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养老

言明真相:我们关于瑞士的报道是真实无误

倘若您的朋友获悉您目前正游历于瑞士,那么不可避免的,您听到的反应会充斥着某些刻板印象,或许是关于这个国家的民殷国富(“每个人都腰缠万贯、富得流油”)、优渥的生活质量(“那儿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度之一”)、或者瑞士人(“他们欠缺友善,而且非常无趣”)。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6月05日 - 14:45
Skizzomat (插图)

当地居民、旅游观光客、外来移民以及漫不经心的旁观者,都一视同仁地享有各抒己见的权利,某些对瑞士人的遐想和假定实在让人忍俊不禁-譬如,瑞士人不得在晚上10点以后冲厕所,或者不允许只养一只豚鼠,而必须至少得两只以上成群成对地饲养-虽然不得不承认,这两种说法之一还真确有其事。

不过林林总总的说法,例如这个国家对待外籍人士或女性的方式,能够折射出关于瑞士人的身份认同、国家历史、政治以及社会规范等方方面面。

就人均财富而言,瑞士确实位居世界上最殷实富足的国度之一,不仅如此,这个国家的百万富翁家庭数量在全国总人口中所占比例也位居前列。依据瑞士联邦统计局界定,绝大多数瑞士居民属于“中等收入”群体。

当然,瑞士也存在贫困。瑞士的贫困现象,比许多人乍看之下所预想的程度更甚、波及更广:瑞士联邦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在瑞士,大约8%的瑞士人口被界定为“贫困人口”。

在瑞士,生活在贫困线上同在其他任何地方一样危险。新冠病毒流行期间这一点更是显而易见。生活和工作条件的劣势只会令该人群更加暴露于病毒的危险之中。

在这个国家生活的外国人境况如何,也是一个充满了不确定性和假设性、应另当别论的问题,不仅如此,这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议题,因为瑞士约四分之一的常住人口并不拥有瑞士公民身份。

有意愿入籍瑞士的外籍人士,有时会因为在入籍面谈环节中未能回答出涉及瑞士传统习俗和庞杂琐碎的冷门知识被驳回入籍申请,从而成为媒体竞争相报道的热议话题。此类报道无疑让“通往瑞士公民之路荆棘载途、异常艰难”的观念,得到了进一步的强化。

然而,事实会略显复杂。为数不少的外籍居民表示,他们对获得瑞士公民身份并无多大兴趣,因为他们无需持有瑞士红色护照,也自认为已经很好地融入了瑞士社会(调查显示出外来移民与其原籍国之间存在紧密联系)。

其中也难掩瑕疵。不妨想想汽车保险:如果司机持有意大利护照,那么保险公司要求其缴纳更高额的保费,是完全合法的。然而,很多人会指责此举属歧视行为。因为在欧盟成员国中,这属于非法行为。

以国籍为依据计算的不同保险费用之间经法律批准认可的差异,虽然看似微不足道,却引发了人们的质疑:瑞士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对不同社会群体进行分类,并且针对各个群体设置不同的规则和期望值?

诸如此类众说纷纭的议题,也引发了围绕瑞士平等与包容所衍生出的一系列更为艰涩、难以解答的问题。

和国籍一样,性别,是另一个引发争议的议题。一位名叫Lucca的读者询问道:为什么像瑞士这样一个富裕国家,却在女性平权方面显得滞后?另一位名叫Kay的读者也颇为好奇:瑞士绝大多数妈妈都待在家里全职照顾家庭吗?

毕竟,瑞士女性直至1971年才获得联邦级投票权。(这个国家最小的州-内阿彭策尔半州,于1990年才确定在地方层级及州层级赋予女性投票权。)瑞士职场的男女不平等现象,如今依然存在。2019年,成千上万名女性走上瑞士街头,以抗议男女两性平等停滞不前。

对很多女性而言,带薪产假政策是另一大未解的症结,因为在发达国家对带薪产假政策规定方面,瑞士是最吝啬的国家之一。然而目前,在为男方争取法定陪产假上付诸的各方努力,依然面临着来自右翼保守派的挑战和质疑。

不过,在流传的关于瑞士以及瑞士人的所有论断中,最令闻者深信不疑-也最难以核实查证的,当属“瑞士人是多么得不友善”。“在瑞士结交挚友非常困难,”读者 Caroline写道:“这固然是个了不起的国家,但缺乏温暖。”

一位名叫James的读者经深思后得出结论,或许这与瑞士的传统和习俗有关,瑞士人很难与其他文化背景的人成为朋友。

但说到这里,又不能忘记新冠疫情期间的情况:提契诺州人向来自意大利的跨境工作者开放了自己的家园;全国各地的志愿者向各个街区的高危人群伸出援手,帮他们采购日常所需或者电话聊天以消除其孤立感。

瑞士人不友善吗?至少在-新冠疫情-这个瑞士二战后最大的危机中,社会中并不缺少人性的温暖,而且后者能够跨文化地传递。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