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道尽头是申根-CMSD学校破产了

CMSD学校校长Jean-Daniel Varone在这些被中国学生遗弃的护照前留影。(Christian Hoffmann - Le Nouvelliste) Christian Hoffmann - Le Nouvelliste

学期结束时,Jean-Daniel Varone先生准备把11名逃离他学校的“学生”的护照寄回中国。西永(Sion)市的CMSD学校破产了。谁之过?

此内容发布于 2006年07月13日 - 09:57

西永市内CMSD的校址原属圣保罗教会所在地,Jean-Daniel Varone管理的学校未能持续生存。该校看重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中国曾经长期给瓦莱州学校,如Ardévaz或Lemania,带来生机。

13名学生一夜消失

校长桌上的11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护照准备被寄回上海。这些属于一个来自浙江省的学生团,在抵达西永市的三个月后,即今年三月底,他们逃离了该校。

“目的是逃到申根协议国家。他们一夜之间集体消失,把所有的物品都留在了学校,包括那些为安全起见而上缴的护照。”

2005年12月,同样的事件发生在该州另一所私立学校里。根据一份联邦移民局(ODM)的报告,70多名曾在该校学习的所谓中国“学生”最终变成偷渡者,突然间离开了瓦莱州。

“Gianadda女士做了她应做的事”

学期结束之时,Varone先生彻底地关闭了他的学校。“就像你有所有建造房子所具备的许可证,但最终却无法在里面居住。”校长说,却无法对此提出抗议。“偷渡现象确实存在。而我就是其受害者。

外籍人管理处的Gianadda女士做了她应做的事。她遵守的是联邦移民局的指令。”已经离职的校长,指出针对偷渡行为所采取的措施。

按时间顺序:根据联邦要求,拒绝批准60多名注册学生入境, 然后通过了30份文件,分步骤提出某些条件(学费已付,并交了4000瑞郎担保费,以及抵达瑞士后立即到有关单位存放签证等)。

最后,根据联邦移民局的一项新规定,这些许可又被取消。从现在起只有联邦才有权授予签证。

“大”、“小”学校之争

Jean-Daniel Varone所说的事实,并非针对法律程序,而是首先抨击了“大型私立学校”的做法。过去,这些“大校”通过媒体贬低“小校”,说他们“创建过快,助长偷渡风气。”现在大学校本身也成了牺牲品,且损失较大。曾有70多名学生偷偷地离开了瓦莱州一家较大的学校。

另外,按照CMSD-Swiss校长的说法,签证办理过程也存在它的缺陷,让小型学校无可奈何。这些缺陷表现在瑞士驻外机构上。“我们充分信任的一位中介在中国为我们工作。但是,瑞士驻沪领事馆在审查了文件和与申请人面试后,负责向各州外籍人管理处提供无论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意见。只有在接到这种意见后,Gianadda女士才有权让文件生效。”

“瑞士领事馆有它的缺陷”

“此后,在拒签的情况下,联邦移民局将陈述其理由,而这些决定不应该被领事机构忽视。年纪太轻、单身以及家庭出身农民的人,这种可疑的申请者难道不应该立即引起领事机构的注意吗?”Jean-Daniel Varone质问道,同时又马上表示:“领事馆的工作人员没有很好地履行职责,就这么回事。”

在辞退了三名教师,为重修校舍投入了大笔资金后,该校长不得不关门了事。他设计的课程计划从此也变得过时了。

“中国学生这个市场有利可图,这是个无需掩盖事实。”Jean-Daniel Varone开诚布公地说:“无论大小学校都明白这个道理。限制签证手续将使我们向着专业化教学的方向发展。学生们必须证明他们在选择好的专业里,认真学习。

Jean-Daniel Varone认为,酒类市场学,就是其中一门专业,在庞大的中国市场上,颇具前景。

资料来源:Le Nouvelliste 06/07/06,作者:Xavier Filliez

发表评论/查看留言

数据资料

根据不同学校,逃课离校的学生人数占25%-40%

2005年在瑞士居住的中国学生数为1009

End of insertion

相关信息

根据联邦移民局从2005年12月28日起开始执行的一项规定,给予中国学生的居住许可,必须先经过联邦同意,才能由各州政府颁发。

伯尔尼的签证批准手续严格化之后,中国学生的人数越来越少。

这些学生是瓦莱州五家负责接待的私立学校的重要经济来源。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