大片的油菜田将法国、德国与英国的广袤农村地区染成一片黄色。

仅是德国农民种出的油菜籽就将近500万吨,主要用于生产食用油、燃料和饲料,所用耕地面积达150万公顷。菜籽油不但是德国最受欢迎的食用油,油菜花季的庆祝活动还吸引来大批游客,蜂拥而至梅克伦堡-前波美拉尼亚州(Mecklenburg-Vorpommern)的史坦伯格(Sternberg)这类小镇,该州正是德国油菜籽产量最高的一个州。

油菜种植户沃尔夫-迪特玛·菲特(Wolf-Dietmar Vetter)载着游客驶过黄灿灿的油菜花田时,自豪之情溢于言表。不过他也在为新烟碱类杀虫剂禁令而担忧,因为他正是使用这些杀虫剂,来对付他家在史坦伯格周边600公顷农田里的花粉甲虫、卷心菜象(注:一种象鼻虫),和油菜吸浆虫。

“我们当然会担心,也不知道明年会怎么样,”菲特说道:“对种子作杀虫剂处理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因为这样最环保。由于这项禁令,我们可能得给农作物更频繁和大面积地打药。”

农药冲突

新烟碱类是首先使用的杀虫剂之一,可被广泛用来处理种子,令农民得以系统性地对整株作物的主要害虫加以控制。

最近出于对新烟碱类成分可能造成蜂群死亡的担忧,瑞士和欧盟有关部门暂停某些作物对这些成分的使用,暂停期为两年。他们引证的科研结果显示,这类神经毒素影响了蜜蜂的方向感与飞行能力。

据先正达称,作为种子处理剂和叶片喷雾剂的活性物质噻虫嗪,不具有对非针对益虫的“不可接受的”长期影响。

瑞士农业经营者联盟主席雅克·布儒瓦(Jacques Bourgeois)担心,有关部门在拿到农药造成蜂群瓦解的确凿证据之前就作出禁令,是“本末倒置”了。

另一方面,瑞士养蜂人与科研人员,例如瑞士蜜蜂研究中心的彼得·加尔曼(Peter Gallmann),都欢迎这项决定,并要求政府承诺更多资金,以从事蜜蜂群落瓦解的研究。他们表示,农药是对蜜蜂健康产生负面影响的诸多因素之一。

信息框结尾

忧心忡忡的种植农

欧盟于4月底宣布,将从12月起对新烟碱类杀虫剂作两年的停用审查,因为担心这类农药是造成蜜蜂蜂群数量削减的元凶。养蜂户与绿色和平等环保游说组织都对该决定表示欢迎。

据德国油料作物联盟主席沃尔夫冈·沃格尔透露,此项暂时禁令几乎影响到德国所有的油菜籽。他警告说,禁令有可能使德国与欧洲农业失去一种重要的轮作作物。

对瑞士农民来说,也同样存在这个问题。

Union)会长马库斯·里特(Markus Ritter)解释说:“瑞士几乎没有有机生长的油菜籽,这暗示着保护这种作物是个解决不了的难题。大面积喷药-目前唯一的替代方式-对非针对生物的危害性超过有针对性的种子处理。”

按照联盟内负责作物种植的乌尔茜娜·嘎勒布西拉(Ursina Galbusera)的说法,禁用新烟碱类杀虫剂将是瑞士莱茵河谷农民的“大”问题。“我们担心有些农民到头来会不得不放弃种植玉米。”

与此同时,农民们也在为可能伤害到蜜蜂的成分担心,因为这些益虫帮他们给作物授粉,里特指出。这位热心农业的农民自己就是个已有30年经验的养蜂人。

更多利害得失

世界最大农作物化工企业、年销售收入高达142亿美元(约合871亿元人民币)的先正达公司称,新烟碱类杀虫剂的停用对企业销售收入的影响将不超过1亿美元(约合6亿元人民币),这些损失可得到部分补偿。

然而对化工企业而言,牵涉到的利害得失远不止这些。禁用期间进行的研究既可能解除新烟碱类杀虫剂的责任,也可能找到罪证,把它们与蜂群缩减联系到一起,从而招来永久性禁用。

农作物保护游说团警告说,这样的禁令在5年内对欧盟潜在财富的侵蚀最高可达170亿欧元(约合1370亿元人民币),危及100多万人的工作岗位。至少在拜耳(Bayer)和先正达委托资助、评估新烟碱类种子处理剂价值报告的苍白结果中,给出了以上数字。

只要禁用仅限制在欧盟内部,那么对各企业收入的影响也几乎是微不足道的。据分析家估计,商品就是增长动力,预计全世界销售高峰差不多能达到20亿美元(约合122亿元人民币)。

“对先正达销售收入的直接影响不会很大,不过有人担心新烟碱类禁令会向全球扩散,尽管我们目前认为尚不可能,”苏黎世州立银行(Zürcher Kantonalbank)分析家马丁·施莱伯(Martin Schreiber)表示。

施莱伯估计,先正达的杀虫剂Actara和种子处理剂Cruiser Maxx都含有新烟碱类噻虫嗪,这两种农药创造的销售收入高达10亿美元(61亿元人民币)。取代已优化成型的产品需要时间和金钱,他指出。

先正达发言人丹尼尔·布拉克斯顿(Daniel Braxton)称,该公司认为要找到同样安全有效的替代品“极具挑战性”。

安全考虑

农作物保护产品对害虫会产生生物作用。这就是为什么它们具有对非针对生物产生负作用的风险,联邦农业局农药负责人奥利维埃·菲力克斯解释。

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证实产品不具危险性的工作是由农药生产行业来做,农业局只是查看证据。他指出,如今的要求更加严格,我们常会提出附加要求,要求更多的研究,和描述使用工序。

“我们在对产品作批准评估时,不只是查看它的毒性,我们还要确保农药成分不会造成任何无法接受的风险,”菲力克斯解释说:“我们会对实际的最坏情况留出安全余地,从而具有很高的安全性。”

在过去20年中,欧盟对近千种农作物保护成分重新作了评估。其中三分之二已被弃用,因为比起重新评估所需的巨大投资,这些成分有限的商业价值实在不足为道。

信息框结尾

替代品

据该公司解释,从零开始开发新的有效成分将耗资约2亿美元,整个过程需要2500名科研人员,还要在多个地点进行2.5万次农田试验。从开发到进入市场,可能耗去各企业8到10年时间。

施莱伯指出,杀虫剂的开发比药品便宜,市场也欠规范。但很多方面都比较相似,因为常带毒性的有效化学成分,向来就有造成连带损害的风险。所以,安全是关键。

联邦农业局农药负责人奥利维埃·菲力克斯(Olivier Félix)透露,2005年瑞士取消了市场上450种农药成分中124种的执照。其中大多数已使用很久,可能是安全的,但如今什么都需要证据,他说。

有关部门要求提供完整档案材料,一一列举各成分对所有可能受影响生物的作用,及任何可能的使用或剂量。在为单个产品作销售申请时,先正达通常会递交80到100个文件夹。

因此现在能买到的杀虫剂比20年前安全多了,菲力克斯指出。他还解释说,农药在大众眼里的形象仍很负面,还常被人们以为害处超过其它有害物质,假如食品中的细菌或真菌。

菲力克斯表示,消费者容易忘记一点,即农作物保护产品是被用来改善产品的。如今货架上完美产品的背后,不可能没有生产者为保护农作物、强化庄稼生长而采取的看不见的措施。


(译自英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