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遗传学和医学 写入基因的处方

瑞士公司罗氏(Roche)援引了素有“医学之父”美誉的希波克拉底的名言来描绘个性化医疗平台:“了解什么样的人得病,比知道一个人得的是什么病更为重要。”

瑞士公司罗氏(Roche)援引了素有“医学之父”美誉的希波克拉底的名言来描绘个性化医疗平台:“了解什么样的人得病,比知道一个人得的是什么病更为重要。”

(Keystone)

作为闻名全球的科研温床,瑞士一跃成为引领以遗传学为基础的医疗科技的首选。且看身价不菲的瑞士制药行业各巨头如何把握机遇,顺势而为。

人的体质千差万别,生病时症状各异,药物反应也大相径庭。这正是精密医学的宗旨所在,即因人而异,酌情施药。

“人类癌症病发的多样性大大超出想象,”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个性化医学中心 (Competence Center Personalised Medicine UZH/ETH,英 )外部链接总监西尔克·施奈德(Silke Schneider)惊叹道:“我也是最近才了解到,癌症的种类之多,几乎可与人口数量相匹配。”

自2003年人类基因组的首次测序,基因与高性能电脑技术的结合使得精密医学成为现实。通过将患者的遗传信息引入诊断和治疗,医生试图尽量避免现代医疗中目前依然常用的试错法,尤其在肿瘤治疗方面。

索菲亚遗传学研究中心( Sophia Genetics,英)外部链接位于洛桑附近,其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约尔吉·堪布隆(Jurgi Camblong)指出:“严格说来,‘肺癌’这一疾病,根本就不存在。存在的其实是上千种不同的肺癌”。洛桑瑞士联邦理工学院(EPFL)自创建伊始,就管理着欧洲80多家医院网络,利用特殊的软件平台,对患者的基因数据进行分析,并为医生提供诊断报告。

制药+遗传学

瑞士制药

在瑞士,化工制药业每年出口总额高达790亿瑞郎(约820亿美金)。业内就工人数在瑞士境内约为65000人,在海外约355000人。

罗氏、诺华、默克(Merck) 、雪兰诺公司(Serono) 、先正达(Syngenta) 、芬美意(Firmenich)和奇华顿(Givaudan)皆为当今瑞士制药业巨子,而该行业内其他企业的总数也多达近千家。

自2000年,经历了上世纪90年代的金融危机和重组之后,瑞士的制药业不断壮大。出口额自1990年的80亿瑞郎激增到2012年的641亿瑞郎。

信息框结尾

由瑞士前十大化学和制药巨头构成的产业总值高达1440多亿瑞郎,可谓医学领域这一创新的最大受益者,而对于以如何将药物与患者更好匹配为研究目的的遗传药理学而言,意义则更为深远。

瑞士制药研发协会(Interpharma,德、法)外部链接,系代表瑞士研究型制药公司的伞式组织,其负责人萨拉·凯赫(Sara Käch)介绍说:“通过使用‘遗传数据‘,开发出更多具有针对性的药物,许多瑞士制药公司为此孜孜以求,经年不辍。这对行业发展也至关重要,很多新药的研发都基于这种模式。”

事实上罗氏(Roche)和诺华(Novartis)公司-全球抗癌药物最大的两家供应商,已经开始把精密医药纳入大型制药公司的商业模式:诺华就将其“精确肿瘤治疗”(precision oncology,英)外部链接尊崇为抗癌药物组合的关键要素,而在最近一次瑞士时报(LeTemps)的采访(法)外部链接中,来自罗氏的迪特马尔·伯格(Dietmar Berger)表示,该公司70%的抗癌药物都在临床试验的最后阶段引进了相关的基因诊断测试。

今年六月,罗氏和诺华先后与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US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展开合作,参与其NCI-匹配计划(NCI-Match Programme,英)外部链接。这是一项意义重大的临床试验,涉及2400多家美国医院,旨在将癌症个例与精准施药相匹配,从而给患者提供最有针对性的治疗。

大数据时代:数据就是力量

在把新兴的基因组技术成功商业化方面,瑞士和欧洲均落后于美国,尤其在涉及风险投资的生物技术创业领域。对此,索菲亚遗传学研究中心首席执行官约尔吉·堪布隆(Jurgi Camblong)深表关注。

他指出:“美国和欧洲的主要区别在于,他们准备得更充分,行动更迅速,资金更雄厚,目标也更远大。”

“而欧洲虽然在技术上领先,但人们往往过多地专注于技术本身。他们通常期待技术完美之后,再将其推向市场。但事实并非如此,一项技术是否有前景,市场自会做出判断。”

堪布隆认为,精密医学的真正价值不仅在于药物,更在于遗传数据本身。索菲亚遗传学研究中心的软件算法基于机器的自我学习,这意味着,随着越来越多的医院加入网络并提供数据,软件算法也会随之变得越来越“有经验”,从而使诊断结果也更为准确。

“如果你是一名医生,发现患者有基因突变,你起初可能并不知道,这些突变是良性结果或是另外一种病原,”堪布隆解释说。

“然而根据我们的信息,你可以做出判断,并将变异分类,比如说,归入病原类。下次诊断中,当你或其他同行在新患者体内发现同一突变,软件就会告诉你以前对它的分类。这样一来,过往获取的知识和付出的努力都不会付之东流,基因库网络的其他用户也将从存贮的信息中获益。”

生物银行资源

文森特·穆思尔(Vincent Mooser)-洛桑大学医院(CHUV)实验室的负责人,在接受瑞士最大的生物样本库洛桑生物银行机构(Institutional Biobank of Lausanne,法)外部链接董事长一职之前,曾在制药界从业十年有余。

穆思尔介绍说,洛桑生物样本库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它在患者同意的基础上,将数据收集、保护,和临床研究整合为独立的、一体化的平台。

个人化医疗 洛桑生物库打造“私人定制”

位于洛桑的生物样本库正在引领瑞士走向一种新的医疗服务模式-为每位患者提供“私人定制”的专属医学治疗。(RTS/swissinfo.ch) 现有的治疗方法面向的是概括性的患者总体平均值。遗憾的是,这样的治疗往往会忽略掉病人的个人印记,因为每个人的基因组合多少都会有毫厘之差。 ...

“对我而言,我们的临床支持平台可以加速研发新药”,他补充道,该生物库已计划与制药公司联手,以加速药物开发进程。

自2013年,洛桑生物库已开始为洛桑大学医院的患者采集DNA样本。到目前为止,74%的患者表示同意将自己的基因信息存储在生物样本库,近21000例患者的DNA样本因而得以保存。

“如果需要开发仅适于极少数患者的新药,例如,针对帕金森氏症研发一种特殊形式的药物,我们可以从数据库中找到符合一定标准的患者,询问他们是否愿意参与临床试验,”穆思尔告诉我们。

“我对制药业的需求非常敏感,对从学术上可与之合作的机会也同样关注”,穆思尔相信:“我们瑞士在进一步促进精密制药领域方面前景广阔。”

“一方面,我们需要开发新的疗法,另一方面,基于我在两个领域积累的经验,我认为从学术角度加强与制药公司的合作其实大有可为”,穆思尔进一步强调:“我坚信,瑞士可以把握机遇,与制药业开展互惠合作,从而给精密医学的发展带来积极影响。”

遗传数据和隐私

伴随个人遗传信息的共享,风险也随之而来,如黑客入侵、隐私泄露、甚至可能对拥有某种所谓遗传倾向的人群产生歧视。随着精密医学的不断发展,数据保护和道德标准也需要与之适应。

目前,在索菲亚遗传学研究中心,患者原始数据并不在医院之间流通,共享的只是那些直接影响治疗方案的信息。在洛桑生物库里,数据一律通过洛桑大学医院和洛桑瑞士联邦理工学院共同开发的专用软件进行加密。向生物库提供DNA样本的患者均须签署一份协议,允许研究人员将该资料用于任何未来项目,条件是该研究必须确保患者个人隐私不被侵犯,而且需要获得当地伦理委员会的批准。

信息框结尾


(翻译:明前),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部分信息来自苏黎世黑德玛通信(Heddema Communication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