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观点 “取消视听费”是对瑞士的正面攻击

Ein Mann lächelt in Kamera

Tim Guldimann

(Keystone)

独立的媒体对于瑞士的民主制度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社会民主党国民院议员,及前任瑞士驻德国大使Tim Guldimann这样表示,他认为“取消视听费”是对“客观公正报道”的一种直面攻击。

外部内容

Grégoire Barbey

作者Tim Guldimann

以前我对自己的祖国有诸多不满,但是在国外生活的时间越长,我就越发崇敬瑞士。在国外-特别是最近13年在德国,才令我真正领略到,很多事在其他国家都无法像在瑞士那样正常运行。瑞士的“高品质”并不是理所当然的,这里举三个例子。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是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旗下子公司,它的一半资金来自广播电视收听收视费(Billag)。

信息框结尾

首先我们的直接民主就是独一无二的,它令国民对国家、政府和政治家有着强大的信心。在其他国家这种信任早已不复存在。我们的民主建立在对政治问题的公开和客观探讨之上,而这就需要独立的媒体。

在过去的几年中,很多报刊失去了独立性,因为它们被有经济实力的财团所收购,收购的宗旨是,让公共媒体为自己的经济利益服务。因此对我们来说,拥有客观和公正的广播电视报道则显得更加重要。因为只有这样,从属于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的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才有可能将我和持不同观点的我的国民院议员同事Zanetti的文章刊登在一起。

Tim Guldiman是国民院社会民主党议员,2010-2015年曾是瑞士驻柏林大使。

(Keystone)

如果您希望,将来在投票之前,只能读到一边倒的文章(因为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不复存在),那么您就敬请投“取消广播电视收视收听费”的赞成票。

第二,关于公共服务:我们经常对联邦铁路SBB、瑞士邮政(Die Post)或者瑞士电信(Swisscom),这些公共服务机构发出抱怨之声,因为出于经济原因,它们要采取节俭措施,比如关闭个别邮局等问题。

但是与其他国家相比,我们的公共服务其实已经运转得相当不错了。它们提供可靠的服务,并保障我们的生活质量,也令瑞士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投资基地。

在德国,表面上看来,似乎私有化节省国家开支而且令市场更有效益。但是我在德国有一些负面的经历,比如包裹收不到;火车晚点或者电话不通。只有德国国家广播电台能与瑞士相媲美,保证报道的客观性。

而瑞士的公共服务,比如体现在基础建设上,我们能为一个人口仅有8000人的下恩嘎丁地区的边远城镇花上5亿瑞郎修一条隧道,以便这些小地方的居民能与瑞士其他地区多走动。

而在公共广播和电视上则更加突出,这不只是关系到我们的第四种国家语言-列托罗曼语,而是关系到我们国家的多样性,生活在瑞士各地的人们都可以拥有自己地方的广播和电视,让他们有足够的“家乡感”。而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正是瑞士21个私人地方广播电台和13个地方电视台的资助者。虽然视听费是一笔家庭开支,但是比起交费电视的月费来说,依然省了钱。

而对于78万生活在国外的瑞士人来说,瑞士广播电视集团有着更加特殊的意义。swissinfo.ch拉近了侨胞与瑞士的距离,通过它,侨民对全民投票有所了解,同时能够参与大选前的政治讨论。

而SRG的信息服务还不仅这些:通过与法语电视台TV5Monde和德国电视台3Sat电视台的合作,全世界3亿讲法语和7000万讲德语的家庭能够看到瑞士的电视节目。

“取消视听费”意味着SRG的消失。最起码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国外的瑞士公民来说,3月4日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本文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瑞士资讯swissinfo.ch观点。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