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瑞中“秘密协议”引风波

2016年1月北京举行的一次双边会议前,工作人员在调整瑞中两国国旗。 Keystone / Mark Schiefelbein / Pool

瑞中两国间的某项协议允许中方官员短期逗留瑞士,以协助调查非法居留瑞士的中国公民,并将其驱逐出境。多位瑞士议员及数个非政府组织对此表示震惊,但协议支持者则表示,这只是为法律的顺利实施而使用的权宜之策。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9月17日 - 11:00

8月23日《新苏黎世报周日版》(NZZ am Sonntag,德)报道了此前一直鲜为人知的这个瑞中双边协议。而“我们的权利”组织(Notredroit.ch,德)提出的问题-“我们应该允许严苛专制国家的官员来瑞士追捕他们的同胞吗?”-概括了这篇报导在瑞士引发的争议。

该协议(多语)于2015年12月由瑞士联邦移民事务秘书处(SEM)与中国公安部对接单位签署,允许向两名中方行政专家签发最多两周的临时签证。他们的任务:协助移民事务秘书处确定涉嫌非法居留瑞士的中国公民的国籍与身份,以便将其驱逐出瑞士。

这些中方官员的来访由瑞士政府发出邀请,其驻留期间的费用也由瑞士承担。《新苏黎世报周日版》的报导称,至今中方代表团仅在2016年来过瑞士一次,之后有13人被驱逐出境。

要说该协议为何现在才引来争议,那是因为此前几乎无人知情。这份协议直到终止前几个月才被媒体披露,而是否续签应于今年年底决定。

“维护瑞士利益”的做法

在受邀做出解释时,瑞士联邦移民事务秘书处(SEM)对其做法进行了辩护,表示要完成驱逐非法居留外国人的任务,就需要这样的协议。中方公务人员会“与被合法驱逐,必须离开瑞士的人进行谈话”,该处公关负责人丹尼尔·巴赫(Daniel Bach)在写给瑞士资讯的电邮中指出。

“事实上,那些已被合法驱逐却仍在瑞士非法滞留的人必须离开瑞士。否则他们就要以非法身份继续居留瑞士。”要知道即使没有正式协议,仅凭《庇护法(法)》《关于外国人与融入的联邦法(法)》, 也可以进行这种身份识别方面的合作。

移民政策的对外承包?

瑞士已同60几个国家签署了类似协议,其中包括数个人权纪录不佳的国家(土耳其、俄罗斯、菲律宾、阿尔及利亚等)。这些协议中大多属于正式《重新接纳协定》,目前的数量为48个,其中一些同时对多个国家有效。

End of insertion

来自沃州的自由民主党(FDP/PLR)议员洛朗·韦尔利(Laurent Wehrli)承认,自己最初虽曾提出质询,但现在认为这些协议的续签对贯彻《驱逐外国人法》而言很有必要,而驱逐外国罪犯正是人民的意愿。因此他支持续签协议,但“联邦委员会必须注意人权的保护”。

对被遣返者待遇的担忧

而引起各方不安的重点,正是中国频繁因人权问题受到抨击,香港民主运动(法)维吾尔族人境遇(法)都是近期的例子。

《新苏黎世报》(NZZ)报导见报后,同属联邦议会国民院外交政策委员会的法比安·莫利纳(Fabian Molina,社会民主党,苏黎世州)和西贝尔·亚尔斯兰(Sibel Arslan,绿党,巴塞尔城市州),都要求终止这个协议。

国际特赦组织也支持他们的呼声,认为该协议“极成问题”。这个保护人权组织的发言人纳迪亚·伯伦(Nadia Boehlen)向瑞士资讯表示:“对风险跟踪不够认真严肃,因此不该续签这份协议。”

联邦移民事务秘书处保证说:“只有经过确证,在遣返原国籍不会受到威胁且能回国的人,才会被审讯。”这就把西藏人与维吾尔人排除在外。

尽管如此,对于那些隐姓埋名和/或隐匿国籍的被遣返者回中国后可能遭受的待遇,国际特赦组织仍表示担忧。“就这点来说,联邦移民事务秘书处的回复不够充分。在原籍国似乎从未进行过任何风险分析和任何监督,”伯伦解释。

该协议究竟续签与否,现阶段尚未做出决定。联邦移民事务秘书处指出:“我们将同中方有关部门商讨协议续签事宜,之后才做决定。”议会秋季议事期间可能还会讨论这一话题。无论讨论进展如何,只要联邦司法与警察部(DFJP)想续签这份技术性协议,都可越过议会操作。不过,届时这项决定肯定不会像5年前那样悄无声息,鲜为人知。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