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非法资产 瑞士返还独裁者资金“成果斐然”



2011年1月,在埃及亚历山大举行的一次抗议活动中,一位总统胡思尼·穆巴拉克(Hosini Mubarak)的反对者撕掉了他的海报。

2011年1月,在埃及亚历山大举行的一次抗议活动中,一位总统胡思尼·穆巴拉克(Hosini Mubarak)的反对者撕掉了他的海报。

(Keystone)

新颁布的法规有助于扣留并返还那些外国独裁者藏匿在瑞士银行的非法财富,瑞士返还赃款虽然速度不快,但是记录良好,可以说瑞士在返还独裁者非法资金方面处于世界前列,一位瑞士高级官员表示。

在过去的30年中,瑞士返还了将近20亿瑞士法郎(20亿美元)“政治敏感人物”挪用并存放在瑞士银行的赃款,“到目前为止,这个数目超过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金融中心,”瑞士外交部国际公法司(public international law directorate)新任司长Roberto Balzaretti上周五在日内瓦对记者们如是说。

从1986年菲律宾马科斯(Marcos)事件开始,瑞士扣留了许多国外当权者存放在瑞士银行的非法资金,这些赃款后来被返还至其原属国,这份当权者的黑名单上陆续加上了不少新名字,包括秘鲁的蒙特西诺斯(Montesinos)、前扎伊尔的蒙博托(Mobutu)、安哥拉的多斯桑托斯(Dos Santos )、尼日利亚的阿巴查(Abacha)、墨西哥的沙利纳斯(Salinas)、海地的杜瓦利埃(Duvalier)、突尼斯的本·阿里(Ben Ali)、以及埃及的穆巴拉克(Mubarak)。

Roberto Balzaretti,瑞士外交部国际公法司新任司长

(Keystone)

许多案件仍在审理之中。2015年12月,瑞士联邦行政法院(the Swiss federal administrative court)确认冻结海地一位前内阁部长存放在日内瓦一家银行中的450万瑞士法郎(英)外部链接,该前部长曾为已被罢免的海地独裁者、绰号为“小医生”(“Baby Doc”)的让-克洛德·杜瓦利埃(Jean-Claude Duvalier)效力。

“我们或多或少知道海地想如何处理这笔钱,但是他们仍然未能如愿。这不是因为我们不愿意返还这笔钱,而是因为在海地目前的政治形势下这十分困难,”Balzaretti表示。“海地不断地出现自然灾害、选举、新的政府或新的总统。形势相当复杂。瑞士政府的目的是尽快缔结一项关于转移资金的协议。我们需要这个法律框架,但是这个框架还没有形成。”

阿巴查

瑞士已经没收了尼日利亚前独裁者萨尼·阿巴查(Sani Abacha)家族侵吞的3.21亿瑞士法郎资产,这笔钱的返还事宜(英)外部链接也正在进行之中。瑞士与尼日利亚签署了一份意向书,旨在迅速而公正地返还这笔资金。

“尼日利亚的情况与海地有些类似,但是已经更进一步,因为我们已经与尼日利亚签署了一份关于返还方式的意向书,但是现在我们仍需要就这笔款项的使用领域、监管方法、后续跟踪以及报告机制达成共识,”瑞士大使表示。

在瑞士政府冻结的非法资产中,有5.7亿美元来自埃及,6000万来自突尼斯(英)外部链接,还有大概7000万来自乌克兰。突尼斯的非法资产将持续冻结至2017年1月18日,其他的非法资产将冻结至2017年2月。瑞士政府会在明年审核决定是否延长这些资产的冻结期限。Balzaretti表示这有可能。

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独裁者在瑞士银行的存款

“此外,可能还有一点儿哈萨克斯坦的钱仍然在这儿,安哥拉的钱的第二部分还有一些需要返还,但是据我所知,已经没有其他需要返还的非法资产了,”他补充道。

Balzaretti相信,历史正在翻开新的一页。

针对形象损坏

“我们谈及的这些案件的处理已经持续数年。许多程序我们已经完成或接近完成了,我认为完成这些程序势必需要较长的时间。相关法律已经有所改变,比如那些关于洗钱的法律,拥有更干净、更透明的系统,是人们的政治诉求。”

今年七月,瑞士颁布了一项新的法律,帮助解决在典型的扣留及返还程序不适用的情况下,如何处理那些外国独裁者存放在瑞士银行的非法财富。新法旨在帮助瑞士以及瑞士银行摆脱其作为不义之财庇护港的形象。

该法律授权瑞士相关机构扣留并返还外国领导人藏匿的资金,甚至适用于那些无法通过标准的国际司法协助请求解决的案例。Blazaretti表示:“新法转移了寻找证据的压力,迫使账户主人证明财富是合法取得的。新法还准许行政冻结财产,这要灵活得多。我们还可以提供相关技术支持,比如说安排律师或技术人员到别国参与协助。”

他认为新的法律应该会有助于增进国际上对于瑞士的认知:“瑞士不是一个你可以藏匿金钱并逍遥法外的地方”。

Balzaretti承认,虽然瑞士返还赃款“成果斐然”,新的法律武器也已经出台,但是冗长的、甚至可能长达30余年的返还程序,仍然是个问题。

“我们有我们必须遵循的法律框架,而法庭审理前的申诉程序就可能会花上数年,”他表示。“有些国家以为我们一旦冻结了资金,第二天就能返还,但事实上并非如此。通过这个新的法律工具,我们感觉我们可以更有效率,目标更明确,行动更迅速。但是仍需要一些时间。”


(翻译:樊桦),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