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风力涡轮机-鸟类杀手 保护鸟类的雷达探测系统



即使对于丧生于风力涡轮机下飞鸟数目有时没有确切统计,但是许多研究结果证实,发电设备对鸟类确有影响

即使对于丧生于风力涡轮机下飞鸟数目有时没有确切统计,但是许多研究结果证实,发电设备对鸟类确有影响

(AFP)

每年,数百万只候鸟飞过瑞士,对于其中一些来说,它们的迁徙之旅在风力涡轮机叶片之间戛然而止。为避免鸟群发生类似悲剧,一家瑞士公司构思出一种特殊雷达,将来,这项技术可能会成为风力发电站里必不可少的一种手段。

“这种雷达可以识别5公里外的一群蚊子。”瑞士雷达探鸟系统(Swiss Birdradar)方案的负责人Urs Seiffert对该设备的潜力胜券在握。让他感兴趣的并非昆虫,而是每年两次飞越瑞士的候鸟。“这涉及到上千万只以同样模式迁徙的侯鸟,我们的目标是避免鸟群撞到风力涡轮机上。”

鸟类雷达扫描系统(Birdscan Radar)能够监测风力发电站上空的状况,这位工程师解释说,他也是一家能源储备咨询协会的主席,“雷达能够辨别各种鸟类,但这并非我们目的所在,我们感兴趣的是能够测量出鸟群密度。”

位于森帕赫(Sempach)的瑞士鸟类研究所(Station ornithologique Suisse)也参与了仍在实践阶段的这一方案。40年来,该机构一直使用雷达来研究候鸟。“鸟类雷达扫描系统的独特之处在于全自动化:当鸟群密度超过一定标准时,风力发电设备就会停止运行。”鸟类学家Felix Liechti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表示。

鸟类环志站 候鸟迁徙

通过环志对鸟进行个体标记,这是研究与保护鸟类最为有效的方法之一。1889年,丹麦开始采用鸟类环志,而后这项技术迅速传播到世界各地。位于瑞士瓦莱州(Valais)Bretolet山口处的瑞士鸟类环志站,就专门观测秋季迁徙的候鸟。 瑞士约有230位鸟类学家,他们捕鸟、 ...

鸟类与蝙蝠的葬身之地

很久以来,风力发电站对于鸟类的影响早已众所周知,并且许多研究也证实了这一点。Felix Liechti指出,“风力发电站的建设改变了动物的生态环境:一些鸟类可能因此受到很大影响。然而,它们面临的最大威胁是撞到风力发电机叶片上。无论对于那些筑巢或者在附近觅食的鸟,还是对于候鸟来说,都具有风险性。”

根据西班牙鸟盟(SEO/BirdLife)的统计数据,在西班牙,每年由于撞到风力发电设备上而死亡的鸟类和蝙蝠在600万-1800万之间。在北美洲,葬身于风力涡轮机叶片间的猛禽可能达到上万只,其中包括美国国鸟-白头海雕,它是美国的象征之一。

然而,风能推广者们则坚持,这点不应该绝对化。他们强调说,风力涡轮机并不完全是鸟类意外死亡的“罪魁祸首”,因撞到大楼玻璃而死亡或者成为猫的口中美食、误食农药以及公路上丧生的鸟要占绝大多数,Isabelle Chevalley在作品《风能-神话与现实之间》(L’éolien, entre mythes et réalités)中这样写道。她是瑞士风能推广协会(Suisse Éole)的主席和国会议员。

Felix Liechti承认,风能对于鸟群进化带来的具体后果还不为人们熟知。他警告说,“各种鸟都独一无二,在瑞士,我们没有统计数字,然而,认为死了几只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种想法是错误的。”他解释,拿大胡子秃鹰为例,实际上,如果每年多死亡两只的话,就可能导致原本稳定的鸟群数量下滑。

难以和平共处

森帕赫研究所鸟类学家精心绘制的风力电站与鸟类之间潜在冲突的分布图显示出另一要点:安置风力涡轮机最合适的地方恰恰与候鸟的迁徙路线相吻合。在瑞士风能推广协会副主席Bastien Girod看来,瑞士即将建设的风力发电站中有60-70%都处于敏感区域,瑞士日报《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对此进行了引用。

在利益存在分歧的这种背景下,对于建设风力发电站的审批程序,联邦环境办公室(Ufam)出台了一系列标准,以供参考。“我们的想法是编写一本实用手册,以便更好地对动物群体受到的影响进行评估,尤其是对鸟类和蝙蝠,这样的话,就可以认识到可能存在的问题。”联邦环境办公室下属的狩猎、捕鱼和林业生物多样性的部门负责人Reinhard Schnidrig向我们解释说,“但是,这并非要制订一条对于鸟类的特殊法律。”他明确指出。

文件内容还没有公开,但是在Urs Seiffert看来,“保护鸟类越来越重要。”因此,这位管理者预见了两种可能性:在鸟类迁徙期间停止风力发电站的运行(春、秋两季各一、两周);或者采用一种由雷达控制的自动关闭系统。

他强调说,雷达的优点是可以减少风力发电站停产的时间,这样就不必连续数日停产,比如说,风力涡轮机只在夜间熄火,大多数候鸟都在这个时间段进行迁徙。“如果采用鸟类雷达扫描系统,我们计算过,发电站停产的时间每年最长300个小时,最短100个小时。”

瑞士的风能

瑞士约有33个风力涡轮机(统计时间:2013年5月),去年,这些机器发电量达8800万千瓦时,相当于24'640家庭全年的用电量。

从整体来说,风能供应的电力占瑞士耗电总量的0.2%,风能在欧盟的平均百分比为7%。风力发电比例较高的国家有:丹麦(27%)、葡萄牙(17%)、西班牙(16%)、爱尔兰(13%)和德国(11%),这是2012年欧盟风能协会(EWEA)提供的数据。

在意大利和法国,风能的使用分别占国内总耗电量的5%和3%,都低于欧洲平均水平。在美国,风能发电占总电量的3.8%。

瑞士首家风力发电站于1986年在巴塞尔乡村州(canton de Bâle-Campagne)的朗根布鲁克 (Langenbruck)投入使用,最大的风力发电站(16个涡轮机)位于伯尔尼州的考伊辛山(Mont-Crosin)

为了推动风能及其他可再生能源的使用,2009年,瑞士通过了以不低于成本的价格购买入网电量(La rétribution à prix coûtant du courant injecté),这一手段保障了无污染能源厂家的利益,填补了生产成本与市场价格之间的差额。

在“2050年能源策略”中,瑞士政府认为,风力发电站每年可以发电42亿千瓦时

瑞士风能推广协会(Suisse Éole)则估算,每年风力发电量可达到90亿-110亿千瓦时,相当于年耗电量的1/6。

(资料来源:瑞士联邦能源局,瑞士风能推广协会)

信息框结尾

有趣的解决方案

对于Reinhard Schnidrig来说,探鸟雷达系统是一种“有效的方式”,因为它使人们了解到鸟类迁徙的频率,并且可以更好地预见风险。“无论对于风力发电站还是对于鸟类保护来说,都可谓是个很好的解决办法。”联邦环境办公室的这位合作人员证实。

雷达的实用性还有待验证,瑞士鸟盟(ASPU/BirdLife Svizzera)认为,雷达可能会是一个“有效手段”。“在我们看来,也可以强制风力发电站使用雷达。”瑞士鸟盟副主任François Turrian指出。

然而,对于合理规划安装风力发电设施,雷达不应该成为绊脚石,François Turrian强调说,“规划风力发电站时,应该不要考虑那些具有生态价值以及鸟类迁徙的途经区域。”

瑞士风能推广协会承认,有时风力发电站的建设对候鸟造成了问题。因此,他们赞同采取措施保护鸟类。然而,在瑞士,适于使用雷达的地点屈指可数。“因此,强制所有发电站安装雷达未必解决问题。”该协会在给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一次回复中指出。

瑞士风能推广协会强调,“风能起到了减少二氧化碳的重要作用,因此可以减少环境变化带来的影响,而在国际鸟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看来,风能却对欧洲75%的鸟类造成了威胁。”

索洛图恩州的雷达

瑞士雷达探鸟系统将于明年开始试用。即将筹建的格伦兴(Grenchen,位于索洛图恩州)风力发电站将会成为首家采纳该项技术的电厂,这家发电站预计2015年投产。在为该项目投入了3500万瑞郎的当地能源供应商SWG看来,购买雷达(约35万瑞郎)的费用几年内就能归本。

“对于一家大型发电厂来说,这简直微不足道。”Urs Seiffert指出,“微弱投入就能对于保护鸟类作出巨大贡献。”


(译自意大利文: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