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恩格堡:花季的记忆»(4)

等脚完全好的时候,已到夏季的尾声,叶翔和白小姐同居的事已是人尽皆知。他的古筝一直撂在我这儿,理由是白小姐屋里hi-fi、沙发、双人床已够满,没地方再放古筝。这倒也好,筝成了我闲暇时的宠物。

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把看笑话的神色藏在做作的关怀、同情之后,静等我的反应。

我一如既往在晚饭后去湖边、做功课、去电脑房、去餐厅去自助餐。九月间,小秋转去了英国;十月的时候,“纳粹党”开始给我写情书。

小Max成了我房里的常客,最初是戴卫不方便来的时候常派他探望,时间一长,我与小Max都习惯了有彼此的生活。冰箱里贮存着牛肉干、巧克力、薯片、手指饼干这些平时我不爱吃的零食,时而收到一些姐姐姐夫从国内寄来的游戏软盘,小Max常乐不可支地玩着游戏吃零食。要么便帮我煮茶,听我弹琴。

戴卫几乎不来我的房间,时不时打个电话,问我是否有时间出去散步。山区大巴上往往没什么人,连司机不过四五个,和他装作互不相识的样子上了车,在一处山地酒吧下山,他要咖啡,我要不加奶油的热可可。

或着下午没课的时候遇到他独自一人在草茵上踢球,很少见欧洲男孩子性格有这么孤僻、害羞与内向,大约和他所学的专业有关。叼一根草茎,开始玩秋千,他一转身时看到我,灿然微笑,仿佛是圣母怀中圣婴般幸福满足。

“纳粹党”有个广东老乡在sargans的一家中餐馆里当大厨,时不时来找他,“纳粹党”常唤我下去小聚,却于情面。三次中总还有一次敷衍。那是个可怜人,来瑞士近十年,连一句完整的德语也说不下来,一口难听的广东英语,时不时夹杂着国骂,不用介绍也知是做厨的。

不是自暴自弃,凡是中国人多的地方,大抵罗嗦事多,再加上这里结构复杂,女生明显多于男生,天天饭桌上飘摇的,除了peach news,就是blue joke,这里不比一般公立大学留学生单纯,一年十二万在大中国,毕竟不是人人掏得起的。当然,和那种纯粹的贵族学校相比,这儿差了也不仅仅是一两个档次每个,所以学生成分乱七八糟,有家中确实富足,不知如何宠爱孩子的土财主;有如白小姐之类,被大妇逐得无处可躲的二奶,有叶翔,纳粹党之流出来找机会的。

大学期开始的时候,新来了几个男孩,其中一个据说是土耳其首富的儿子。小子确实也金玉其外,破絮其中;仪表堂堂,却风流成性;开两辆宝马,却天天去Casino赌钱,衣食无忧,却抽大麻解闷。班里女孩不再把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个个如发情期的母鸟一般,搔首弄姿去也。

我和叶翔分手的事情已经飞越几道重洋,到了两家父母的耳中,不知叶翔如何编造,从国内来的人众口一词地指责我,摇摇头,并不想多解释什么,大约在他们心中,女孩学坏远比男孩快得多也容易得多。

最喜欢戴卫这点,他从不过问我和叶翔之间的事情,也不大听我在国内的家境。然而换一角度,或者他的心根本不在这些凡尘俗事里。

每个礼拜日傍晚,他来电话,我们去幽会--我想大概还是称为幽会好,此外我想不出更确切的字样。

一如每次那样在林径、湖边走,随便进一间店里喝咖啡,然后再走,晚霞时分吃罢饭,道声再见分手,他只有片言只语。我很喜欢这样温柔、静谧的氛围,也不去打破它。兴致上来时,他会说点神学院的生活与一些教义的主旨,但只要一发现我稍有疑霁就一笑住口。

我们差不多每周见面,就这样没完没了地走。他在前边,我离开一点跟在后头。他个子很高,从后面看相当漂亮。大多数的时候会抱一个足球。害羞时往往转一下足球,然后拉一拉胸前的十字架。拉十字架时是他想要说什么事的习惯动作。如此看得多了,我开始一丝一丝地对他信赖与依靠起来。

他的学校就在教堂里,教堂很大,后面是美得如同天国花园般的墓地。他的房间在二层,对面是一间大大的画室,立着大卫王的全身塑和胸像,有时他把我带进自己房间做饭给我。他的房间干净利落,一概没有多余之物。他生活得极为简朴,似乎也没有什么朋友,就他的家庭背景来说,这种生活情形是不可想像的。

我不大懂得欧洲的宗教体系,更无法理解这种神学院,只无端端地觉得戴卫会是个出色的学生,不因为别的,是因为他这类似苦行僧般自禁的生活。

小Max依旧是受欢迎的客人,我的教室在旧点的一层,如果不和戴卫出去的话,几乎感受不到季节的变更。而小Max则是个小寒暑表,看着他着装便可知:冷了、热了、刮风了、下雨了……一个秋天的下午,小Max穿了一件高领白毛衣,肩上沾了一片落叶,崭新的牛仔裤和登山鞋。我帮他拂去肩上的叶片,去取茶罐。他突地拉住我的手,一指窗外,“看!”我从露台俯身下去--美丽而苍茫的秋风中,绿色的草茵中铺满了榉树落叶,一个高大的身影在独自踢着足球--戴卫!我的心似乎牢牢被一种什么东西攫住,那个秋天的下午,仿佛是一个来自天国的不可知的神圣的仪式--尽管我从不相信什么天堂。好像灵魂被彻底蒸馏净化再反反复复地确认--其实,不用确认,我也应该明白,是了,这就是爱了!

叶翔的英文成绩依旧一塌糊涂,听说他和白小姐分手了,又跟一个来自大连舞蹈学院的女孩子好得死去活来--难怪,都是搞艺术的嘛!每天都可以在拥挤的小酒馆里看见他俩烂醉的身影。

那个时候,相当流行Boy Zone的歌,整个学生公寓,参差不齐放的都是他们的Video,我更是央戴卫给我唱《NO Matter What》,戴卫的声音很好听,极富磁性,向他的人一般。

中秋是小镇最热闹的时候,一年一度的全镇运动会开始了。欧洲的运动会千奇百怪,妙趣横生,做得像个小节日般快乐。外国学生纷纷参加,而占全校人数超过2/3的中国学生竟一个个无动于衷。我知道,要是小秋在,一定会义不容辞地上;看现在,能指望谁呢?烂醉如泥的叶翔?铢毫必计的“纳粹党”?还是那帮只懂得在男人面前如何耍俏卖乖的女人们?……我去前台报了名。我不要让人家觉得中国学生竟连一个出头的都没有。

运动会很有趣,是按规定路线绕全镇跑一圈,手里举着一个托盘,盘里放着一杯水,最后以最先跑到、杯里剩水最多决定名次。比赛是在掌灯时分举行,很多林径时明时暗,更有趣的是跃涧溪时许多人不知就里地掉了进去,弄得杯掉盘丢、狼狈不堪。可我在跑到一半时就感受不到它的乐趣,只觉得天旋地转,心脏被什么咬啮住了般痛苦,呼吸都困难。可当时支持我跑下去的只有一个信念:跑下去,子叶,你是惟一一个中国女孩!

比赛结束后,我居然是第六名,发奖的是神学院的男孩子们。我这才发现,原来这些“未来的上帝的仆人”都是清一色、眉清目秀的小帅哥。戴卫也在他们其中,他授奖牌给我时紧抿着嘴唇、面色惨白、神色复杂地望着我。

回来后,急急服了三颗“速效救心丸”,又沏了一壶热茶,抓着床沿缓缓坐在地上,嘴里一阵阵地往出泛血甜味儿。“笃笃笃”,这么晚了,谁在敲门。不待我说话,门外已闪进小Max的身影。他穿着蓝底白色小冰熊印花的睡衣,赤着脚,小麦色的短发乱蓬蓬的,碧绿的大眼睛惺忪朦胧地望着我,好像是被谁从床上拎起来扔到我这里。“怎么了,小Max,有什么事吗?”他用手背使劲揉揉眼睛,仿佛要拼命搞清状况,又用小拳头砸了两下自己的脑袋,这才开口问:“你怎么样了,跑步是不是对健康很危险?”我一愣,微笑着反问:“危险?为什么会危险?”“哎呀!我也讲不清啦!”小Max又揉了揉眼睛,似乎下了决心般一把拉开门,“你自己说好啦!”门开处,穿白色衬衫的戴卫礼物般立在廊间。我想迎上去,可胸前一阵绞痛又使我重新跌坐,他脸上气恼、尴尬的神色立即被关怀与紧张所替代,“你为什么要参加运动会,明明心脏不好……”他低低地责难。“你怎么知道?”“我悄悄看了你的健康履历卡,我……”他内疚地看着我。我将头轻轻抵在他胸前,小Max打了个阿欠,蹑手蹑脚地带上了门。

“于子叶!”门当地一声被踹开了,叶翔醉得东倒西歪地闯了进来,“真他妈的憋屈!一天到晚连活的指望也没有!在这破古堡里迟早要把人间疯了……子叶!子叶!我们回国吧!一回国就结婚!彻底忘掉这儿!噩梦!噩梦!……让我们重新开始!”

“我不回,要回你自己回!而且我们俩之间也不存在任何关联,更无所谓什么‘开始’!”我冷冷地望着叶翔,紧紧握住戴卫的手。

叶翔这才发现屋里除了我还有别人,“这个,这个鬼佬这么晚来你房间做什么?”叶翔喷着酒气凑进我质问道。

我厌恶地把头转向一边,“那你这么晚来我房间又是做什么?”

叶翔打一个突,缓缓点头道:“于子叶,你别狂,以为傍个老外就了不起了,我睁大眼睛看他能娶你……”遇见戴卫愤怒的目光,生生把后半截话咽了回去。

“另外,”我毫无表情地补充道,“把我房门的钥匙还回来!”

“好,我还你,你等着!”叶翔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踉踉跄跄地出了门。

叶翔一出门,我就伏在戴卫身上大哭起来。我从未试过如此剧烈的哭,一发不可遏止。他轻轻伸出手来,抚摩着我的肩膀,随后,几乎是下意识地,他搂过我的身体。我在他的怀中瑟瑟发抖,不出声地抽泣着,泪水和呼出的热气弄湿了他的衬衣,并且很快湿透了。他轻轻揉乱我的头发,长久地等待我止住哭泣,然而我情绪激动,不知所措。

他轻轻拧灭桌头灯,缓缓脱去我的衣服,自己也随之脱去,然后抱在一起,那是个温和的雨夜,我们赤身裸体也未感到寒意。我在黑暗中默默感受着他的身体和他的吻。

半夜时分,我抓起一件睡衣被在身上,去书桌上将已冰透的茶取来,慢慢地啜了一小口。有如被利刃劈开般痛,在这一刹那,我突然明白安徒生童话《海的女儿》中小人鱼那种感受--被一把两面锋利的刀劈开身体--然而,这是爱的代价!

清晨,雨停了,戴卫要赶回学校,他翻身穿衣的时候一个冰凉坚硬的东西硌痛了我的肩膀,“什么?”我问。他低头去看,在暗淡的晨光中,他颈上的乌黑的十字架在空中荡来荡去,他的面色一下惨白如山巅上的积雪。

下接» «恩格堡:花季的记忆» (5)外部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